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二百零五章 占卜课

“占,占据你所能得到。”

“卜,预测你想知道的。”

“占卜,占卜。通过占据,从而预测。这是你们必须记住的,一切一切的基础!”

易甲子教授眯着的小眼睛倏然睁得大大的,漆黑的瞳孔因为兴奋而扩大,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眼珠。右手中的竹杖重重的挥了挥,空中发出一串的气爆声,为他正在进行的这段演讲添加了一个粗暴的背景音。

“占卜,就是在获得一定资源的基础上,截取那些杂乱、混沌的片段,再凭借高超的魔法技艺将有用的信息提取出来,从而窥探隐藏在虚幻背后的真实。”

“在占卜过程中,你们要丢掉自己的偏好、丢掉自己的立场、丢掉自己的逻辑、甚至丢掉你们‘自己’。”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在面对他人的思想与情感时做到真正的客观与冷静。”

说到这里,易教授停顿了片刻,目光有些出神,似乎回忆到什么。

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人一个人出声,所有人都抓着笔,埋头飞快的做着记录。

易教授对占卜简明扼要的描述,让所有人都目眩神摇,不能自已。

就连最开始满脸不忿的吉普赛女巫,也蹙起那双好看的眉毛,把很少离手的塔罗牌放在桌角,埋头做着笔记。

那个时候,虽然两人之间还没有酝酿出暧昧的气氛,但每次郑清看她的时候,总能收获一个明媚的笑容。

想到这里,郑清忍不住露出傻乎乎的笑容。

他又一次忍不住转头看向教室后排。

伊莲娜的座位上依旧空空荡荡。

从昨天,准确说,从周六开始,郑清就失去了她的消息。

几十只纸鹤从宿舍的阳台上来了又去,有的被露水打湿、有的被鸟粪砸中、还有的被飞虫啃掉小片翅膀,但是没有一只有被打开的痕迹。

仿佛一滴水落进了大海,一粒沙飘进荒漠。

偌大的学府、被阵法守护的大学,一名学生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也许因为时间较短,许多学生虽然注意到那位漂亮女巫连续两天没有出现在教室里,却并没有太过担心。

大家猜测伊莲娜大约生病了,或者正在做什么实验——对于一名巫师来说,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几天完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甚至有一些大巫师数十年、上百年都没有参加过巫师联盟的大巫师会议,然而在得到他们确切陨落的消息之前,巫盟始终会为他们保留那些高贵的椅子。

再加上插班生们有自己活动的小圈子,所以,并没有人像郑清一样特意打探吉普赛女巫的下落。

巫师们又是一类非常注重个人**的群体。

学会保持一个健康的距离是每个巫师必须熟稔的社交技巧。

就连迪伦也拍着郑清的肩膀安慰道:“不要紧,也许吉普赛女巫团正在做某些祈祷仪式呢……就像月下贵族们,每年要把一半的时间用在各种毫无意义的仪式与祝福上。你应该趁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练习一下交谊舞,在猎月开始之后不至于手忙脚乱。”

与伊莲娜跳舞。

郑清似乎一瞬间嗅到了她身上芬芳的气息,令人窒息。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努力收束着思绪,转头看了一眼窗外,深深吸了一口气。

晌午的阳光非常充裕。

淡黄的色彩争先恐后的挤过那扇高大的落地窗,落在地板上、课桌间,落在学生们簇新的袍子上,落在易教授宽大的额头上。

教授的额头在阳光中有些发亮,稀疏的头发下隐约可以看见点点汗珠,像水晶一样,闪烁着五色毫光。

那根枯黄的竹鞭已经被他丢在了讲桌上,与厚厚的讲义堆在一起。

占据了一面墙的高大黑板上密密麻麻布满复杂的咒式与推理过程,大大小小的符号仿佛组成了一道眩晕符,令郑清头脑一片空白。

穿着灰色制服的小精灵们灵活的在黑板间飞来飞去,将那些已经废弃不用的推导公式擦的干干净净。

年轻的公费生羡慕的看着这些炼金生命,平生第一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连小精灵都知道哪些片段是毫无用处的、哪些推理可以从黑板上擦去。

让人情何以堪。

他心底的哀叹并没有持续很久,教授的一句话打破了教室里的安静。

“我发觉你们在之前的理论知识学习中表现的并不认真。”

教授昂着脑袋,自上而下俯视着整个教室,漆黑的小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彩。

许多人露出赞同的表情,但是碍于易教授‘残暴’的形象,没有人傻乎乎的出声应是。

“我知道,你们都想立刻着手学习那些高超的占卜技巧。”

“想要学会听龟甲在烈火灼烧下哔哔啵啵的爆裂,想要看清旋转的水晶球里五颜六色的影像,想要摸索出七十八张塔罗牌不同组合间的微妙含义。”

“所以你们会觉得我是在浪费时间。”

“这是非常错误的想法。”

易教授偏着头,犀利的目光扫过每个学生的面孔,许多人都心虚的低下脑袋。

“理论学习是占卜非常重要的基础。”

“我的占卜课上很少教你们如何进行真正的占卜——只要小脑发育良好的成年人,很容易完成那些并不复杂的技巧——我要教给你们的是如何获取资源,获取一个人最隐秘的人生。凭借这些资源构建的轨迹,你不需要过人的天赋,就能得到你所想要的未来。”

“基础,就是一系列的咒式与数理方程……”

教授转身,用力敲了敲黑板。

一连串的框架图与一系列的标注在墨绿色的板面缓缓展开。

“你们需要学会基础的演绎逻辑、掌握常用模型与证明方式。然后在此基础上学习如何解析占卜得到的数据、在不同概率之间寻找最大可能性、为特殊情况特殊编码、熟练的在‘环’‘模’‘域’‘群’‘代’这些不同范畴之间切换。”

“因为占卜必然会涉及时空,所以你们还要了解空间的张量与矢量,了解能量在空间投射时的阴影因素、在计算时不会因为缺少‘生命加速度’的常量而导致结论出现谬误。”

“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巨大的计算量上——当然,有些特殊天赋能够通过直觉得到准确结论,但大多数人,我是指你们在坐的各位,并不具备这种天赋——所以,你们必须掌握各种函数、包括单复变、多复变、调和分析等等,包括并不限于常微分方程、偏微分理论、泛函分析、拓扑应用等等。”

“大量的计算,能够将概率收束、将各种可能性收敛,得到一个近乎‘预言’的结论。”

“而在收束的过程中,你必须懂得相关回归分析、进行多元分析、参考时间序列分析、借鉴统计判决理论,这还不包括收敛过程中可能会应用到的统筹、博弈、动态规划、极限模拟、非参统计等等。”

黑板上那张巨大的框架图已经挤到了边缘,但各种复杂的术语仍旧源源不绝的出现在线条的间隙与空白中。

郑清深深吸了一口,第N次有了放弃这门课的打算。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

张季信已经彻底放弃了治疗,他鼓动着健硕的肱二头肌,用力勒紧自己的脑袋,把那张原本就通红的面孔憋的发紫,试图通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激活更多脑细胞工作。

郑清不知道这种方式有没有效果。

他只知道自己期末又有一门功课的成绩可以基本确定。

与符箓课的满分预期不同,他对占卜课再也不报任何希望了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