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降服高官老公

正文 木瑾花开欣向容(11)完

    飘飘渺渺的烟雾里,有一个女人在为他亲手做汤羹,有这样的记忆是什么时候呢,远得他几乎都要记不清了,只是那份记忆再远,却也清楚的印在他的脑海深处,只是被岁月无情的一次次沉淀,最后封入了无底深渊。

    当他发现自己的脚步不知不觉的停在她身后时,他想喊她一声,她却已经回过头,冲着他一笑,“很快就好了,你先去洗手吧。”

    就连出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自然的伸出双臂自后面抱住了她,没有语言,只是轻轻的一个拥抱,好像把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在这个拥抱里。

    木木身子一僵,不可思议的目光自肩膀上穿过,正落在他光洁的下巴上,她试着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么近的亲昵,这看似温柔的拥抱,她承受不起。

    “容慎,你先去洗手。”

    他很听话的嗯了一声,临走时不忘一句“我喜欢牛肉汤。”

    “。。。。”

    这顿饭,他吃得不是很多,一直很寂静的吃着。

    他平时不喜欢笑,所以他很安静的时候多数是心情非常好的时候。

    木木默默的放下碗筷,也没有什么,她知道这个时候提出她的要求只会破坏现在的气氛,他不但不会答应自己,不定还会恼羞成怒。

    这么多年,她早就学会了忍耐。

    “这两条新闻,你去跑吧。”吃过饭,他随手扔过来一个档案袋。

    木木拆开封口,从中抽出里面的文件。

    全是当红娱乐明星的采访通行证以及剧组探班证。

    她惊讶的抬起头,“这些很难弄的。”

    他讽刺般的哼了声,对她来当然难弄,但对他来不过菜一碟。

    “你是让我出去工作了吗?”她欣喜的望着他。

    他未置可否,冷冷的话语间怎么听都有一种关心的味道,“别再把自己弄残了,我会把你像垃圾一样丢掉。”

    她哪有时间理会他话里那层关切的意味,心中只想着可以出去跑新闻,可以见到尤扬了。

    “每天晚上六准时回来。”

    他将一双拖鞋扔到她脚下,转身去洗澡了。

    木木拿起那双粉色的拖鞋,很精致很漂亮,一看就是上等货。

    他给她买拖鞋?

    怎么想都觉得违和感太浓烈。

    拆开包装,她心把脚伸进去,不大不正好是她的尺码,她左右晃了下自己的双脚,越看越喜欢。

    高档货就是和地摊货不一样。

    这还是她第一次穿这么贵的鞋子,晚上睡觉都舍不得脱下来,暖暖的,好像有一双温暖的手在包裹着。

    “今天晚上要喝南瓜浓汤!”出门前,他毫不客气的命令。

    这些日子,他竟然每天晚上都回来吃饭,而且还会给她带一些女士用品,先是拖鞋,然后是睡衣,袜子。。。甚至是内衣。

    她白天去跑新闻,抽出时间的时候就到医院陪尤扬,尤扬兴致勃勃的告诉她要去m国做手术的消息,她听着,脸上笑得很开心,心却像是被浸泡在浓硫酸里,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他这次去m国的机会是她用身体与尊严换来的,结果会怎么样?

    她不敢想,一想就慌得六神无主!

    她不能失去他,这个她爱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久的男孩。

    “木木,我的画集很快就画完了,你来看看。”

    他指着床头堆得满满的画纸。

    她一张张翻看着,笑容一绽放,这些画让她想到了自己纯真的少年时代,想起了那段彼此依恋的美好时光。

    “等我的病好了,我就办一场画展,画展的名字就叫”木瑾花开”,你不是一直喜欢木瑾吗?”

    她纤细的指轻轻抚摸过画上青春洋溢的少女,重重的头,“好。”

    “木木,我很久没有吃到瘦肉粥了。”他赖皮一般的把头拱在她的肩膀上。

    自从她腿骨折便一直在养伤,很少到医院里来,更别给他买粥了。

    “馋猫,等着。”木木拿起自己的背包,“我现在去买。”

    “嗯,要虾仁瘦肉。”

    粥买回来的时候,尤扬却不在病床上,他的画整齐的放在床头。

    她心里一惊,赶紧奔向医生办公室。

    医生不在,同科室的同事看见她立刻道:“木木,尤突然呼吸困难,现在在抢救室。”

    她来不及多想,立刻奔向抢救室。

    只是买一碗粥的时间他就生命垂危?他们之间还要历经多少苦难?

