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县令

第二百三十章 快要被逼疯了!

    “你要不要再想想?”

    墨谦笑着说道,身后的人都在为他捏一把汗,你说你四书五经都是熟读的吧,随便出一点什么有深度的题来,不说一举就能够拿下对方,但是算是输,那也没有这么难看啊,可是现在……这很明显就是私塾的小孩子才会问出来的题,实在是太丢人了。

    “想什么啊。太简单了。”萧远恒很是得意地说道,这种问题还需要思考吗?这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那我告诉你,错了。”墨谦摇了摇头,失望的说道。

    “错了?不可能啊。第二过我,不就成第三了吗?”萧远恒有点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第二过你,那你本来是第几?”墨谦说道。“你本来不是第一么,被第二超过,那你不就是第二?”

    “……。”萧远恒的脸都红了。觉得地上有条缝的话自己一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管它是阴沟缝茅坑缝。

    而他后面的才子们都一样的脸红,原本还以为是一个小孩子都能够答出来的题目,怎么自己就是没答出来呢?

    这么想着又更加羞愧起来,但是想起来墨谦说这是第一个问题当中的第一个小题,就还没有算是用掉一个机会,于是这些人叫喊着墨谦快点继续出题。

    “这样吧,再给你个机会。【】”墨谦说道。

    “你快点说,我就不信了,这些问题难道我还答不上来?”

    萧远恒一边想着一边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墨谦这个阴险的家伙,但是他也有点微微放下心来,刚才那只不过就是一道简单的逻辑题目而已。

    只要自己足够的信心,其实是可以答出来的。于是他就在自己的心中给自己鼓劲儿,这一次一定不能再粗心大意了。

    “那听好了。”墨谦说道。“那你跑着跑着,终于超过了第二名。那你现在是第几名了?”

    “那当然是第一名了啊。”萧远恒依旧脱口而出说道,这种问题,真的是太简单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啊,萧远恒在心中呐喊,但是应该是对了吧?

    “过第二,那当然是第一了。这下我可答对了吧?”

    “错。”墨谦说道。“你本来跑第三,现在把第二超过了,你还不是第二吗。”

    墨谦的话音刚落,结果周围围观的人群当中都响起了争执之声,显然,还是有很多人答错了。就连在楼上的姑娘们看着墨谦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从刚才的愣头青,到现在随口用几道看似简单的题目就让一个名震京城的才子这般吃瘪,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而且这些题目都是她们前所未闻的,倒是颇为有新意。

    “……我就不信我答不对了。”萧远恒明显有点激动了。

    撸起袖子看起来就像是要去干架一样。“再来啊你。”

    当然,如果他真的愿意选择干架的话,其实墨谦还是很乐意的,毕竟不用动脑子的事情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再来?”

    “再来!!”

    “好,那你听好。”墨谦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招来一个侍女,让对方给自己倒上一杯茶,这才悠然的说道。“如果倒数第二个过了你,那你跑倒数第几了?”

    “那我当然是倒数第一了。”萧远恒说道,这回可绝对不能错了。“倒数第二都过我了,那我不就是最后一个了。”

    “又错了。”墨谦摇摇头说道,萧远恒都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见到墨谦摇头了,现在看见墨谦的脑袋稍微有点什么活动,就有点心惊胆战的。

    “又错了?”萧远恒说道,“不会吧。”

    “你想想,倒数第二过你,那在过你之前,你是倒数第几?”

    “倒数第三啊。”萧远恒说道。

    “那你被最后第二个过,你后面是不是还有一个人?那你是不是倒数第二?”

    “是啊,我是倒数第二啊。不是倒数第一啊。”萧远恒恍然大悟。

    “好了,看来你是一个都答不对了。不问了。”墨谦说道。

    “不,我肯定答得对一个的。”萧远恒急了。“相信我,我小时候都是拿甲等的。你再问一个,就最后一个。”

    “那就最后一个?”墨谦嘿嘿一笑,说。“你跑着跑着,被倒数第一给追上了,你是第几名?”“我被倒数第一追上了?

    那我不就是倒数第一?

    对,没错了,一定是这样的!萧

    远恒盯着墨谦,死死咬着牙问道:“我说的没有错吧?”

    “嗯,没错,你这回答对了,你就是倒数第一!”

    墨谦点着头微微笑道。“哈哈哈,我终于答对了……娘的!”

    萧远恒已经有点癫狂了,眼眶都快要红了,这道题已经快到把他给逼疯了。

    从小到大,他都是先生眼中的神童,向来都是赞美之词居多,就连骂的话都不舍得多说几句,就没有听说过那么多的“错”。

    谁料今天竟然在这里差点被逼疯。

    众人看着萧远恒的眼神当中已经隐隐有点同情了,谁让他碰上了一个变态呢?

    而对于墨谦,众人的眼神当中,更多了几分畏惧。

    “好了,这只是开胃菜,热热身而已,那么第二道题。你们听好了!”

    墨谦淡淡的说道,众人死死盯着墨谦,第一道题,就是这种变态的题目,那么第二道题呢?

    岂不是……就在这种忐忑的心情之下,众人只看见墨谦走到旁边的桌案上拿了一把茶壶还有一个杯子,然后走了回来,众人都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但是能够确定的事情就是对方就一定不只是口渴想要喝茶那么简单。

    果然,只见墨谦把水壶和茶杯都高高举起来:“你们猜,这把茶壶和茶杯,放在同一高度,到底是哪一样东西先落地?”

    墨谦的话刚一出口,就发现周围的人都用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个人傻了吗?

    这样的生活常识拿来作为题目考查一个才子,真的当别人是白痴?是个人都知道就一定是重的先落到地上好不好。众人都以为对面的这些才子们会一口答出来。

    “那肯定是……”一个才子出口说道,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萧远恒出手制止了对方,现在他觉得这个人做什么都有阴谋,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但是又想不出来有什么能够证明重的先落地这个结论是错的。

    他陷入了无比的苦恼之中。(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