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78章 沧浪楼少主

    夜莺不是故意要摔倒的,林战当然知道。

    这个小姑娘之前一直在挥着竞拍喊价牌,等着在关键的时刻不紧张不掉链子,可惜啊,搞砸了。

    在林战示意强势出手喊价的这一刻,夜莺激动地又蹦又跳,准备去连挥好几下牌子的,因为她家公子说了,直接喊到三千万枚灵石。

    可是叫脚底下一打滑,便狼狈地摔跤了,手里的喊价牌,biubiu地就飞了出去。

    然后就听到他家公子直接喊了一句:“这本不世丹书,我出三千万灵石!”

    夜莺赶紧爬了起来,一脸心虚窘迫地偷瞄着林战。

    “摔疼了没有?哦,应该没事,我忘了你是紫金鸾,会受伤才奇怪。”林战笑笑,便等待着三千万灵石的喊价,是不是能够将不世丹书拿下。

    “公子……”又是两眼水汪汪,身体不容易受伤,可是心里会受伤,主人能不能不要说后半句话。

    三千万灵石,一下子就将这不世丹书的竞拍推向了最高的潮端。

    “我去啊,这个天字一号包厢的久久不出手,一出手就要出大事啊!”

    “天字号,果然个个都是牛比的人物……”

    “刚才那雷霆宗少宗主雷飞扬出来露了个脸,那脸好黑啊!”

    “对,他还以为是仲期少主又加价了,没想到是天一号的,笑死了。”

    又一轮的议论开始了,对不世丹书这样的逆天物件,他们没财力进行竞拍,多的就是这样的关注。

    连叔等待了数息,最后见雷飞扬不再喊价,便朗声道:“不世丹书,没人再竞价的话,那就由天字一号贵宾林公子以三千万灵石拍得!”

    “耶!”包厢围栏内的夜莺摆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喜不自胜,“公子,咱们这是一鸣惊人啦!”

    林战心里也是十分期待,这不世丹书,自己是不是可以参透呢,希望早点入手。

    不过要等拍卖结束后,才能找天物坊交钱接收。

    这才是第二阶段的拍卖第一件物品呢。

    “接下来,这是一件特殊的物品,名为不动山,是件镇压型的法宝,底价五百万灵石……”第一件的不世丹书终于搞定,连叔也是长呼了一口气,赶紧进行下一个拍卖。

    包厢内,林战重新坐了下来,夜莺殷勤地换了一壶热茶。

    这什么不动山,林战不感兴趣,因为有了白色骨塔,已经很好用了,能镇压,又能当锤子,亦可当撬棍,不动山估计不会更胜出。

    最后,不动山被同样在二楼的普通贵宾室的一名青年,以一千一百万的价格拍走。

    第三件出场的也是一攻击型物件,名为舞天绫,不过一看就是适合女修用的东西,拍卖底价六百万灵石。

    林战看了看夜莺,问道:“你需要什么兵器不,比如说这件舞天绫?”

    夜莺的眼里泛着小星星,露出一副惊喜的模样:“公子,是不是夜莺需要的话,您就要竞拍下来?”

    林战点了点头,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正要起身看看这件舞天绫的竞价情况,若是夜莺要,多少价位也都拿下。

    “哦,不不不,公子,夜莺现在还用不到什么兵器法宝之类的东西。”夜莺很满意地回答,脸上顽皮地笑着,有种小鬼主意达成的喜悦,心里乐滋滋的。

    “看来我家公子对我是真的好,很贴心,想要的东西都愿意给我买。”

    林战当然不完全懂得女孩子的这种心理,有时候不需要你真的去做什么,而是你要有这个心,一颗真正为她去做的心,对方就会很开心,就像现在的夜莺一样。

    “好吧,以后有需要什么,尽管说。”林战对这点绝不含糊。

    之前在夜莺面前祭出那么多的灵石,并不是单纯拿出来数一数,让夜莺放心的,其实也是在完成契约之后,稍稍展示一下自己的灵石,希望小姑娘安心,以后遇上什么状况,不用为灵石的问题而纠结紧张,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夜莺无条件地跟自己契约,成了契约灵宠,林战势必将她当成自己一样。

    看来夜莺真的不需要舞天绫,这件法宝也被林战放弃了追逐。

    不一会儿,舞天绫便有了新的主人。

    在天字三号包厢内,仲期身边的那名红衣女子,此刻笑得花枝乱颤,还抱住仲期的脖子,往他脸颊上狠狠地嘬了一口,然后贴在他的耳边,魅惑地说道:“这么贵重的舞天绫也舍得买下来送给我,今晚……奴家一定要好好伺候……”

    仲期不动声色,眼里闪过一丝阴晦之色。

    这个女子,名叫红缨,乃是她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是宗门里一位大长老的孙女。

    按照仲期父亲以及大长老的意思,红缨给仲期做个偏房,还是很好的。

    而两人其实也是早已暗中往来多年,该做的事情都做遍了。

    红缨本身长得不错,又修炼了某种媚功,身上永远流露着一股迷死人不偿命的韵味。

    当然,她的这门媚功,还只有对仲期一个人施展过。

    然而,仲期心中所想,并不是她能够揣摩到的,一个宗门的少主肩负宗门辉煌之重任,从小耳闻目染门派间的互相竞争,宗门内的勾心斗角,可以说,在心态上已经不是一个那么纯粹的人了。

    正如此刻,仲期想的更多的是他晚上的行动,即便是竞拍不到那件奇物,但如果能够跟凌霄阁的代表关系搞好,或许能够得到更多的有关于秘境的资料,更进一步可能的话,如果能够让仲期进入秘境去探寻,那就更完美了。

    因为仲期所在的沧浪楼整体已经如同一潭死水,渐渐失去了发展的活力,长久下去,就离覆灭淘汰不远了。

    而今晚行动的关键,就寄托在身边这位从小跟自己情投意合的人儿身上,红缨。

    “唉,有时候的牺牲,也是必要的,红缨,如果可以,我宁愿选择不是出身在沧浪楼这样的江湖门派当中……”仲期在心中默默地想着,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广场的拍卖台上。

    那里,正有一件新的拍品被揭开神秘的面纱,那是一件墨黑色的铠甲,名为:吞云魔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