    可是,她想要赚钱,她也必须遵守与容慎的约定。

    木木怀抱着盛粥的保温筒,安静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人来人往,她眼中的神色渐渐没有了光彩。

    晚上六,容慎回到家,他推了本来的应酬,只想着吃一碗热乎的南瓜浓汤。

    打开门,厨房里的灯暗着。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大步走向卧室,他翻遍了整个公寓也没找到她的影子。

    望着冷冷清清的屋子,他已经能猜到她去了哪里,他抬起一脚,踹翻了身前的茶几,茶几上的东西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尤扬总算安然无事,但是身体还很虚弱,她一直在床边守着,直到他睡去。

    拿出包里打成静音状态的手机,看到上面四十多个未接来电和短信,其中一条写着,“如果我今天见不到你,你会后悔一辈子。”

    她身上寒毛倒竖,如果这句话是从容慎的嘴里出来的,那么一定不是恐吓而已,他真的会到做到。

    抬腕看表,已经半夜十二多了。

    她拜托夜班护士照看尤扬,自己则匆匆打车回到他的公寓。

    一进屋就被浓烈的香烟味呛到了,她惯性的去开灯,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谁让你开灯的?”

    她吓得手一抖,摸黑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他,他门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茶几横倒在地上,狼籍的惨不忍睹。

    “对不起。。。”

    她没有六前回来!

    “已经过了十二了。”他突然抬起头一笑,那笑容诡异的有些可怕,就好像透过她在看什么人。

    她紧张的后退了两步,却猝不及防他突然像野兽一样扑上来,他把她按在沙发上,粗鲁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她反抗了几下之后就任他为所欲为,他重重的贯穿她,毫不知怜香惜玉的碾磨她的身体。

    这么久以来,她的身子已经在他的调教下显得敏感,可是面对这头凶狠的失去理智的兽,她只感到厌恶和害怕。

    “砰!”

    她被他压在满地的狼籍里,他从后面用力的撞击,朦胧的光线中,她看到地上散落一地他给她买的东西,零乱的刺眼。

    容慎,对你来,我到底是什么?

    他发泄完了,将破布娃娃一样的她丢向一边,然后立在她面前高高如帝王,“你会后悔的。”

    她几近濒临崩溃的大喊,“为什么,我不是回来了吗?”

    “晚了,我告诉过你,已经过了十二。”

    过了十二就是明天了,她越过了他的底线。

    他摔上门毫不留情的离开,留下她一个人在黑暗里品尝恐惧的滋味。

    他会怎么样?这个可怕的男人。

    一整天,木木都胆颤心惊的,但这并不能阻止她去看尤扬。

    尤扬的脸色还是很差,躺在那里好像是刚刚被风雨侵蚀过的街道。

    “我昨天,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的笑容中有苦涩,有欣慰,在每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希翼都能看见她。

    “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了。”

    木木扶他坐起来,他看向窗外,眼中有留恋的神色,“真想呼吸外面的空气。”

    她心酸的握着他的手,“你会好起来的。”

    “是啊,会好起来。”他笑着看向她,“为了你,我也会好起来。

    “我给你倒杯水。”

    “好。”

    木木起身倒水,尤扬一直温柔的盯着她的背影。

    她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透过门上的那一块玻璃,她清晰的看到站在门外的人,手一抖,杯子掉在地上。

    “木木,烫到没有?”身后,尤扬紧张的问。

    “没,没事。”她慌张的拾起杯子,一颗心砰砰乱跳。

    是容慎,他怎么会来这里?

    如果被尤扬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

    她匆匆把水倒好递过去,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躲闪,“我去找一下大叔。”

    “嗯。”尤扬感觉到她的不对劲,一直目送着她快步出了门,他看向一旁放着的拐仗。

    木木跑出去,果然看到容慎站在走廊里,她紧张的问:“你怎么来了?”

