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一百八十三章 奥古斯都的故事

越过穿着白色法衣的教士,顺着弧形扶梯上到公馆二层。

这里是一处小型的自习室。

原木打造的桌椅、古香古色的书架、再加上书架上那些厚重的、琳琅满目的藏书,让整层楼都沐浴在书本的清香之中。

穿着白色院袍的阿尔法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坐在桌子后,安静的翻看着面前的书籍。

偶尔有一些好奇的视线扫过上楼的红袍男巫,然后又会很快收敛目光,重新沉浸到无垠的魔法世界中去了。

郑清穿梭其间,内心不由感慨。

四所学院筛选学生的方式虽各有不同,但所有成功学生的特点都是一样的。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即便在注重血脉传承、强调天赋重要性的阿尔法学院,能够有所成就的学生也会经历手不释卷、废寝忘食的学习过程。

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同学院只不过侧重方向不同罢了。

比如九有学院注重考试、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够打下坚实的基础、训练出正确的思维方式;阿尔法学院注重天赋,希望每个学生都能点燃思维的圣焰,在学习的刹那中,迸射出智慧的火花;星空学院注重实践,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学以致用,真正将魔法的使用融入日常行为、融入血脉记忆之中;而亚特拉斯则希望每个学生能在求真的道路上砥砺奋进、不忘初心。

思索间,仆役已经引导郑清登上了这处公馆的顶楼。

楼梯口是一扇银白色古典风格的拱顶雕花木门。

门前两侧站着两位笔直侍立的白袍仆役。

几名学生正在门前安静的排队,等待进入门后的机会。

引导郑清上楼的仆役径直越过排队的学生,与守门的两位侍者低语几句后,便招手,示意郑清随他入内。

郑清愣了愣,尴尬的看了看排队的其他学生,低着头跟了上去。

但没走几步,他就被迫停了下来。

一名女生拦在了两人面前。

“我们先来的,为什么让他们先进?”这名女巫堵在门口,压低声音,怒气冲冲的瞪着守门的侍者。

这名女巫个头不高,皮肤苍白,留着黑色的齐耳短发,瞳孔是深绿色的,颧骨有些高。单纯从外貌来评价,并不突出。

郑清悄悄打量了她一下。

之前在一楼小教堂受洗之时,这名女生就排在他前面。

他依稀记得女巫名叫露易丝·科蒂,好像是一座庄园的继承者。

“郑清同学持有奥古斯都阁下的邀请函,”侍者温和的看着她,目光毫不退缩:“如果您有异议,可以向纪律委员会提交相应申诉表。”

“如果您没有异议,请不要阻挠我们正常工作。”

女巫细长的嘴唇抿了抿,不甘的后退一步,狠狠瞪了郑清一眼。

郑清对她抱歉的笑了笑。

只不过,这种笑容在她看来更像是一种挑衅与嘲讽。

“郑清?”女巫看着年轻男巫,语气里充满火药味:“阿瑟嘴里那个昆仑的天才符箓师?九有学院的公费生来阿尔法堡干什么!”

郑清还没有说话,一旁的侍者已经微微躬身,示意郑清进门。

“这边请。”

“不好意思。”郑清含糊的说了一句,便与女巫擦肩而过,跟着侍者进入休息室。

银白色雕花木门随后重新闭紧,挡住了门外怒气冲冲的女巫。

与前两层相比,俱乐部三层的面积稍小一些,来往的身影也更稀疏了一点。

整层楼布局方式半开放型,放眼望去,视野中没有任何高大的装饰,空间反而显得开阔了许多。

天花板、墙壁、甚至脚下的地毯,都是银白色的,完全契合着阿尔法学院的色彩。

一张张低矮的方形茶几参差不齐的摆放在这片空间里。

每张茶几周围都环绕着乳白色的软皮低背沙发。

沙发之间栽种着枝叶宽大、生长繁茂的蕨类植物作为天然屏障,断出一个个‘防君子’的小隔间。

在这些植物与沙发间,还摆放着精致的黄铜望远镜、缓缓转动的浑天仪、古朴厚重的日晷与月晷,偶尔还有几只衣着华丽的花精子,提着草篮,在树叶间蹦来跳去。

仆役将郑清引导至房间深处,落地窗旁的一处茶几前。

这个茶几周围的高大植物格外丰富,几乎将它与屋子里其他环境完全分离,显得非常幽静。

一名男巫半躺着,将大部分身子埋在在乳白色的低背沙发中。

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

“她是第一大学学生会外事部的部长,”男巫低着头,拨弄着手底水晶球,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命运就是这样神奇……在你毫无察觉的时候,为你决定了一切。”

