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猎妖高校章节

第五十八章 ‘老生’尼古拉斯

新生们在一片叽叽喳喳的聊天时,尼古拉斯站在一旁,耐心的等候着。

就像郑清所猜测的,他并不是第一大学高年级的学生。

但不能否认,他是九有学院的老生。

尼古拉斯·格林·奥斯沃尔,第一大学九有学院一年级学生。这是他入校的第三个年头——他已经两次没有通过大一晋升的期末考试了。

九有学院的姚院长在七月底的时候,与他进行过一次坦率的交谈。

“如果第三个学年结束时,你仍旧无法更进一步,恐怕院里会重新评估你的入学资格。这不仅会影响你未来的巫师生涯,也会影响丽兹以后的入学申请。”

谈话时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尼古拉斯甚至可以轻易的想起那天姚教授到底磕过几次烟斗。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于即将到来的新学年充满了恐惧。

他并不担心自己无法成为一个正规巫师,而是担心自己的妹妹,丽兹。

尼古拉斯出生在贝塔镇北区,那里是戏法师聚集的地方。

在《巫师法典》中,戏法师被认定属于‘限制行为能力’的巫师。也就是说,巫师们承认戏法师的巫师身份,只不过对于他们的施法能力持保留态度。

因为戏法师的能力太弱小了。

大部分戏法师只能从一个空帽子里拽出一只小白兔;或者将一副扑克牌砌成一座城堡;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把一束玫瑰花变成一群小白鸽。

对于巫师而言,这种能力属于学龄前儿童的程度。

孱弱的能力甚至使他们无法胜任巫师学徒的工作:戏法师的精神在巫师实验室中非常容易受损,他们的肉身也无法承受炼金作坊的重压。

总而言之,戏法师没有办法在巫师世界中找到合适的工作。

没有合适的工作,意味着没有稳定的收入。

意味着生活的困苦。

许多戏法师曾经试图远离这种生活。但是,他们一直以来期望被认可的品质,在这时成为束缚他们的枷锁。

巫师联盟颁行的《巫师行为管理办法》,对巫师们的世俗生活做出了非常严格的限制。其中明确规定,未经允许,严禁巫师长期在白丁社会逗留、严禁巫师从事白丁职业或与白丁社会产生经济等更深层次往来。

于是,这些可怜人只能在巫盟为他们划拨的保留地里苟延残喘。

年轻力壮的,咬咬牙,去闯黑森林,做普通巫师不屑于做的采拾工作,甚至当一些黑心猎队的诱饵;年老体弱的,缩在街头巷角,耍一些小把戏,期冀有个好心人丢下几枚铜子。

对于巫师而言,他们就像蟑螂一样令人厌恶。

顽固巫师们认为,戏法师的存在降低了巫师的神秘感,让巫师与白丁之间的距离显得不那么遥远,是对魔法的亵渎;在激进巫师看来,戏法师是失败的进化者,他们甚至反对《巫师法典》对戏法师身份的认定。

以至于到了现在,对任何一个正统巫师,称呼他为‘戏法师’,就像称呼一个正常人‘白痴’‘弱智’一样,属于非常严重的冒犯行为。

尼古拉斯的母亲,玛丽·格林,就是一位戏法师。

只不过,她是一位美丽的戏法师。

无论是凡人的世界,还是巫师的世界,不论古代,还是现在。美貌从来都是一种杰出的天赋。

也许上苍觉得赋予她的美丽已经过于慷慨了,便通过其他方式收回了一点馈赠。

比如她的孩子。

尼古拉斯与丽兹,在出生后不久,便被认定为戏法师资质。

这无异于宣判他们一生的苦役。

玛丽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她不希望两个孩子重复戏法师悲惨的生命。

于是她闯入了狼人的篝火盛宴。

她成功了。

丽兹与尼古拉斯被醉醺醺的奥斯沃尔王赋予了天赋。

她也失败了。

发狂的狼人在晚宴中恶狠狠的伤害了她。

当她踉踉跄跄回到家后,鲜血已经将她全身都染红了。

“好好活下去,照顾好你妹妹。”

这是她对尼古拉斯说的最后两句话。

终其一生,这个女人都只会把一把荆棘草变成一束百合花的小戏法。

但这个勇敢的女人用她的生命,完成了一个伟大的魔法——让两个注定是戏法师的孩子,重新踏足巫师的社会。

尼古拉斯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他眨眨眼,看着面前那些青涩的新人。

曾几何时,他也站在这里,听前辈们讲述这座大厅,这座大学的故事。

现在,那些讲故事的学长们都已经毕业了,与自己一同进校的朋友们也都在实验室里忙碌着。

只有自己,还徘徊在第一大厅第一层的走廊中,承受着这个世界的恶意,为了一个学分的奖励,厚着脸皮祈求自己曾经的同学。

丽兹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她必须进第一大学。

为了母亲。

尼古拉斯喃喃着,眼神重新坚定起来。

“我们继续。”他拍着巴掌,打断新生们热烈的讨论声。

“走廊后面的墙壁上的壁画,描述了巫师的历史。那些恢弘壮观的场景、气势磅礴的画面,都是巫师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痕迹。”

郑清着迷的盯着一副画卷。

画上,一个巫师挥舞着法杖,与一头狰狞的巨兽对峙。他们身后的虚空一片黑暗,他们周身缭绕着雷火与闪电。赤红的岩浆在他们脚下翻滚,四周的空间在他们视野中扭曲。那股天翻地覆的气势,似乎要将这面画壁冲破。

尼古拉斯站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视野。

他看着面前这些年轻人,回忆着前辈们的告诫,将那些话重复给这些新人:

“你们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过度沉迷于历史。历史再怎么恢弘伟大,都是已经逝去的时间;而未来,就在你们脚下。沉迷于历史之中,很容易迷失自我。”

新人们的视线恋恋不舍的离开这些壁画。

尼古拉斯满意的点点头。

他转身,向新生们介绍第一大厅:

“环绕整座大厅第一层一共有九座大门,一座就是我们身后这个,通向外面世界的大门,剩下八座有四个是通向四个学院,四个通向四个研究所。”

“四个学院分别是九有学院、阿尔法学院、亚特拉斯学院、星空学院,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四个研究所分别是炼金研究所、天文研究所、巫药研究所、卜算研究所。当然,还有星象塔、符箓院之类的地方,也是很著名的研究机构。只不过那些地方不对低年级的学生开放。”

“九座大门在这个大厅里,但是有无数大门存在在四所tsxsw.com学院与四座研究所之中,其中的奥秘要你们自己慢慢探索。也许教学楼里有几扇门,穿过后会直接出现在第一大厅的中央;或者你每天经过的一段围墙上,出现一扇通往贝塔镇的大门。”

“但是更多的门后面只是一间教室。”

“每个门的门楣上都有自己独特的标志与记号,或者箴言,你们只要注意,是不会走错的。”

“就像九有学院‘学府’的大门,它的门楣左右对称着六个字——天行健,地势坤。只有知道这六个字所要表达的蕴意,才能跨过门槛,真正进入学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