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九星战尊 第042章 喜欢

第042章 喜欢

    这完全不能怪林战,他在再次昏迷之前的这一抓,根本是出于本能,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哪里还去管抓到的会是什么。

    尽管想想都觉得疼,但这是不管不顾的一抓!

    可是,真要说起来,谁会相信天底下最悲催的时候,还能有这样的巧合!

    就算想到会抓错什么,那给他几个脑袋瓜,他也必然不会想到这种时候,会有女生出现?

    有女生出现也就罢了,哪有可能自己这么一下,就抓到人家的重点?

    云吟大小姐此刻是又羞又怒,羞愧难当,加上本身受了重伤,即便吃了冰心丹,可是伤势原本就是缓缓恢复的,现在加上胸前的吃痛之下,顿时两眼一闭,完全没有意外地晕了过去……

    说起来也奇怪,当“海啸”的潮水往外退却之后,卷带着巨大的石块,又重新把通往外界烈焰湖的通道给大部分堵上了。

    很快,英雄池温泉又如同遭到破坏前一样,又是波澜不惊,宁静悠然,池面也渐渐地笼起了一层蒸汽,罩上了白雾。

    而昏迷不醒,并且不着寸缕、姿势旖旎暧昧的两人对身遭的情况是一无所知。

    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冰心丹的作用之下,云吟还是先醒了过来。

    “天呐撸,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啊!”

    睁开眼帘,观察到此刻状态,并且思维归位的这一个瞬间,她恨不得再昏一次,这这这!

    (这里省略不可描述的姿势一千字)

    在将林战似乎会烫人一般的大手从自己的胸口掰开丢走,同时将自己修长光滑的左腿从林战的腰部收回来,并且连滚带爬地往后撤退,然后捂着关键部位跳起来的时候,云吟终于是爆发了!

    “林战,你这混蛋,你这个臭……流……氓!我要抽了你!”

    一阵跳脚,往前冲了两步,才又发觉不对劲,连忙转过去弓着身子,从储物戒指中手忙脚乱地取出备用衣物,心急火燎地穿戴好,才又羞又恼地冲到林战的跟前,半闭着眼睛,就要拿手拍下去。

    “混蛋,你给我去死!”

    当然,云吟这么骂,这么要打,并不是真的对林战咬牙切齿,也并不是要真的抽死他,出现这样的状况,作为十八年的从未有男人轻薄过的清白肌肤,就这么被林战给“抓”了,这可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当然,至于昏迷过程当中,云吟自己的大长白腿是怎样顺势夹到林战腰上的,这种羞于启齿的,并且是无意当中的主动,她是不会承认的,就只是搁一下,又没什么,是吧?

    当云吟恼羞成怒靠近林战的时候,她又开始慌了,此刻林战可还是清洁溜溜的呢,自己穿戴整齐,可是躺着的这个,刚才根本没顾得上。

    脸色更加绯红,差点又是气结,祭出一块头巾,将林战盖住。

    “哼,我不管,一定要好好修理一下这个大混蛋,欺负人!”

    至少要发泄一下,才能抵消心中的这种忿忿不平,要不然自己一定会生病的,一定会很不好了的。

    手在距离林战此刻的猪头脸还有不到一指宽的时候,生生地停了下来。

    “唉,这家伙也不是故意的,其实他也是受害者,还可能是被我连累成这样的,这是受了多重的伤啊,天可怜见的。”

    云吟的手指即将落下去之处,那是林战肿胀乌青的脸庞。

    “可是不对啊!这家伙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是完蛋了吧……”

    这下,云吟开始方了!

    脑子一热,竟然想到那自己不就成了那啥,寡……妇……啦。

    也不怪云吟有这么一种想法,对于林战,其实当初在烈焰峰底下入门测试的时候,她也在场,那是第一次见到林战。

    林战帅的不是特别明显,换句话说就是长相也就普通的样子,可是当义无反顾,踏出一步,准备教训纨绔子弟的那一瞬间,在云吟的眼里,就好像林战整个人在这一刻就闪光了,竟然让云吟不经人事的纯真心里颤动了好几下。

    整个过程,林战给她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直到后来天赋测试灵石门被弄毁,林战让黄长老掳走了,她才在阵阵涟漪当中恢复了回来。

    后来因为身份的特殊便利,得知林战被罚役三年,并且是在自己老爹的堂口里,便悄悄贿赂了负责杂役弟子的火轶执事,易了个容,女扮了男装,混进了雏菊堂杂役小队,而那位真正杂十名额的当事人,当然是被安排到别的小队去了。

    跟林战近距离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可是过得好辛苦,既要掩藏自己的女人形态,又要压抑对林战的这种心动,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而杂役小队兄弟们的臭硬本色,也激起了她心中的那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情,所以表现臭屁的同时,又强势维护兄弟们,数次化解了大家的困境。

    对林战的感觉,也由最开始的浅浅好感,渐渐地发展到了心动,越到后面,那是越来越喜欢,二八年纪的少女,这种喜欢的感觉,完全可以让她自认为以后一定是要嫁给林战的,不然怎么可以呀?

    现在林战一动不动,当然是方了,这下如何是好。

    自责、悔恨的情绪油然而生。

    “该死的,为什么我不先检查一下林战的情况,就想着自己吃了多大的亏?”

    “如果林战的伤势因为自己的愚蠢而耽误了,我一定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抓就抓了呗,以后迟早是他的人……”

    一边检查着林战的伤势,一边天花乱坠地胡思乱想着。

    鼻息,若有若无,心里一沉;

    心跳,似无若有,鼻子酸了,咬牙忍住。

    而一搭脉,整个人就像是沉入了大海,这是经脉尽断的不治之伤啊!

    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云吟,作为云漠北唯一的掌上明珠,可是堂主大小姐,就是从来没哭过委屈过的公主啊,此刻在林战这里,第一次哭了。

    掏出还装有十几颗冰心丹的玉瓶,一股脑地倒在手心,往林战的嘴里塞:“林战,你这个笨蛋,木头,快起来吃药!”

    “笨蛋,木头,快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