“什么?”郑清有些迷惘。

他求助般向旁边看了看,却发现引他前来的仆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他回过头,男巫已经站起身,向他伸出手。

“郑清。”对方微笑着,握住郑清的手,非常肯定的晃了晃:“很高兴见到你。”

“奥古斯都阁下?”郑清紧张的笑着:“这是我的荣幸!”

这位阿尔法大佬的手很凉,也很宽大。

当然,他的个头也很高大。

金色的长发仿佛屋外的阳光一样灿烂,湛蓝色的眸子能够与容纳阳光的天空媲美。

与这幅俊美的外表相比,奥古斯都的态度非常温和,甚至可以称得上随意。

“要不要来点咖啡?龙涎、凤巢、麝香……或者纯粹的黑咖啡?”这位阿尔法大佬重新栽倒在沙发中,捧起那颗水晶球,目不转睛的盯着上面细碎的光点,语气非常随意,仿佛与至交好友聊天似的:“血友会有一位服务了五百年的妖精咖啡师,冲泡的咖啡非常地道。”

郑清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只腰间围着破布、面容苍老、形态丑陋的妖精,有气无力的转动手磨,将一颗颗咖啡豆磨成干粉的场景。

“谢谢!”年轻的公费生果断摇了摇头:“我还是习惯喝清茶。”

“纯粹的九有人。”奥古斯都不以为忤,低声笑着,打了个响指,在小精灵递上的菜单上填下两人点到的饮料。

郑清犹豫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

最终,他决定快刀斩乱麻,先把今天要办的事情处理妥当。

“非常抱歉,”他诚恳的看着面前的金发男巫,飞快的说道:“周五晚上我需要参加学生会的招募考试,所以不能参加血友会的迎新晚宴……真的,非常抱歉。”

“不要紧,没关系。”奥古斯都随意的摆摆手,抬起头,微笑的看向年轻公费生:“就像我刚才说的……命运总是非常神奇,你永远不知道今天擦肩而过的身影,是否会成为你未来视野中的梦魇。”

郑清赞同的笑了笑。

虽然他完全听不懂这位大佬在说什么东西。

“在追求魔法真理的道路上,我们都要学会控制自己。”奥古斯都忽然话题一转,对郑清讲了一个小故事:

“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在湖边,看见一个鱼人把一条蛇绑在石头上,一片一片揭着它的鳞片。”

“那头鱼人嘎嘎的怪笑着。”

“那条蛇嘶嘶的惨叫。”

“我忍不住内心的正义,冲上去,打死了鱼人,把那条蛇从石块上解了下来。”

“我觉得这条蛇应该会感激我。”

“然而,那条蛇调转过脑袋,反咬了我一口。”

“我知道,这是它本能的举动……它太害怕了,被折磨了那么久……它纯粹是条件反射。”

“但是我仍旧杀了它。”

“因为我也是条件反射……我刚才说过,它咬了我一口。”

“这件事令我非常后悔。”

“不仅后悔救了一条蛇、也后悔打死了一条蛇、还后悔打死了一头鱼人。”奥古斯都目光深邃的看着郑清:“我杀死了两条生命、换来了一道伤疤,还有长久的悔恨。”

“还有什么比这更失败的举动呢?”

郑清沉默的听完这个故事,没有出声。

他总觉得这位阿尔法大佬的语句下隐藏着什么更深层的含义。

“听说你跟瑟普拉诺做了笔交易?”奥古斯都话锋又转了一下:“那你一定要小心一点……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做过亏本的生意。”

“弗里德曼虽然有些蠢……但他是个好人。你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这吞噬小说网 tsxsw.com非常好。”

“如果有什么麻烦,你尽可给我写信。”

郑清听着这些语气平淡的说辞,毛骨悚然,恨不得把自己两个耳朵戳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