    “怕了?”他讽刺的扬起嘴角,一把将她扯到面前,连拖带拽的推到楼梯间,以身体的绝对优势将她控制在墙壁和自己的胸膛之间。

    “你是我容慎的女人,却跑到这里伺候别的男人?”他盯着她略显慌张的脸色,几乎是咬牙切齿。

    “你别搞错了,我们只是契约关系,你不是我的谁谁。”

    “呵,得多无情啊,难道你每天晚上睡在我的床上,在我的身下承欢,都只是在做戏?”

    “别得太难听。”木木怒气冲冲的瞪向他。

    “难听?还有更难听的。”他掐着她的下巴,“以后把从我这里学来的技术用到你那个男朋友身上,我还没收你指导费呢。”

    “容慎,你够了。”

    “你觉得够了?可我没够,乔译木,你在床上的时候就像一个木头,跟你的名字一样,你真让我提不起任何性致。。。”

    叭!

    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不知道是她出手太急,还是他忘记了闪避,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他的脸上,直接将他打得愣住了。

    她的手心还是麻麻的,甚至有些细微的疼痛,她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

    没想到吧,她会赏他一个耳光。

    而隔着一处转角的墙壁,尤扬拄着双拐站在那里,走廊的光线明明很足,笼罩着他的却是一片阴影。

    “你敢打我?”容慎扬起手掌。

    木木认命的闭上眼睛,随时准备承受他的还击,可是等了半天,他都没有打下来,最后将她推向一边,大步走了出去,刚迈了两步便看见站在那里一脸苍白的尤扬,正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

    他像是胜利者般的露出一抹笃定的笑来,走过他的身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恨我吗?可是你能做什么呢?”

    尤扬目光中的恨意更加的浓烈,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木木在走廊的角落里呆了很久,直到脸上的情绪可以毫无痕迹的被掩藏才回到病房。

    尤扬像往常一样坐在那里画画,看到她依然是温煦的笑容,“木木,这是最后一幅了。”

    “是吗?我看看。”她坐在他的身边把画拿过来,而他则靠着她的肩膀,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侧颜,他要记住她的模样,更深更清晰的刻在心里,他怕有一天。。。他的这颗心会忘记她。

    木木没想到这一天是她人生的转折,因为当她做完采访拿着买好的瘦肉粥来到医院的时候,尤扬的床位已经人去床空,只剩下他画得那些画,整整齐齐的摆在床头。

    她手一软,一碗粥打翻在地。

    同病房的阿姨热心的:“姑娘,你男朋友出院没通知你啊,是不是想给你一个意外惊喜?”

    惊喜?这是惊吓好吗?

    她急匆匆的跑到医生办公室,医生无奈的摇头,“尤坚持出院,一大早就被人接走了,来接他的人,他们已经找到合适的心脏供体,很快就可以去m国安排手术。”

    去m国?手术?

    为什么他要走得一声不吭,为什么之前她都不知道?

    她将那些画打包好,出了医院就打车来到容氏企业。

    毫无疑问,这是容慎的主意。

    “喂,姐,等一下。”秘书想要拦住这个大包卷的女人,她却蛮横的推开了总裁室的大门。

    容慎正和周俊在谈事情,看到站在门口的女人和一脸无措的秘书,容慎微蹙了下眉头,“你们都出去。”

    木木径直来到容慎的办公桌前,怒视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他若无其事的抱着双臂。

    “你对尤扬了什么?”

    “我只是让他看清现在的形势,凭他这副病秧子状态,他怎么跟我斗?”

    木木气得牙齿咯咯作响,这个禽兽。

    “他去了哪里?”

    “他既然没告诉你,我也没有这个义务,是吧?”

    “容慎,你无耻。”

    “呵。”他站起来,冷笑的看着她,“你最好乖一,别忘了,我还没有玩腻你,你要是再惹我不高兴,我就让你的男朋友死在m国。”

    “你。。。。”

    “好了,今天晚上我要吃饺子。”他坐下来继续工作,完全无视一脸怒火就要倾泄而出的木木。

    面对这样厚颜无耻的男人,她能什么,明智的是继续回去做她的钟工,要不然,他真的会让尤扬有去无回。

    对于尤扬的不告而别,木木心中始终是存着一个疙瘩。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她想去m国陪着他,陪着他一起手术都不行吗?

