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三十四章 历史与现实

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拂过郑清的鼻子,随着一个巨大的喷嚏,郑清揉着惺忪的睡眼将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拽进自己的怀里,狠狠的蹂躏了几下。

伴着一阵好像偷笑的吱吱叫声,郑清重重叹了一口气。

顺手拽过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八月二十九号,距离上次那恍若梦幻般的经历已经过一个多月,还有两天就要正式出发去第一大学。

就像做梦一样。

郑清忍不住再次将录取通知书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阅读了一遍。

一条湿漉漉的舌头不厌其烦的舔舐他的脸颊。

郑清侧过脸,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正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粉红色的小鼻子一皱一皱的,伴着大耳朵的抖动,洁白的大尾巴一甩一甩的,煞是可爱。

正是波塞冬这只小狐狸。

“去玩儿肥瑞,不要总舔我。”他嘟囔着,爬起身,捧着这个小家伙向阳台走去。

那只肥仓鼠在自家蹭住这么久,帮忙带带小孩儿也是应该的。郑清不怀好意的将小狐狸丢到肥瑞的窝旁。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波塞冬已经从一个拳头大小长到两个拳头大小,身上的淡蓝色波纹也越来越明显。就像它那个调皮的母亲,小家伙的性子非常活泼。每天打着喷嚏醒来已经成为郑清一个新的习惯。

随意的抹了把脸,到阳台上打了几趟拳,浑身暖暖的喝了杯豆浆,吃过早餐,郑清急忙忙钻回自己屋子看书去了。

没错,是看书。

如果说吴先生带着自己进入一个神秘的世界,那么第一大学的书单则扫掉了这个神秘世界的一层面纱,让郑清看到了更广阔的历史与现实。

以前的他,总以为自己的未来在高山密林里,只有回字集那么大。

但是仅仅过了一个月,他的世界已经变的广阔无边。

打开《大历史·世界近现代史篇》的书签,翻到上次读到的地方,郑清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

“……白丁历二十世纪初,巫师界对于巫师是否大规模现身还有争执……”

托马斯前几天再次登门拜访,给郑清带了一本从图书馆借的《巫师界大百科全书》,正是他之前提及的巫师联盟教育委员会素质教育办公室发布的版本。因为郑清还没有正式入学籍,所以借阅人是托马斯本人。

在多次告诫郑清保管好这本书后,这位公务繁忙的面试官便匆匆离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恶补,郑清已经能看懂很多陌生的词汇了。

就像‘白丁’。

在巫师界,白丁专门指非巫师的其他人类;换句话说,白丁世界就是普通人的世界。

“……顽固巫师(不接触派),认为巫师生而高贵,凡人是不可接触者,强烈抗拒任何形式的接触……保守巫师(有限接触派),认为巫师应该保持神秘与低调,减少与凡人接触,避免不可控**发生……激进巫师(积极接触派)则认为巫师是人类的朋友,有责任与义务帮助人类社会更好的发展与进步。他们认为,隔离政策是一种歧视行为……”

“……接连发生的恶**件让这种争论趋于白热化……凡间的欧罗巴土地上,数位王者被黑暗生物控制,造成白丁巨大的伤亡……维也纳的邪恶灵魂巫师通过大规模散布仇恨情绪,引爆了白丁界最疯狂的一次自相残杀……与此同时,在大中华地区,扶桑武士世家肆意出没,而中土的三教九流却因为其顽固立场对此视而不见……”

“……鉴于白丁世界是巫师界的基础,经过数次辩论,在参考《血族避世条约》等法规的基础上,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巫师联盟大巫师会议在第一千五百三十六次会议上一致通过了《巫师行为管理办法》,对巫师的世俗生活做出了严格的限制……同时派遣得力巫师深入白丁世界,带去了核子力量,从另一个角度杜绝了悲剧的重演……”

郑清抽出一个笔记本,翻到最后做笔记的地方,新起了一行,打了个星号,备注上: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巫师联盟大巫师会议——第一千五百三十六次会议——《巫师行为管理办法》。

华夏教育界最著名的成绩就是应试教育。在这种环境下熏陶了近二十年的郑清,对于如何迅速掌握知识点很有心得。

他知道自己底子薄,知识点掌握很差。

所以他争分夺秒,尽量充实自己对巫师界的认知。

很快,一中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午饭后,老爸将郑清拽进房间,递给他一张到长安的汽车票,说道:“你上大学也不怎么花家里的钱,连机票学校都给准备好了,所以让你从家里出发的时候舒服点儿,到学校后要好好学习,不要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扫过老爸鬓角的白色,郑清眨着眼,很用力的“嗯”了一声。

“你们学校也是奇怪,竟然只有一趟专机,而且不接受家长接送。”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子,笑眯眯的抱怨道:“那个,你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真的不用钱吗?多少从家里带点儿嘛。”

“不用了,学校是封闭式的,带去也没地方花啊。”郑清想到巫师货币与软妹币骇人听闻的兑换比率,惆怅不已。这几天,他把床底下箱子里的符帖簿子整理了一遍,完整无损的,只有不足三十本。按照他在四季坊打听的价码,估计一枚玉币都换不下。

也许自己可以尝试着在课余时间打工赚取生活费。

这么想着,他的心底反而有点跃跃欲试的冲动。

“还是带些吧,”最终老爸拍板,递过来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几千块钱,就当平日的零花吧,密码是你自己的生日。”

“唔。”郑清不再拒绝,低头应了一声。

“快走了,抽空再给你的那些同学道个别啊。”

“不要忘了吴先生!”郑教授从书房出来,叮嘱道。

“知道了!”郑清用力点点头:“我去三有书屋看看吧,不知道先生今天回来没有。”

在接到第一大学通知书的那天,郑清就去三有书屋找过吴先生。但是书店门庭紧闭,窗台上摆着一块告示牌,上面写着“店主有事外出,本店暂停营业”。

这种事情在过去的十来年间经常发生。每一年秋冬之际吴先生都会带着那只黄花狸外出一段时间。短则十数天,长则数月。郑清仍旧记得自己十五岁那年,吴先生在中秋节前离去,直到来年春分时候才归来。

按照先生的说法,他是去拯救世界了。

郑清每每闻之,虽不嗤之以鼻,却也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