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明鹿鼎记章节

【0662 生来就是为了出风头的人】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遮天斗天武神大主宰乡村小神医武破九荒凌天战尊极灵混沌决圣墟豪婿

游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

接下来还有宴会,礼部主办的,这又给一帮进士们互相交流感情的机会了。

宴会的地点就放在礼部衙门的大院。

各部,各家衙门一般都设有伙房。

不过,通常都比较小,这个时代还不流行中饭或者晚上在衙门吃饭,官员们都是回家吃。

不是当官的,那些办事的就更加没有资格在衙门吃饭了。

所以,衙门的伙房,主要以泡茶,准备一些点心为主,主要是为主要官员服务的。

像今天一下来了三百进士,还有别的有关衙门的官员,那就得另外从酒楼喊厨子来,还不能喊少了,三百多人近四百人,至少要十多个厨子才忙的过来。

宴会的主角这回成了状元余煌、榜眼华琪芳,还有探花郎韦宝。

其他人都是陪衬。

大家仍然按照排名座位,所以东林党、阉党、还有中立派的进士们都是交叉坐的。

这种时候就凸显出中立派学子的重要性了,因为不管是阉党进士还是东林党进士,他们都可以与之交流。

而阉党进士和东林党进士之间几乎不说话,虽然没有到大眼瞪小眼,随时会打起来的地方,反正坐在一起是挺尴尬的。

“恭喜韦大人了,刚才你出尽了风头,所有人都在看你。”吴孔嘉对韦宝道。

韦宝呵呵一笑,一点不想吃这种饭,只想早点回家。

韦宝知道吴孔嘉这又是在明捧暗贬,挑拨离间自己与同科进士们的感情,笑道:“吴大人这话不妥吧?我侥幸中了进士,已经诚惶诚恐,哪里是什么所有人的焦点?要说焦点,也是状元余大人!”

余煌赶紧道:“韦大人此言差矣,韦大人青春年少,相貌端正,多被老百姓关注,也是人之常情,我们都是半大老头,比不了。”

榜眼华琪芳也笑道:“的确是这样,韦大人不必过谦,我要是韦大人现在这个年纪,肯定要争一争风头的,不过,我家小儿子都比韦大人的年纪大了。”

韦宝一汗,有这么打比方的么?不过,他看华琪芳的神色,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所以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咱们这些人当中,肯定是韦大人最有出席的!”吴孔嘉大声道:“三十年后,咱们当中最年轻的也得七十开外了!到时候就算还没有致仕还乡,也老的干不了什么事情了,而那个时候韦大人才多大?才年过四旬,正是虎狼之年,干大事业的时候呢。”

众人听吴孔嘉说的有道理,都纷纷点头。

一来韦宝的确很年轻,又是金榜的探花郎,在场众人当中数韦宝最有前途,这是大家心里公认的。

韦宝叹口气,知道眼下得到的赞赏越多,遭来的嫉妒也越多,一个劲的拱手谦虚,除了这样,也做不了别的了。

别人来敬酒,韦宝也生怕别人认为自己端架子,一般都是与对方干杯。

好在韦宝比较圆滑,不管谁来与他喝酒,他都要与对方说上好几分钟的话。

我正在与人说话,你们总不好打断吧?

他用增加单个聊天时间的方法,减少与之喝酒的对象的数量。

搞的与韦宝喝酒都得排队等着了。

虽然是最遭人嫉妒的众矢之的,好在韦大人处理的听妥当的,给人以少年老成,成熟稳重且谦虚的感觉,并没有特别被同年们排斥。

韦大人用自己的表现,硬生生的将很有可能人际关系指数为负数的状态,拉回到了平衡状态,甚至还有一小部分东林党学子、阉党学子挺欣赏韦宝的。

中立派学子就更不消说,隐隐之中已经将韦宝当成了他们这个没有组织的群体中的重要人物,几乎所有的中立派学子都来敬过了韦宝的酒。

纵使处理的再好,一场酒席持续了两个多时辰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韦宝至少喝了超过二百杯酒。

虽然大家用的杯子很小,酒的度数也很低。

可是二百多杯酒,至少折合20度的白酒三斤是有的,换算成60度的烈酒,一斤多啊!