    他走得太绝情了,留给她的只是这些画,她想恨他,可是。。。恨从何来,涌上心头的只有满满的愧疚与无奈。

    木木的帆布鞋终于坏掉了,早晨蹲在门廊上,她惋惜的用手扯了扯那块破掉的地方,这双鞋就像他们之间的爱情,对别人来是廉价的,但对她来却是无价之宝,因为这是他用他画画赚来的第一笔钱送给她的礼物,当时是帆布鞋店的限量版,只是时间的原因,早就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当它真的坏到不能穿的时候,她怎么可能舍得丢弃。

    容慎系着领带走过来,随便看了一眼纠结的那个人,“我房间的柜子里有鞋。”

    她啊了一声,他的鞋子她能穿吗?

    但是面对无鞋可穿和试一试的态度,她还是推开他房间的门,以前她从来没有进来过,这是第一次。

    里面有一个鞋帽间,她拉开屏风就看到后面放着一个到天花板的架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帆布鞋。

    面对这片琳琅满目,她惊讶的捂着嘴巴,为什么在他的房间里会有这么多鞋子,而且那号码全是她的尺寸,这个容慎,他到底想干什么?

    木木没想太多,随便拿下一双穿上,大刚刚合脚,款式也很新潮,一看就是限量版的好东西。

    容慎站在门口:“晚上我去你们报社接你。”

    她嗯了一声。

    他不喜欢带她参加各种应酬,只要去接她就是要跟顾念西那两口子吃饭。

    她已经很久没见以宁了,挺想她的。

    吃饭的时候,她和以宁一直在着悄悄话,而对面的两个男人则是互相损骂。

    这恐怕就是男人和女人间交流方式的不同。

    顾念西因为是军人出身,所以不喝酒,哪怕是这样,容慎自己一个人还是把自己弄醉了。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伺候这个醉酒的男人多少次了。

    顾念西帮忙把容慎扶回公寓,刚要离开,视线无意瞥见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厨房,灶台上还放着昨天吃剩下的饭菜。

    顾念西疑问:“你们自己烧饭?”

    木木将容慎送回卧室,了头。

    他像是洞悉了什么似的,缓缓道:“你知道容二时候的事吗?”

    她怎么会知道,他从来没有提起过,再,对于他时候还是长大后的事情,她都不想关心。

    顾念西不管她是不是想听,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容二七岁的时候,他的妈妈便去世了。。。是吃安眠药自杀的。”

    “。。。。。”

    那么显赫的容家,有权有钱,为什么要选择自杀?

    木木震惊的问:“为什么?”

    “因为容老头跟他的警卫秘书有染,虽然他们瞒过了所有人却没有瞒住容二的母亲,她选择了一条决绝的道路,用自杀来惩罚他们。可是后来,她的自杀并没有让容老头子内疚,相反,一年以后,他光明正大的把他的警卫秘书娶了过来,而且还带了一个孩子。容老爷子自从这个孩子来了之后便把注意力全放在他的身上,他的宠溺让这个孩子越来越无法无天,终于有一次,容二的哥哥在一次玩耍中为了救那个胆大的孩子被河水淹死了。从那以后,容二跟他的父亲长达十年没过话,同时,他痛恨所有女人,把她们同害死他母亲和哥哥的那个狐狸精联系到一起,他变得越来越放荡不羁,视女人为玩物。”

    木木从来没想过看着风光无限的容家二少爷会有这样悲惨的童年,那么就死了母亲和哥哥。

    顾念西意味深长的道:“你是特别的一个,我从来没见过容二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你知道吗,他时候回到家,桌子上等待他的永远是已经凉透的饭菜,因为热乎的饭菜要留给容老爷子的继子。他觉得家还是家的时候,他的母亲还没有去世,她很贤惠的做着容二喜欢的饭菜,不管他放学有多晚都等在客厅里,每天迎接他的永远是香喷喷的饭菜和一张慈祥的笑脸。”

