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45章 南龙北虎

    云漠北返回雏菊堂后院自己的居所,对着墙上的一副肖像驻足而立。

    如果林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肖像上所画的人,长得跟那位帮他做强化训练的仙女姐姐很像,恐怕不是本人就是亲姐妹关系。

    云漠北伸手轻轻在画中人的脸庞上轻抚着,嘴里喃喃说道:“当年,我未能保护好你,你我天人相隔,现在女儿长大了,我不能再像当年那么懦弱,又是这个丁家,现在我会让他们从此在江湖上除名!”

    这要从云漠北年轻的时候开始说起。

    丁家,丁震南。

    当年云漠北和丁震南同时成名,被人称为南龙北虎,齐头并进,获得了修炼界各种褒奖。

    而两人的相识相惜,并且结拜为兄弟,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然后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却导致了这段佳话变成了兄弟相杀。

    这人就是后来云吟的母亲宁婉柔,也是现在赤炼宫宫主宁婉清的姐姐。

    宁婉柔对少年英俊的云漠北一见钟情,并且放弃了魔宗少主的身份,誓要追随云漠北。

    两人浓情蜜意,一发不可收拾,不久之后宁婉柔怀孕了。

    这下在江湖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不管是所谓的正派人士,还是魔宗,都展开了对两人的讨伐。

    而云漠北的好兄弟丁震南,在这一刻保持了沉默,原因是他也暗暗爱上了宁婉柔,心怀嫉妒,这也是够狗血的。

    江湖无情亦有情,相逢相识忘江湖。

    云漠北带着宁婉柔一路逃亡,躲避天下人的追杀,期待能退出这样的江湖纷争。

    这一个过程可谓是艰辛万苦,一路血肉横飞,所幸这其中受到了宁婉清的暗中相助,最后终于平安地诞下了可爱的小宝宝云吟。

    因为产后受到恶劣环境的影响,宁婉柔大病。

    走投无路之下,云漠北求助于丁震南,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位好兄弟已经变质了。

    看着不离不弃,危难之中还互相扶持的两人,由爱转狠的丁震南对外界透露了行踪,使他们陷入了绝境当中。

    想必是算到了两人必死无疑,最后的丁震南更是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心里的龌龊想法,并代表正义言之凿凿地表示,如果宁婉柔能够离开云漠北,并且偷偷跟自己在一起的话,他有办法让这一切危机烟消云散。

    直到这一刻,云漠北才看清了这个狼心狗肺的兄弟,也彻底发狂了,夫妻两人并肩死战……

    最后宁婉柔不惜以自爆的方式,付出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才让云漠北带着小云吟成功突围。

    这样的结果让云漠北终身悔恨,若不是有小云吟,他也早就大杀四方,并随宁婉柔而去了。

    这些年下来,云漠北受到宁婉柔的支持,改头换面,才得以在烈焰峰杂役堂落脚,并且让云吟有了一个轻松快乐的成长过程,而所有的屈辱和怒火都被压抑在心里。

    至于烈焰峰区域,实际上跟魔宗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这也是身为魔宗中人的宁婉清能够成为赤炼宫宫主的原因,而这也是她因为姐姐的事情,而淡薄家族联系的一种表现吧,宁愿留在这个地方,也不回自己的家族。

    也正是因为宁婉清在烈焰峰,云漠北才摆脱了外界的干扰,这些年,他除了带云吟,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疯狂地练功。

    他从宁婉柔自爆的那一刻开始,心里就发誓,总有一天,要将丁震南的家族连根拔起。

    只不过因为女儿云吟的关系,他迟迟未能履行这一誓言。

    现在女儿长大了,将会有她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这一天终于可以到来了。

    这其中的关系和后来的事情,外界甚少有人知道。

    而这些年,丁震南风生水起,不仅自成一派,还娶了某个大家族的女儿,成了烈焰峰山脉之外的一方不可小觑的势力。

    云漠北要报仇,显然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不过现在,自己的女儿又被丁家的人欺负,那就索性放开了战斗吧!

    “婉柔,我很快就来陪你了,不过在这之前,先让我杀个够本。”

    云漠北毅然转身离开,洒脱而去……

    这一夜,江湖上传闻,某丁姓门派,被一蒙面人七进七出,杀了个落花流水,死伤过半,惊动了闭关的数名家族高手,最后合击之下,蒙面人从容逃离。

    又一夜,蒙面人再次杀来,凭着一己之力,掳走了丁家少主。

    “高啊,按照常理推断,第二天应该不会再来,可他就是来了!”

    “看来这位蒙面英雄跟丁家有着天大的仇恨……”

    “不错,这丁家多年嚣张拨扈,坏事做绝,也该算到有这么一天了,哈哈哈,真是太解气了!”

    “七进七出,牛人一个,那人真是不要命了,听说用的是多年失传的苍穹虎影步法,这可是当年的北虎云漠北成名步法……”

    “嘘,这话可别乱说,当年这事可是牵连甚广,影响巨大,很多人也是在事后才明白各种因由,说不得,说不得……”

    “咳咳,那是,那是。”

    江湖从来不绝各种传闻,不过像这样恶评如潮,拍手叫好,并且一边倒的舆论,还是挺少见的,可见丁家虽然有些势力,但始终是不得人心。

    第三天,蒙面人闯到了另一处赵姓的家族中大开杀戒,据说赵家跟丁家可是穿一条裤子的。

    另外一边,得说说雏菊堂杂役小队的悲惨了。

    轮换工作岗位,准备去云域接班,杂一几个师兄弟即便万般不愿,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清晨,曹金执事前来准备带人走的时候,数了一数,整个小队就只有九个人。

    “还有人呢?”曹金十分震怒。

    “回禀执事,还有杂十和杂十一两位小师弟未到,不知道是不是在药谷深处,没有接到传讯,要不小的这边派人去找一下?”杂一小心翼翼地回答着,暗中也是捏了一把汗。

    这时,曹金的身边有个同伴凑上来耳语着:“老大,那位杂十,火轶总执事有交代,不用去找。”

    曹金回头看了同伴一样,点着头,若有所思的表情。

    接着转头,喝道:“杂十一故意缺席,说明你们这个队有大问题,现在全部关进惩戒堂冰牢,以儆效尤!”

    听到这话,杂役班这几位兄弟不干了,进了惩戒堂的冰牢,那是决没有再出来的可能了。

    纷纷围上来,要讨要一个说法。

    “找死!全部给我拿下……不服的当场打死”

    曹金身边的几人如狼似虎地冲了上来,一阵拳打脚踢,杂一到杂九全部哀嚎倒地,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