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二百零五章 冲锋的女王

喇叭花里传出唐顿声嘶力竭的喊叫,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内心的震撼。

郑清紧紧抓着手中的黄铜望远镜,指节攥的发白。

他知道唐顿在震惊什么。

事实上,他的心情也同样震惊。

距离羊妖群冲击阵型数百米之外,驾驭着那头麋鹿刚刚转过一座小山头露出身影的Queen,几乎与那头野妖王同时发现了对方。

但她似乎完全没有抽出法书,召唤木桩石块藤蔓来构筑防御阵地,或者在地上勾勒阵式坚守待援的打算。

或者说,她似乎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紧迫感。

看到那头双眼猩红,形象狰狞的羊妖王后,女王只是轻巧的一跃,从麋鹿的脑袋跳到了了地上。

然后她回过头,对似乎对那头高大的‘四不像’说了句什么。

麋鹿温驯的伏低身子,用尖角蹭了蹭她的靴帮,然后一转身,像一只遇到猎狗后仓皇逃命的兔子一样,灵活的蹦跶着,眨眼间便逃之夭夭,消失在郑清的镜头中。

年轻的公费生还没来得及吐槽那头胆小的麋鹿,便看见琼女王转过身,伸了个懒腰。

阳光下的身影,是美丽的。

就像凌寒开放的梅花,令人动容。

伸过懒腰后,琼女王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红色的木簪,不紧不慢的绾了一个结实的发髻,露出一段白皙的、颀长的颈子。

然后她抽出身后背着的,那柄同样细长的太刀,在手中挽了几个刀花,抬起头,冲天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这个笑容异常真诚。

那温柔的眼神中没有夹杂一丝犹豫。

山谷间的碎石沙砾微微颤抖起来,零落生长在河谷中的几颗枯草也随之东摇西摆——这不是起风了,而是不远处那群煞气冲天的羊妖开始发起冲锋。

坚硬的蹄壳磕在结实的土地上,羊妖们低着头,露出油亮的、狰狞的犄角。

然后在头羊的带领下,它们居高临下,以一种不可抵挡的势头轰然冲了过去,眨眼间便与女巫拉近到不足百米的距离。

女王深吸了一口气,扬起太刀,轻叱一声,身子一压,仿佛离弦之箭,直冲妖群。

没有犹豫!

没有躲避!

以冲对冲!

以硬碰硬!

“冲啊!!”

“杀!!”

“砍死那群羊吧羔子!!”

小世界外,一号猎场四周的看台上,几乎同一时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红袍的九有,蓝袍的星空,黄袍的亚特拉斯,甚至包括那些白袍的阿尔法,几乎所有的年轻巫师都站起身,挥舞着拳头、旗帜,擂动重鼓,为红桃Q的琼女王加油呐喊。

年轻人,总是喜欢幻想英雄。

还有什么比挥舞着刀剑迎面冲杀一群野妖更令人感到振奋的事情呢?

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热血沸腾的气氛中保持冷静。

即便萧大博士也不行。

郑清眼角的余光明明白白的看见,萧笑挥舞着他那个厚重的笔记本,把前一排的椅背敲的咣咣作响。

但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他的失礼。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片狭小的河谷,期盼着,等待着。

所幸等待的时间非常短暂。

只是一刹那,郑清似乎感觉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眨一下眼睛,冲击的羊妖群便与琼女王撞在了一起。

没有轰轰烈烈的声响,也没有山崩地裂的动静。

仿佛一段段海浪拍打在一块坚硬的礁石上似的,溅起了一蓬蓬血花,砸碎了一片片扬起的浪花。

琼女王踮着脚尖,跳舞一般在冲锋的妖群中穿过。

手中的长刀轻巧的抹过那些羊妖脆弱的喉管。

不论是母羊妖,还是小羊妖,都随着她舞动的利刃翻滚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即便是那头野妖王,虽然用那双粗大的犄角灵活的抵挡了两个来回,但最终躲闪不及,被琼的长刀顺着缝隙,插爆了一个眼球,捅出了一蓬脑浆。

“哦!太可惜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喇叭花里,传来唐顿惋惜的声音:“不得不说,‘女王’刚刚的举动严重损害了她的战利品。虽然不太清楚猎委会在此次循环赛中具体的评分细则,但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仍旧可以判断红桃Q在这一轮狩猎中的积分已经大打折扣了……毕竟野妖王只有两只眼睛,每一颗眼球的权重都是非常高的。”

“当然,瑕不掩瑜。琼女王用一场精彩绝伦的个人秀,向在座的每一位观众展示了她的实力……让我们回过头,重新梳理一下几分钟之前那个短暂而又激烈的遭遇战!”

镜头中,红桃Q的其他四名队员姗姗来迟。

当他们赶到河谷滩地上的时候,他们的队长正拄着长刀,坐在一头死去的野妖王身上,歪着脑袋看远处波涛滚滚的大河。

郑清轻轻吐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黄铜望远镜,揉了揉酸痛的手腕。

“这样太简单了吧。”他喃喃着,语气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作为半年内多次遭遇妖魔的‘资深人士’,年轻的公费生可以非常肯定的说,刚刚那群冲锋的羊妖群,比起大明坊里那头势单力薄的野猪妖来说,单从气势而言,强了不止一倍。

但这样一个强悍的妖群,在那位秀气的女巫手中,连三五个回合都没走过。

只是一个照面,就几乎全军覆没了。

“不是太简单,而是她很强。”张季信咬着牙说道。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重新戴上了拳套,正一把一把用力捏着空气,仿佛这样能够让他宽慰一点似的。

“她是用刀的,蓝雀也是用刀!”郑清忽然想起什么,用力转过头,寻找宥罪猎队候补寻猎手的身影:“你给我们讲解一下?”

蓝袍男巫抱着长剑,坐在猎队的外围,正面无表情的盯着那片小世界。

听到队长的喊叫后,他才抬起头,犹豫片刻,说了一个字:“快。”

然后便重新恢复了那仿佛入定的状态了。

“就这??”郑清眉毛扬的老高——虽然对蓝雀的少言寡语有所心理准备,但一个字的解释还是让他有点难以释怀。

好歹说的比他的问句长一点噻!

“蓝雀说的没错。”萧笑翻开笔记本,一边做着笔记,一边补充解释道:“如果我没有看错,刚刚那位‘女王’流畅的使用了‘斩击术’……虽然没有数清楚一斩几击,但很显然她举重若轻的样子,还留了几分余地……”

“总感觉你在说武侠小说里的套路。”郑清虚着眼,世界观有点混乱:“我们是巫师好不好……能不能用‘巫师’们的术语来描述一下她刚刚的行为……”

“你没有抓住重点。”萧大博士摇摇头:“作为一支猎队的队长,你现在应吞噬小说网 tsxsw.com该思考的是,如果你遇到那么一群野妖,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应对呢?应不应该像她一样,挥舞着长刀单枪匹马挑战一群野妖?”

郑清还没来得及开口,萧笑便又补充道:“你刚刚是想问,她为什么没有在战斗中使用法书、使用咒语、或者符箓阵法吗?”

郑清连连点头。

“所以说,这就是重点……如果能够砍死那群野妖,为什么要关心用什么方法弄死的呢?就算你挖了一堆陷阱,把它们活埋,与使用束缚咒把它们勒死,又有什么区别吗?更何况,面对一群魔咒抗性很强的猎物,使用咒语真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吗?”

“不要因为学了几条咒语,就想用它们解决所有的问题。”

“这里是猎场。”博士最后总结道:“我们进去不是练习咒语……而是去猎杀妖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