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87章 谁不舒服

    (感谢“piangya”“初级小散”“im小turtl...”打赏,谢谢鼓励!)

    果真是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是一座空荡荡的客栈了。

    不过林战在看到了掌柜留在柜台上的纸条,便明白了。

    呵呵,这老哥感情真的是害怕自己跑路了他要背黑锅,索性先跑吧。

    这样也好,若是姓魏的来了,真要开打,林战也不用顾忌会伤到别人了。

    这晚上出去了一趟,东奔西跑的,也该修整调息一下。

    而且自己打坐调息,可以不用睡觉,可是夜莺应该要的吧,不知道现在休息是要用哪种形态的,小姑娘还是小紫金鸾?

    坐在床沿,撸起袖子一看,呵呵,那小小鸟正歪着脑袋睡得正香,玲珑小喙边,还挂着一丝晶莹的液体。

    “嚓,竟然在我手上流口水!”林战有些无语。

    一想到以后要照顾这个小家伙,心里还是有些无底的。

    不过想着夜莺今天算是第一次离开家里,又经过了之前的大哭大笑,肯定是累坏了,所以才睡得这么死。

    便小心地将她从手臂上顺下来,再双手捂着,然后要放到床上,这时候林战的身体有些倾斜,慢慢侧转身,单手支撑在床上。

    哪知道小紫金鸾形态的夜莺突然惊醒了,然后瞬间就恢复了人形。

    在这个过程下恢复人形,可以想象有多么糟糕了!

    唰!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夜莺就呈现着被林战搂着的姿势了……

    关键是夜莺在惊醒之后看到眼前的主人林战公子,顿时安下心来,只是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再摇动两下,调整了手脚,就想要继续将头钻进林战的怀里,因为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很舒服。

    跟着林战出来,俩人之间的相处,夜莺已经不会那么害羞了。

    但这对于林战来说,绝对不舒服!

    俩人身体贴得几乎没有缝隙,再加上乱动,血气方刚的林战当然是瞬间起了身体上的反应,只觉得脑袋突然充血,全身僵住,那紫金鸾血脉特有的体香又扑鼻而来,比起英雄池密洞那位仙女小姨,可谓又是另外一种致命的吸引。

    “公子!你腿上还藏着兵器吗?快拿开,磕坏夜莺啦!”说完夜莺终于是转过身,往内侧睡去。

    林战抽出自己的……当然是手啦,然后落荒而滚,就是滚下床而已。

    然后立于窗前,吹着那冰凉的夜风,摸着脖子上的感悟石,心里连连暗呼:“好险……好险……”

    最后索性是飞身一跃而出,登上了客栈的房顶,盘坐下来,进入调息凝气的过程。

    识海当中,那造化真经第一页在熠熠生辉。

    今天所发生地这一切,帮助夜莺破解被封印的紫金鸾精血,救下金狮连凤英等人,又契约紫金鸾最后的血脉,这些完成之后,林战在不自觉当中收获了大量的造化之力,在体内,他的这股造化之力已经变得更加强壮了一些。

    第一页造化法则的初阶,造化觉醒,现在得到了很有力的巩固。

    造化法则中阶为:风生水起。

    当造化之力达成最初的规模,这股特殊的灵力就在体内会形成无限循环着的造化之轮,等到造化之轮完全可以自主运行,不用林战随时关注的时候,造化之轮就将伴随着风生水起!

    林战默念着风生水起这几个金色大字,他心中更希望能够在自己的九星空间中来一场风生水起,那样的话,九星空间,才能成为真正意义的空间。

    伸手,那本不世丹书呈现在掌中,抚摸着兽皮上的点点粗糙质感,林战想了想,按照惯例,这又是该滴点血上去才对吧,于是就这么干了。

    当血渗进兽皮的时候,果然是马上收到了成效。

    “霸刀狂枪滴血剑,帝符皇阵不世丹!”

    夜莺说过的这两句犹在耳边,不世丹书,真是后洪荒时代丹药大统不世家族留下来的绝世丹书吗?

    兽皮丹书在此刻产生了异样,突然整个化作了一道流光,没入了林战的眉心识海当中。

    一段恢弘沧桑的画面在脑海中呈现:那是一座破败的废墟,到处都是残根断垣,数人才能合抱的圆形梁柱,竟然断成好几截,而散落在各处,建筑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在一块勉强辨别地出来字眼的破碑上,林战依稀看到了“不世丹宗”,看到了“不世鼎”……

    画面一转,竟然又回到了一片惨烈的古战场当中,模糊的人影,模糊的战斗,然而那一个个喋血的场面,却又是那么清晰,那断肢残臂,远飞的头颅,还有那大能修士爆体时的巨大能量团冲击波,都让林战感到胆战心惊,全身冷汗涟涟。

    所幸画面又变了,这次是一座精致的,充满绿意的小庭院。

    庭院里,一个三四岁的小屁孩在捣着一小臼草药状的东西,头上满是汗水,在他的身后,一位更加小的扎着冲天辫的小女娃,蹒跚地跑来,手里拿着一条手帕,嘴里喊着:“闵天小师兄,你一定又把汗滴到乾坤草了吧,我帮你擦擦,不然被师尊看到,又要被打屁屁啦……”

    这是一幕很天真很温馨的童趣画面。

    小屁孩却是将药檤子丢在了一边,然后拉起小女娃的手,往院外奔去,一边说道:“烟烟,咱们去溪边抓鱼去……”

    “师兄,烟烟不敢,会被师尊责罚的。”

    “怕什么,师尊责罚,师兄替你挡着!”

    随着两个小屁孩的飞奔,林战的视角也跟着移动了出去,回头望向草庐庭院,只见门上牌匾写着“不入世”三个草字!

    盯着不入世这三个大字,林战的神识如遭电击,似乎在喃喃自语:“不世,不世,原来是不入世的意思!而非不可一世……”

    画面逆转,像是快速的时空倒流,林战见到一白衣青年立于残根断垣的废墟之外的高处,负手而立,身形萧索,紧蹙的眉目间依然还留着草庐里那个小屁孩的依稀模样。

    “烟烟,等我……罢了,若不入世终将失去所有的一切,那坚持又有何意义?”

    白衣青年单手一扬,撕开一道空间裂缝,抬脚跨入……

    风中,依然回响着他的阵阵余音:“哈哈哈,从今天起,我闵天以丹入世,不世丹神,便由我来做吧!”

    笑声中,激荡着一股浓郁的悲壮。

    林战恍然醒了过来,眼角一丝冰凉,那分明是一滴热泪。

    “闵天……烟烟……不入世……不世丹神……”

    在这样久久不能平复的意境当中,那识海之上悬着的不世丹书,化作了点点星芒,钻进了识海当中,一道道丹药的资料,各种丹方,以及炼丹的方法,风起云涌一般,全部化作了林战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