    他看向宽敞的厨房,俊美邪肆的脸上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木木,你是特殊的。”

    顾念西走后,木木拿来毛巾给那个醉酒的男人擦脸,他在迷迷糊糊中似乎在喊,“妈,妈。”

    木木第一次为这个男人掉了滴眼泪,沉沉的砸在他的面颊上,她知道东坡先生不能同情狼,可是她还是觉得他可怜,这与爱情无关。

    不知不觉,半年过去了,他们之间的相处始终不愠不火,她一直担心着尤扬,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做完了手术,身体又恢复的怎么样,为什么一直无声无息。

    这日工作回来,隐约觉得后面有辆车子一直跟着她,她警惕的往人多的地方走,可那车子一直跟着。

    她找了一处藏起来,然后在暗中观察车上的动静。

    车子停在她消失的地方,不久,车门打开了,从车上走下一个年轻人,一身白色休闲西装,面容优雅阳光,他焦急的四处张望着。

    木木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整个呼吸都好像被夺走了,街道上的背景在她的面前抽离,扭曲着渐渐远去,她的眼中只剩下那个身材单薄的男子。

    他大步朝这边走来,她的手紧紧握在胸前,随着他的靠近越发的紧张。

    “木木,你在那里吗?”他像是洞悉一切,朝着她藏身的胡同喊。

    她脚步僵硬着走出那边阴影,整个人如同暴露在空气中花朵,灿烂的刺眼。

    “木木。”尤扬大步跑过来,伸开双臂将她抱住了,欣喜的情绪溢于颜表,“太好了,木木,我终于找到你了。”

    被他用力的抱着,她感觉有种不真实的虚幻,这是她的尤扬吗?真的是她的尤扬吗?

    她伸出双臂环住了他,像他一样的用力。

    “尤扬,我很想你。”

    “我也是,我在那边满心想的都是你。”

    邻近的咖啡店,他了两杯最上等的咖啡,是以前他们所不敢想像的价格。

    他自然的付了钱还有费,就好像富家的公子,她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尤扬,发生什么事了?”

    他笑着替她加上糖,“我去m国做了换心手术,心脏的供体是当地有名的华人企业老板的儿子,在一场车祸中意外丧生,老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他把接受了儿子心脏的我收为义子,我这次来a市就是为了将他的事业向国内发展,当然,最重要的是找到你,还有。。。我要向容慎报仇。”

    木木没想到他的经历这么传奇,对于什么有名公司的接班人,她没兴趣,她只关心他的身体彻底康复了吗?

    “当然,我现在和正常人一样健康,我可以抱你了,可以背着你。”

    他的谈吐自然,充满了贵公子的范儿,她有时候跟他着话,好像面前是换了一个人。

    一个人换了心脏,难道连心也一起换掉了吗?

    不,她还是他的尤扬。

    “尤扬,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找容慎报仇的事,你还是别做了。”

    “为什么?”他立刻警惕起来,“木木,你不会是。。。”

    他不出口,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木木摇摇头,“我不会爱上他,我只是怕你跟他斗会受伤,容慎被称为商业奇才,你不是他的对手。”

    尤扬有些恼怒,却把情绪用温柔掩饰的很好,他握着她的手,“放心吧,木木,我敢对付他就是对他有一定的了解,我会让这个当初伤害了你的男人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很难想像,这是善良的尤扬会出来的话?他曾经那样珍惜这世上微弱的生命,就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

    他:“我已经制定好了一个计划,容氏企业最近刚上市的电子产品有致命的缺陷,只要我在发布会上公布这个消息,他们的信誉就要大幅度降低,股票也会大降,到时候。。。。”

    他得眉飞色舞,看来不是只计划了一朝一夕。

    她觉得这样的尤扬好陌生,可是她又不甘心,打断他的话,一脸期待的问:“尤扬,还记得你要开一个‘木瑾花开’的画展吗?我去筹划这件事,你等我电话。”

    他愣了一下,最后缓缓:“好。”

    她是真的爱上容慎了吗?为什么她会阻止自己报仇?她会把计划告诉容慎吗?

