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四十二章 两个邀请

书桌前,正在努力画符的郑清丝毫没有觉察周围浮现的恶意眼光。

砚池中的紫毫已经又一次吸饱了墨汁。

他重新提起笔,酝酿下一道符箓。

从开始到现在,刚刚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五道静心符。

每隔三四分钟,都有一道崭新的符箓落在李萌身上。

没有一道废符。

围观者叹为观止,赞不绝口。

每个人都在感慨昆仑传人的卓然超群与名不虚传。

这些称赞声落在阿瑟·内斯耳中,令他对书桌前的那个身影愈发厌恶起来。

更令他恼火的,是他的同伴却对这件事流露出的赞赏。

“我们应该感谢郑清在这里的优秀表现。”司马易似乎没有注意到内斯先生的怒火。他满意的点着头,推着两位同伴向酒吧外走去:“我原本打算让你们与这几位优秀的大一新生进行一番友好的交流,增进一些友谊。”

阿瑟·内斯张了张嘴,露出一副无比震惊的表情。

司马易制止他的冲动,解释道:“你们纾尊降贵与他们和解,这是你们的风度,对后续舆论的转变很有帮助……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些新人在酒吧里的现场秀会更加淡化你们的失败。所以我认为可以不需要锦上添花了。”

“非常明智。”阿瑟·内斯终于开口,他冷冷的回答着,抛开司马易,大踏步向酒吧外走去。

北野源忧心忡忡的看了司马易一眼,小跑着,追了上去。

司马易扬起眉毛,不紧不慢的跟着两人身后。

郑清没有注意到围观人群里的这些小插曲。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底渐渐有些不安

血封虽然快捷高效,却也有诸多限制。

因为炼符的巫师只能取自身指尖的一缕新鲜热血施展此咒。

指尖穴窍细微繁复,一日之间,却也只有几滴热血可供耗费。

如果肆意逼取,就会损耗元气,对巫师身体造成一些负担,不利于日后修行。

郑清扶着书桌的左手轻轻动了动。

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

左手的五个指尖已被一一咬破,贡献了几滴热血,涂在勾勒完毕的符纸上封锁灵机。

而为了不影响右手的稳定性,又不能咬破右手指尖。

笔下这道新的符箓还有寥寥数笔笔便要勾勒完毕。

是损耗一些元气,继续使用血封;

还是耗费一些精神,在符脚添加密文?

他有些犹豫不决。

使用密文固然更稳妥,但他对自己五分钟之内完成一道完整的密文并没有什么信心。

当紫毫在黄皮纸上最后一道符线勾勒完毕,郑清终于下定决心。

大不了回头喝一个月的汤药!

他狠狠心,重新将左手拇指伸向嘴里。

然后一个冰凉的手拽住了他的手。

郑清睁开眼,惊讶的回过头。

是蒋玉。

她抓住郑清的手,脸上露出疲惫的笑容:

“可以了……已经可以了。谢谢!”

郑清张张嘴,心底一松,眼前一阵眩晕,脚下不由一个踉跄。

围观的人群中传来几声惊呼。

一双手及时的扶住他。

几个打算冲上来的身影停下脚步。

辛胖子与段肖剑互相看了一眼,暧昧的笑了笑。

郑清没有精力去留意他们。虽然只过去了短短二十多分钟,但刚刚那种全神贯注对精神的负担非常大。

他狠狠的眨了眨眼睛,视线里闪烁起一串金黄色的小点。

“我终于知道眼冒金星是什么样子了。”他傻笑着,看向扶着自己的人。

还是蒋玉。

他尴尬的收敛笑容,挣扎着站起身,脸色涨的通红。tsxsw.com

“不好意思!刚刚……”

“没关系。”

蒋玉看他站稳,松开手,飒然一笑,转身走向一边。

只剩下一缕幽香缭绕在郑清鼻尖。

不远处,李萌躺在一个复杂的阵图里,仍酣睡不起。

那复杂的线条与图形让郑清眼皮直跳。

“你画的?”他赞叹着,仔细打量这套复杂的阵式。

“嗯。”蒋玉微微扬起头,露出一小截洁白姣好的脖颈。

郑清咽了口唾沫,重新看向那副华丽的阵图。

她在昏暗的酒吧里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

……

在刘菲菲与尼古拉斯的帮助下,蒋玉护送着李萌离开了酒吧。

唐顿原本也想加入护送队伍,却被女班长婉拒了。

这让天文08-1班的班长大人惆怅不已。

在几人离开后,他便坐在吧台前开始喝闷酒。

“还没开始!”段肖剑拍了拍那个孤寂的背影,给他加油鼓劲。

“已经结束了。”辛胖子摇头晃脑的接了一句:“所以我们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人后是与非!来,已经满上了,大家走一个!”

郑清没有加入两个贱人间的对话。

他扶着吧台,正思索蒋玉刚刚说的话。

“听小萌说,你在想办法拯救一群失去宿主的小精灵?”临走前,蒋玉忽然问道。

“你有办法?!”郑清惊喜万分,连带着精神都恢复了许多。

“没有。”女班长连忙摇头,否认道:“据我所知还没有巫师能够冲破这道炼金术的禁区。”

“这样啊。”郑清失望的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种说辞最近他已经听说过许多遍了。

“但是我有一个朋友,比较喜欢一些偏门的研究。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他。”蒋玉补充道:“也许他有办法。”

“非常感谢。”即便可能性很小,郑清仍旧表达了足够的感激。

“其实应该是我感谢你。”蒋玉摇摇头,微微一笑:“那么明天早上九点,图书馆门前见面?”

“不见不散!”郑清连连点头。

……

……

夜色渐晚。

随着五彩灯光与炫耳的音乐再次响起,

天花板上的蜡炬重新散开,

酒厨上方的小精灵们又一次拎起酒瓶与果篮,开始为客人们斟酒侍应。

流浪吧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喧嚣与热闹。

因为之前画符耗费了许多精神,郑清原打算立刻回校。

但另一个邀请让他改变了主意。

流浪吧的店主,传言甚多的流浪巫师,邀请他去二楼的包房中小叙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