虽然韦宝平时也喝酒,不是滴酒不沾的人,可猛然喝这么多,还是吃不消。

要不是中途到毛司用手抠的吐过一次,此时早就支撑不住了。

“我们让韦大人说几句话吧?”吴孔嘉见韦宝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忽然大声道。

众进士们都看出来吴孔嘉的用心,又在挑拨,要引起大家对韦宝的嫉妒,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其中也包括很多阉党进士。

大家嫉妒的是韦宝的年纪和探花郎的名次。

对韦宝这个人,大都感觉挺好的。

都觉得没有必要这么针对韦宝。

其实吴孔嘉变相的也等于帮了韦宝的大忙,倘若今天不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韦宝,不会让韦宝得到这么多表现的机会,也不容易将负数的人际关系指数扳回到正数,就算是略微的正数,正数也肯定比负数好。

“我说什么啊?怎么样也轮不到我说什么吧?”韦宝几乎要撑不住了,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醉醺醺道:“要说你自己说吧!”

“韦大人喝了不少酒!算了吧?让他说什么啊?”一名东林系的进士看不过眼,怼了过去。

吴三辅与韦宝隔了好几张桌子,今天他没有过来找韦宝说话,主要因为太亲昵了,回去随时可以说话,没有必要在这里再增加韦宝饮酒的负担。

这个时候该吴三辅说话了,他是在场众人中唯一与韦宝是朋友的人。

“韦大人既然已经喝多了,还要韦大人说什么啊?”吴三辅高声道。

“你们这就不对了,今日是韦大人金榜题名的大好日子,韦大人又是我们在场众人当中最年轻有为的,你们难道有谁觉得比得上韦大人吗?”吴孔嘉大声道。

吴孔嘉这样说,大家还真不好说什么。

再说话就是自认为比韦宝强啊。

“没有人有意见了吧?所以该韦大人代表咱们大家伙说几句啊?韦大人不是诗词天下第一吗?让韦大人做首诗助助兴也是好的吧?”吴孔嘉一脸温暖表情,“我这是好意,又不是灌韦大人饮酒,你们说是不是?”

听吴孔嘉这么说,众人更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谁都看得出来,你这是给韦大人出风头的机会吗?你这是想让喝多了的韦大人多说话,说错话,最好酒后失言,找机会整治韦大人吧?

大家都盯着韦宝,只等韦宝再出言拒绝,好再帮韦宝说话。

韦宝是真的喝多了,坐都坐不稳了,不过,神志还算清楚,扶着椅子,半天站不起来,索性坐着道:‘我真的站不起来了啊!’

众人一起哈哈大笑,大都是善意的笑,都说韦大人坐着就好。

好半天大家的笑声散去。

韦宝才接着道:‘真的喝多了,既然吴大人非要逼我说话,我就多说一句~!不过,说完得让我提前走,大家不会怪我失礼吧?’

“不会不会。”

众进士们纷纷道,今天并没有高官在场,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也都是中低阶官员,气氛还是挺轻松的。

吴孔嘉见韦宝说话都口齿不清,一个劲的大舌头,暗暗得意自己的计划得逞了,等着挑韦宝话中的毛病!最好韦宝能说出有关朝廷的话,好弄韦宝一个罪名。

“那好,我来一句给大家助助兴,我才疏学浅,大家不要笑话。”韦宝说罢,也不做作,真的来了一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以后咱们都是朝廷的人,都是陛下的人,这句话,与诸君共勉吧?”

众进士见韦宝在醉成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说出一句挺有水准,既朗朗上口,又让人值得玩味一会儿的话,都不由自主的鼓掌叫好起来。

就这样,韦宝韦大人除了一首李鸿章的《入都》,又多了一句可以供流传的话。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这的确是一句很不错的句子,只是,大明朝还没有这种风格句式啊。

韦总裁在不经意间,还为大明诗坛新开辟了一个流派。

为推动白话文成为官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也就是韦宝这种新近的科举偶像派了,换成旁人,这种句子真的会被人诟病说没有学问的啊。

可人家韦大人是进士出身,还是探花郎,探花郎都没有学问的话,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有学问?

