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29章 告别秋裤时代

    绝境!

    这是因为除了地势险要、深渊沟壑遍布之外,远远望去,那空中还有着长着巨大双翼的凶禽在翱翔巡游,间或还传来几声怪异的鸣啼和咆哮,回响悠远,山林震荡。

    “这一大片广阔的地方叫北境森林,是各种凶兽恶禽的聚集地,北境森林一共有超过三千道的断层,这些断层天沟,又被称为北境天沟,最深最危险的十八条天沟,就是北境十八渊。”杂十侃侃而谈,完全不理会林战的目瞪口呆。

    “越是靠近天沟深渊,聚集的荒兽就越多,也就越危险。当然,大哥我不会带你去那么危险的地带,你别怕哈。”

    林战岂会让他小看了,紧了紧身上的灰色杂役袍子,忙说道:“我跟飞兔,还有冰猿都战斗过!”

    “哈哈,飞兔宝宝还有小冰猿,那是野味,哪里称得上是荒兽!”没想到杂十却是对此嗤之以鼻啊。

    林战不由得腹诽着,什么兔宝宝小冰猿,自己当时都差点被撕裂吃掉,哪有杂十说的这么轻松轻视。

    犹记得那时候,自己的炉鼎技术,让覃清萱等人的武器上暴涨出了锋芒,才能对飞兔和冰猿造成杀伤,要不然真的要死翘翘。

    不过话说回来,林战现在有了风**的身形步法辅助,体内又充满着灵力,加上每天都在刻苦练习的烈火拳法,再面对飞兔和冰猿,确实一拳就可以将它们打翻打残。

    就是覃清萱,她现在至少也是个人阶中期的修士,实力绝不会太差。

    现在恐怕也不会再把飞兔和冰猿当成不可战胜的对手了吧。

    林战搓着手,很想在臭屁的杂十身上来一招拳暴,看他还不会再小瞧自己了。

    杂十掏出了一小瓶丹药,倒出了两颗,自己丢了一颗入口,另外一颗递给了林战。

    “敛味丹,这样荒兽就不会闻到人类的气息了。”

    林战接过后,依言塞到了嘴里。

    入口略苦,吞下后没什么异样。

    片刻,杂十带着林战沿着陡峭的冰岩下行,最后十几丈的高度,两人是一跃而下,正式踏入了北境森林。

    呼!好热!

    这是林战的第一个感觉,仅仅是一线之隔,从零下几十度的冰山极冻一下子掉进了春暖花开。

    看到开始脱衣服的林战,杂十的脸又黑线了,将身体转到了一边,朝着身后吼道:“你到底穿了几件?”

    “好几件啊,怎么了,上头那么冷……”林战有些纳闷,这怎么就成了问题了。

    “看你境界都差不多人阶中期筑基了,还用得着里里外外穿好几件吗,你运转灵力,不就可以御寒了吗?唉,比荒兽还笨!”

    听到杂十这一点拨,林战顿觉嫩脸一红,一拍脑袋叫道:“啊,我什么我这么不开窍,没想到这一点啊!”

    原来看到那些修士全部衣袂飘飘,裙角飞扬,欲仙欲醉的身姿,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们都是用灵力御寒的,根本不用穿好几条“秋裤”的!

    脱去秋衣秋裤,给自己的身体减负,林战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现在是置身于北境森林里,还来不及体验用灵力御寒的效果,等回头上去了,第一时间就要试试。

    林战随手将秋衣秋裤,存到了储物戒指里。

    这种小家子气,被转身过来的杂十又是鄙视了一番。

    “好了好了,一切麻烦事都搞定了!”林战乐呵着。

    相处久了,发现这个白帅嫩的杂十,还真有些小毛病呢。

    都是男人,换个衣服什么的,躲什么躲啊,还有,老是关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真像个娘们一样。

    联想到杂十之前的一些表现,林战开始了一场杂十性格属性的关注之旅,当然,这是暗中观察。

    一阵紧赶慢赶的穿越之后,两人钻进了北境森林边缘地带的一条小天沟当中。

    这样的断层间隙,深度达到了数百丈,宽度也有几十丈,当中阴阴郁郁的植物,还有犬牙参差的巨大岩石。

    空气中已经开始有了浓郁的野兽气息,带着腥燥味道。

    杂十手里多了一个银色的金属飞轮,精神开始有了戒备之色。

    “你跟着我,别乱跑,这里有一只未成年的七彩蟒,去打个招呼。”杂十转头压低了声音说道。

    跟荒兽打招呼?林战一脑袋乱麻,只得“哦”了一声,算是回答。

    都跟到这里来了,再后悔已经是没用了,希望杂十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吧,林战当即振奋了下精神,全身的灵力在缓慢地运转着,随时可以启用。

    练习了烈火拳法,主要的攻击手段就在一双肉拳上,所以并没有准备其它的武器,这也让林战的身法更加灵活。

    七彩蟒,传说有真龙的血脉,一出生便是黄阶巅峰的境界,算是天生灵兽的种族。

    灵兽跟荒兽可是两种境界,实力上完全是两种概念,只有成为了灵兽,才算是开发了灵智,有了跟人族交流的可能,并且它们在修炼的道路上可以越走越远。

    林战不知道这天生灵兽七彩蟒,到底是怎么让杂十给遇上的,跟着他左突右拐,时而攀爬在陡峭的岩壁,而是行走在谷底的树林,最后抵达一处长满了艳丽花朵的小溪边。

    这一路上,或许是七彩蟒气息的威压之故,并没有发现有其他荒兽灵兽的出现。

    “小七彩,我带朋友来看你了……”杂十停下来,喊了一句。

    林战嘀咕道:“怎么感觉像是来找小蜜的样子。”

    “嘘,你先别说话,小七彩看到陌生人会不喜欢的。”杂十转头瞪了一眼,然后继续喊,“小七彩……小云云来看你了……”

    小云云!

    林战抱着自己的肚子,身体蜷成一团,笑得肩膀一耸一耸了起来。

    原来杂十名字叫小云云!

    林战恶趣味来了,不理会他不让说话的告诫,靠到杂十的身后,贴着他的耳朵边小声地说道:“小云云,你的小七彩是不是不在家呀?”

    杂十气急败坏,正要转头教训一番,就发现前方突然卷起一阵腥风,大小不一的沙砾尘土扑面而来,措不及防之下,整个人就仰倒在林战的怀里。

    而一个硕大无比的脑袋,吐着猩红的蛇信子,已如飞电般朝两人迎面直撞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