    木木开始联系画展的事情,找策划公司,租场地,在忙碌的时候,她完全不去想尤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她的心里,他还是那个尤扬。

    “要走了?”

    她本来想悄无声息的离开,没想到还是惊动了那个男人。

    他穿着宽松的浴袍站在门口,目光穿过柔软的发丝落在她身上,那目光空洞漆黑的没有一丝感情。

    “尤扬回来了。”她提着包站在门口,实话实。

    这么久的等待,只为了这一刻吧,想必他也对自己腻味了。

    他呵呵一笑,长指穿过额前的发丝,低垂的眸子看不出情绪,“那起码在临走之前再履行一下情妇的责任。”

    他转身回到房间,“我等你。”

    那个早晨,他几乎变态的撞击着她,好像要把身体撞进她的灵魂,她承受着他的重量,他的怒火,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情绪。

    然后,她收拾了所有残留的记忆离开。

    大门关合的一瞬那,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轻轻瞌上眼眸。

    这里以后又要剩下他一个人了,是的,一个人!

    木木很快安排好了画展的事情,她兴致勃勃的给尤扬打电话。

    是的,这是她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她希望他还是以前那个只热爱她和画画的尤扬,不要被仇恨和权势所蒙蔽,其实细想之下,容慎并没有错,在一定程度上,这个男人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只是用掠夺的方式。

    她给尤扬打电话,他那边很吵似的,“尤扬,明天上午八在天桥艺术馆,我为你筹备的画展,你一定要来。”

    他:“好,一定会去。”

    放下电话,秘书提醒,“少爷,明天八是容氏企业的新品发布会,您真的要。。。。”

    尤扬坐在宽大的椅子上,长指间夹着香烟,面部表情有些纠结的看了看桌子上已经准备就绪的材料,这是灭掉容氏企业的唯一机会。

    他,不能错过!

    只要容慎不存在了,他才可以和木木重新在一起,他爱她,很爱很爱,但前提是,他要消灭眼前的障碍。

    木木张罗着画展的事情,早早就在艺术馆里布置,工作人员已经将尤扬以前的画作挂满了长廊,她一幅一幅的欣赏着,每一幅都能让她回忆起曾经甜蜜的往事。

    八,画展正式开始了,她焦急的望向入口,又焦急的给他打电话,可是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知道今天是容氏企业的新品发布会,她也知道,尤扬做出了他的选择。

    她望着不停涌进来的参观者,最后一次仰望着墙上的画作。

    这是他为她画的处女座,她在山不期的闯入他的生活,紧接着。。。。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一切的一切,这样近,那样远。

    尤扬的计划还是失败了,原来容慎早就有所察觉,在发布会上完美的还击了他。

    当他匆匆赶到艺术馆的时候,只有工作人员在收拾墙上的画。

    他四处找她都不见踪影,打她的电话也是关机,他焦急的问工作人员。

    “你是尤扬?”

    “是。”

    她拿出一封信,“乔姐让我转交给你的。”

    他急忙拆开信封,扑面而来是她清秀的字迹,简单的几句话。

    “尤扬,别找我,原来我还是喜欢那个阳光善良的你,原来,我高估了自己对你的爱!”

    “木木。”

    尤扬的身体晃了晃,勉强撑住一旁的桌子,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飞往异国的飞机上,木木透过的窗子看向这片熟悉的大地,给过她痛苦与欢笑的地方。

    她贴着玻璃窗轻轻:“再见了,尤扬!再见了,容慎!”

    容慎路过一家橱窗,里面显眼的位置摆着一双漂亮的帆布鞋,他走进去,轻轻将那只鞋子握在手中,好,只比他的巴掌大一。

    他的目光渐渐柔和,不知怎地就想起了周俊当初过的话,

    也许你没遇到好的,遇到了,你也会像他一样吊死,死的时候还会满脸笑容!

    他现在不就是满脸笑容吗?

    街道上空,一架飞机如巨鸟般滑翔而过,他抬头看去,阳光,真刺眼啊!

    --------完————

    明天还有一章顾奈就完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