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80章 你家小姐出事了

    “这把无名弓应该就是仿品当中的一件,很多门派更想拿回去研究,想要发掘出跟洪荒时代,或者后洪荒时代的某种神秘力量取得联系,这才是无名弓本身的价值所在。”

    “那这柄无名弓,对我来说,似乎不是特别需要的东西了哦。”林战悠悠地说道。

    “……”这句话引起了夜莺的侧目,脸上分明是一种白费口舌的无奈。

    “嘤嘤嘤,夜莺说了这么多,公子你竟然没有产生一点点的兴趣吗?一定是夜莺的描述方式不对!”

    林战察觉到夜莺的异状,并不去管,心中笑道:“不管需不需要,等下看情况拍下来就是了。”

    逗这个夜莺小姑娘,林战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呀!

    竞拍的过程,远远比宝物本身来得更加令人惊心动魄,还有一种热血沸腾。

    这次对无名弓的角逐就不仅仅只有天字号包厢三位客人在竞争了,二楼普通房间里的,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这次都参与了进来,似乎他们就是为此而来,到现在才真正出手。

    无底价的无名弓,短短盏茶功夫,就已经被叫喊到了一亿灵石,依然还在不断地攀升着。

    先是天字二号包厢内的雷霆宗少宗主雷飞扬,因为所带灵石数量不够而退出了竞价,包厢内的桌子当场被他恼羞成怒地踢翻了。

    再就是天字三号包厢的沧浪楼少主仲期,始终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一亿五千万的喊价,他也吃不消了,不理身边的绝世尤物,一个人火气很大地坐了回去。

    无名弓似乎成了一些隐世门派和不知名散修之间的较量。

    当最后一名长须老者喊出五亿灵石,也就是五万枚上品灵石的时候,林战打算出手了。

    “我……”林战正要开口,却突然遭遇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不能动,不能再说话,勉强转动一点脑袋,望向那名长须老者的方向,他发现面对的是一道阴冷死亡的凌厉眼神。

    这股威压,不是林战能够抵抗的,他知道,这是碰上了境阶比自己高好几倍的老前辈了。

    林战的识海中收到了一个传音:“小家伙,此无名弓乃是老夫当年失手弄丢,这次算是物归原主,莫要插手,下次若有见面机会,老夫卖你一个人情。”

    “前辈尽管放心,林战不敢夺人之美。”对方竟然这么说,林战便知趣地回复了过去。

    长须老者终于放开他的神识威压,落实他的最终竞价。

    无名弓,当然是被他拍走了。

    “吁……”林战长呼了一口气,面色有些苍白,因为这是一道随时都可以杀死他的神识,如果当时林战有半点的犹豫,恐怕对方就会立马展开神识攻击,无声无息的失去。

    他一个人死了还不要紧,关键是现在契约了夜莺,一旦林战死了,那夜莺这个紫金鸾最后的血脉,也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而且对方还算是客气的,还许诺了一份人情,虽然这一份人情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好处,林战还是颇为尊重的。

    当然,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感触最深的还是自己实力的低微,自己一定要变强,今后才能减少这种受到境阶的牵制,甚至是威胁。

    “公子,您没事吧?”不明就里的夜莺看到林战的脸色有些不对,关切地问道。

    “不要紧,这个无名弓,看上去那么笨重,咱们就不要了。”林战不想让夜莺知道自己刚才经历了怎样一种危险,便挤出一点难看的笑容,“而且弓箭一般是专门来射鸟的,你也是一只小小鸟,那我还是不要什么弓好了。”

    “公子您竟然取笑夜莺啊!”夜莺伸手摸了摸林战的脸庞,接着嘀咕道:“公子没事,夜莺就放心了……”

    可以这么对主人动手动脚的萌宠,夜莺算是幸运的一个。

    “咦,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是小姐出事了!”夜莺的身上突然紫金光芒一现,眉头紧蹙道,“公子,能不能……”

    虽然夜莺献出了自己的紫金鸾契约印记,但是之前小姐的感应还是很强烈的,这也是紫金鸾一族的本能。

    而且,夜莺还没有正式地脱离丫环的身份,只是单方面地跟了林战,要严格说起来,还有点不够道义呢。

    因此夜莺心中有对小姐的一种愧疚,如果此刻小姐出事,将会给她留下心理阴影。

    “走,我跟你一块去!”林战脱口而出。

    “公子,那这里的最后拍卖,还有第三阶段的……”夜莺于心不忍,因为之前跟主人说过,第三阶段才是最最高端的东西,而且天物坊是第一次推出,现在若是离开了,那就势必错过了。

    “别婆婆妈妈的了,迟了你家小姐恐怕就活不成了!”对这个你家我家,林战总感觉很拗口。

    “嗯!”夜莺终于还是抿着嘴,坚定地点了点头。

    然后化成本体小小紫金鸾的模样,躲进了林战的右手袖子当中,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公子,夜莺来指路。”

    林战离开天字号包厢,下了楼,便火速离开交易中心。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拍卖会上,所以没有引起什么动静。

    顺着夜莺不断指引和矫正的方向,林战施展风雨云身形步法往外狂奔。

    中间夜莺指点着在之前江南道袍世家摊位的地方停留了一下,便直直地指向南面,那是一处鱼龙混杂之地。

    “好像就在前面!”夜莺焦急地传音道。

    林战也感觉到了前面道路的三岔口,有打斗的声音传来,这里属于一处偏僻的道路中段,此刻是夜晚,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不过夜莺的小姐,天物坊舵主的千金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当林战抵达三岔口,在转角之前停下来,暗中观察前面动静的时候,终于发现,原来夜莺口中一直说的“我家大小姐”,就是自己先前见过的那个连凤英,再看到现场对峙打斗的双方,这下恍然大悟了。

    那个江南道袍世家的少家主金狮,惹得人家大小姐是芳心大动,等到道袍摊位收摊回家的时候,连凤英大小姐意犹未尽,继续陪着金狮这位救命恩人散散步,聊聊天,恐怕是事情发展的必然趋势,看那些伙计们都在,应该他们住宿的地方就在这个鱼龙混杂之地的某个客栈了。

    只不过这制造危险的白衣羽扇几人,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难道他们在那个什么醉月轩里玩得不够开心,或者又想起了什么,才返身回来找金狮和连凤英等人的麻烦?

    还是他们真的想蒙着连凤英的头脸,体验一下她能玩一整年的好身段?

    林战纳闷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