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九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股潮湿的气息钻进鼻腔。

郑清打了一个寒颤,睁开眼睛。

视线内是淡薄的白色雾气、纵横交错的树枝、还有漆黑的天空中一轮金黄的明月。身下,一股逼人的寒气已经隔着松松垮垮的院袍,传递来一份透心的凉意。

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在哪里!

他挣扎着,爬起身,惊惶四望,手在身上掏摸半晌,都没找到那个熟悉的灰布袋。甚至脖子上挂着的护符、胸口别着的徽章们都不翼而飞。

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

呼出的气体仿佛一道白练,裹挟着空气中的湿意与凉意,再次倒卷回他的肺里。

他认出了眼前这幅熟悉的景色。

前面是临钟湖。

他现在站在通往湖畔的林荫石板路尽头。

月色下,临钟湖静谧无声。

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水面,一只相貌奇特的水怪伸出长长的脖子,去探岸边银杏树的叶子,它的背上,一头粗壮的人鱼无聊的抖着缰绳,眼睛一闭一睁。

火红色的大鸟们把脑袋别再翅膀下面,团成一团,聚拢在一起,仿佛一筐刚出锅的麻团,头顶上方还蒸腾着白茫茫的雾气。

岸边,几块假山石静静的伫立在青石路畔,籍着月光,在地面投下一抹浓重的阴影。

他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感到身子有些失重,手脚似乎不听使唤,于是立刻伸手扶住路旁的一株悬铃木。

手臂毫无阻碍的穿过树干,让他打了一个趔趄。

双手举在眼前,透过淡青色半透明的皮肤,可以清晰的看到弯曲的骨骼、鼓起的肌肉,还有交错着的纤细的血管,以及血管中汩汩流淌的白色血液。

幽灵?鬼魂?我这是怎么了?

他的脑海里乱糟糟的,小跑着,径直来到湖水旁,跪在地上打量湖中的倒影。

一张泛着白光的、模糊的面孔。

“喵!”

突兀的猫叫打破了湖畔的宁静,也惊起了正对着湖水胡思乱想的年轻巫师。

他抬起头。

湖畔的草丛中,冒出一头尺许高低的白色小猫。

这只小猫应该出生不久,头背上的胎毛还没有褪净,看上去有些斑驳。站在草丛里,颤颤巍巍的,让人望而心生怜意。

与这幅可怜模样不同,小猫的两只前爪下,却按着两个更可怜的小家伙。

左爪按着一只无肠公子,右爪按着一只花皮青蛙。

小猫喵喵的叫着,两个爪子推搡着,试图挑起两只水生动物之间的战斗。

只不过大敌当前,无论是螃蟹还是青蛙都缩头缩脑,把身子蜷起来,竭力装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这让小猫渐渐丧失了兴趣。

忽然,它的耳朵抖了抖,脑袋昂了起来。

一只黑色的蝴蝶晃晃悠悠掠过小猫的脑袋,飘向不远处的假山石。小猫立刻忘却了脚下的可怜虫,一跃而起,开始扑捉天空中的猎物。

蝴蝶翅膀一抖,在半空中轻巧的滑出一个圆圈,躲过了那双毛茸茸的小爪子,最后落在了高耸的假山石上。

小猫的大眼睛眯起来,愤怒的打了两个喷嚏,然后顺着凸出的岩石,费力的爬上了那座高耸的假山上,纵身便向那只蝴蝶扑去。

黑蝴蝶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在突如其来的扑击下显得有些呆滞,连翅膀都没来得及张开便被毛茸茸的猫爪泰山压顶了。

郑清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不知为何心头涌出一股熟悉的感觉。

他忍不住伸出手。

不出所料,手掌从小猫身上轻而易举的穿过,没有一丝阻滞。

似乎察觉到什么动静,小猫歪着头,瞪着那双纯净的,淡绿色的猫眼,好奇的看了过来。

“呀,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清脆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将年轻的公费生吓了一跳。

他的脖子用力向后拗去,骨节间甚至都发出了不祥的咯吱声。

一张娇艳的面孔映入眼帘。

然后她越走越近,最后竟径直穿过了郑清的身子。

麻酥酥的感觉从脚心一直涌到头顶,还没等他发出舒服的呻吟,一股辛辣的灼烧感便从四面八方挤了出来,让他惨嚎着,跪倒在地上。

“这是……”郑清抬起双手,看着掌心残留的灼伤痕迹,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当他喘着粗气,回过头,女巫正蹲在湖边掬水洗脸。

她低声的自言自语也随着晚风飘入了年轻巫师的耳朵里。

“老板说,女巫都是爱干净的家伙。”

“所以要勤洗脸。”

“他还说,身为女巫,要经常给身上涂那些化妆品……直到把自己腌出香喷喷的味道才算达标。”

“就像灵气光环一样……当一个女巫站在那里,周围五米之内都要被她的香气所笼罩……据说这是个被动技能,只要走进香气范围内的男巫,智力都会被强制下降30%以上。”

“……”

女巫背对着郑清,声音随着汩汩的水声渐渐发生着变化。

从清脆、到低沉、然后开始浑浊、嘶哑。

直至最后,她说的每句话中都能听到滋滋啦啦的噪音,仿佛一台劣质的收音机,让人听的心烦意乱。

小猫喵喵的叫声打破了女巫的独角戏。

她惊奇的抬起头,看到了假山石上那只可爱的小东西。

“你竟然还在?!……有点麻烦了。”

女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巫站起身,蹭到假山石旁,伸出素净的纤手,抚弄着毛茸茸的小团子。

小猫温驯的伏低身子,胸腔里发出满意的呼噜声。

“哎呀呀……蝴蝶被你拍碎了,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女巫低哑的声音显得有些困惑:“老板说,学校不让随便吃东西……连只虫子都不能吃。”

小猫翻过身子,露出软软的肚皮,哼哼唧唧的希望被人挠挠。

它纯净的眸子里映出一个模糊的倒影。

“真糟糕……”女巫嘟囔着:“老板还说,不能让人看见我洗脸……也不能让人看见我的模样……真是倒霉的一天。”

纤细白净的手指掠过小猫的脖颈,挠了挠,然后轻轻一拉。

咔吧。

小猫安静的卧在原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女巫转过身。

旁观者惊恐的瘫倒在地上,大张着嘴,仿佛一条涸辙里的鱼。

月光下,一个高挑的身影面对着他,脸如新月、面若净瓷,白茫茫一片空旷,眉眼五官俱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