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炼器真仙 第七十七章 威胁你又如何

第七十七章 威胁你又如何

    难道宗门不知道自己不能修炼?若是知道,就应该提前和执法堂说清楚,自己这是特例,不是不努力修炼,而是没法子修炼。

    看到徐游脸上的焦急,那青衣长老暗中摇头,心说这你可别怪我,费长老之前的确没有说过这件事,也没有说过徐游可以不受这一条门规约束,所以他们执法堂是站在理上的,况且这件事是有人指使他故意对付徐游,将徐游贬为杂役,对方来头很大,他虽是长老,但也不好得罪。

    所以只能得罪这个徐游了。

    就算徐游去找内门长老告状也没用,他们执法堂并没有做错,都是按照门规行事,所以他也是有恃无恐,算是吃定了徐游。

    徐游的确是没法子,他仔细一想就知道自己就算是去找燕蓉妃也没用,这涉及到门规,燕蓉妃就算是真传弟子也说不上话。

    问题就在于之前费长老他们忘记了这件事,若是早点说一句,说不定自己也不会有事。

    当然,徐游还想到一种可能。

    或许,费长老不是忘记,而是故意没说,因为这时候徐游突然想到一件事,他当时因为怕自己修炼不到炼气一层,所以专门研究过门规。

    由内门引荐成为外门弟子的,如果半年之内修炼不到炼气一层,就会被贬为杂役弟子,但这时候可以选择单独去完成宗门一个两星任务,若是完成,便可成为正式的外门弟子。

    这是写在门规里的条例,只不过徐游知道,一般情况下,炼气一层都不是的弟子,根本不可能单独去完成一个两星级的宗门任务。

    所以这一条特例不是面对大部分弟子的,而是面对那些天资卓越有其他手段的弟子。

    就例如徐游。

    现在的徐游实力他自认为和炼气三层的弟子也没什么差别,毕竟五倍强体加持,再加上狼印,不用术法,只用拳脚,徐游都可以将一般的炼气三层弟子打成猪头。

    更不用说,徐游还有法器,还有木傀儡。

    所以其他炼气一层甚至练气二层修士都头疼不已的二星宗门任务,在徐游这里也并非那么难。

    想到这里,徐游冲着那青衣长老道:“这位长老,门规里不是说,若是半年之内修不成炼气一层,还可以选择单独完成一个二星宗门任务……”

    青衣长老一愣。

    他自然知道这一条门规,实际上,让他来对付徐游的那人就说过,要想方设法让徐游去接一个二星宗门任务。

    只不过青衣长老毕竟还没有良心泯灭,他自然知道,请他帮忙的那人肯定会有后手,若是真的让徐游去接任务,那对方多半会死在外面。

    姓柳的那人行事作风,他是清楚的,表面上光鲜,背地里却是心狠手辣,卑鄙无耻。

    所以他没有提这件事,在他看来,徐游贬为杂役弟子,至少还能保住性命,他只是按照门规做事,不算害人。

    但现在,这个徐游居然自己提出了这件事。

    青衣长老立刻道:“徐游,你想清楚,二星宗门任务不是简单的事情,一般只有炼气二层修为的弟子才勉强能完成,你炼气一层都不是,如何能完成任务?完不成,你还是要成为杂役弟子,又何必出去冒险?”

    “那终究是还有机会。”徐游听出青衣长老的好意,不过他心意已决,内门弟子徐游没想过,但外门弟子的身份,他得保住。

    这关系到燕蓉妃期望,关系到父亲的期望,徐游不想让他们失望。

    看到徐游似乎心意已决,青衣长老心中犹豫,他实在不想害人,想了想,还是决定提点一句。

    就冲着这个徐游对自己如此恭敬的份上,别的弟子见他,都是敷衍行礼,只有这徐游是真心实意,所以青衣长老想了想,突然挥手,一股风声吹过,后面的木门立刻关闭,徐游正在纳闷,青衣长老则是小声道:“徐游,本来这话不能和你说,但你还是听我一句劝,不要接任务,你得罪了人,有人要对付你,宗门里有人护着你,有门规护着你,没人敢将你怎样,但你出去,那就不一样了,你,明白了吗?”

    青衣长老这话已经是说的非常清楚了,徐游不傻,他自然听得懂。

    就见徐游面色变了几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沉思片刻,却是嘴角上扬,露出笑容,随后很是认真的再给这位青衣长老行了一礼。

    这一礼,是谢青衣长老将这件事告诉他,否则徐游还真想不到这一点。

    虽然青衣长老没说是谁在背后使坏,但徐游多少能猜出来是谁,除了柳真元,肯定没有别人。

    毕竟徐游之前得罪的人,都没有这种能量,只有柳家的公子才有这种手段和影响力。

    不过那又怎样?

    对于徐游来说,他不想成为杂役弟子,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况且,徐游的本事,又岂是那柳真元能弄清楚的?

    徐游虽然胆子小,没什么太大的上进心,但他也不怂,前段时间夜晚那一场搏杀,也是引出了徐游内心深处的一丝血性。

    对方不来找麻烦最好,来找,徐游指定将对方打得连他娘都认不出。

    “长老,我想好了,任务一定要做,既为修士,又岂能因为威胁而止步不前?我徐游不是天才,而且现在连修炼都做不到,但修士之路,我依旧会走下去。”徐游说出一句让青衣长老目瞪口呆的话,然后告辞离开。

    按照门规,弟子若去接下任务,那么任务时限之内,之前的门规拿他没法子,谁也不能将徐游外门弟子身份剥夺。

    看到徐游恭敬离开,青衣长老目瞪口呆,嘴巴动了动,最后热血上涌,气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他愤怒,不是因为徐游,而是因为柳真元。

    他算是看出来了,和徐游比起来,那柳真元就是一坨屎,两人的修为虽然差了太多,但心境上,柳真元拍马也赶不上徐游。

    “不行,这件事我就算是得罪柳家,也绝对要保下徐游,次子心境万中无一,就算不能修炼,将来成就也必定不凡,我是寒剑门的长老,不是他柳家的家臣,凭什么要听他的?”青衣长老一脸恼怒,就要出去向上层举报这件事。

    只是他刚出门,就是一愣。

    外门,站着一个其貌不扬的老者。

    这老者穿着的衣衫和他一样,都是青衣长老袍,只不过面如石膏,毫无表情,青衣长老一看这人,立刻是眉头一皱:“颜兄,你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对面那老者面无表情,一双眼睛不带温度,不带情感,似乎在看你,又似乎不是,便听他开口道:“柳家少爷的事,不希望有人捣乱,黄伍安,你是聪明人,又何必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蹚这浑水。”

    青衣长老,也就是黄伍安眼瞳一缩,他知道眼前这老头的身份,在总门里也是挂着一个外门长老的职位,但此人却是盐城柳家的人,而且地位不低,手段也是极为强横,至少自己是没有本事和对方抗衡的。

    不过那又如何,这次黄伍安必须要保下徐游,所以笑道:“颜兄好意,黄某心领,只是这件事,我一定要做。”

    说完,就要离开。

    姓颜的老头一动不动,只是嘴皮子一动,开口道:“黄兄你一路走来,颇为不易,三十五年前,你从杂役弟子成为外门,后来历经七年,才从外门晋升内门,而后经历多少历练,这才修炼到炼气八层,因为岁数已大,所以就成了长老,你在宗门之外有家室,有子孙后代,你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他们考虑一下将来吧?”

    黄伍安脚步一顿,立刻是怒道:“你敢威胁我?”

    “你又能如何?”颜姓老者反问,这一下,黄伍安无言以对。

    是啊,人家就是威胁自己,自己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