场上的沉闷气氛一下被引燃,众人叫好之后,纷纷议论韦大人的新句子,讨论的很热烈。

这下让吴孔嘉差点没有气的晕过去,本来是想让韦宝出丑,最好还因为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获罪啥的。

谁知道,韦大人他在大醉之下都这么能出风头啊?

这韦大人莫不是天生就是为了出风头而生的吧?

没有人去管吴孔嘉咋想的。

惹得吴孔嘉一个人自斟自饮,好不落寞。

本来他今天应该是探花郎,应该享受韦宝正在享受的一切的啊。

吴三辅是同进士出身,属于陪坐的那类人,但吴三辅天生就很会应酬,在哪里都能弄到一大堆朋友。

他一方面看见没有人提前走,另一方面他是喜欢热闹的人,若不是韦宝醉成这样,吴三辅真的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舍不得走。

关键时候,吴三辅还是收了收继续饮酒吹牛的心,与同桌的一圈进士告个假,然后过去带韦宝先走。

吴三辅还是很有风度的,又帮真的已经说话都说不利索了的韦宝向韦宝这桌的进士们告个假。

除了吴孔嘉还说韦大人并没有醉,这个时候走太扫兴了,不给在场人面子这种话。

其他韦宝这桌的进士都很通情达理,纷纷赞同吴三辅带韦宝先走。

礼部和鸿胪寺几名负责现场安排的官员也过来关心,也赞同韦宝和吴三辅先走。

吴三辅这才带韦宝离开。

“小宝啊,喝这么多啊,你不会说喝不了了吗?”吴三辅一边扶着韦宝往外走,一边道。

韦宝已经无法回应了,走过一个弯角,扶着墙就哇哇大吐,差点没有把胃部吐出来。

吴三辅一边帮韦宝拍背,一边又好气又好笑:“没事,没事,吐出来就没事了。”

韦宝吐了快两分钟才停下来,吐到最后都是酸水,鼻子嘴巴喉咙,都难受的要死,好像到处都被酸水灌满了。

好在吴三辅挺有经验的,让韦宝先扶着墙,他去找礼部的差役要了一桶水,弄了一块布巾回来。

韦宝此时已经坐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幸好尚存的一点神志让韦宝没有坐在自己吐的那摊污秽当中,并没有搞脏新衣服。

“我的天,这是醉成啥样了?”吴三辅赶紧过去扶着韦宝站起来。

韦宝自己根本不能动弹了,没有意识了。

吴三辅好在比韦宝个子大,不至于拉不动韦宝。

吴三辅先舀了瓢水让韦宝漱口。

“漱口的,都吐了,别喝生水!”吴三辅一个劲对韦宝道。

韦宝潜意识的漱口,不过,有一小半都吞进肚里了,喝酒之后特别口渴,喝下去之后,又惹得反胃,吐了许多酸水出来。

等韦宝吐完,吴三辅又为韦宝漱口,等到韦宝没有东西吐了,口腔清新了一点,吴三辅再为韦宝赶紧擦了把脸,这才完成一套急救工序。

不过,吴三辅也累的够呛了,实在扶不动了韦宝,这是礼部衙门,又不方便从外面叫人进来,只得再折返回去,请礼部一名负责宴席安排的官员叫两个差役帮着一起将韦宝扶出去。

本来吴三辅以为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将韦宝弄出去的呢。

就这样,两名礼部的差役,一边一个架着韦宝出了礼部。

幸好吴三辅给韦宝紧急处理了一下,韦宝身上并没有怎么脏,英俊的面容也保持的还行,并没有如何丢脸。

否则礼部大门口,不但有守门的兵丁,还有一众进士的家人在等待呢,上千人看见探花郎醉的肮脏,这不丢脸吗?

范大脑袋看见吴三辅和韦宝出来,又看见韦总裁似乎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赶紧带人上去迎接。

“喝了这么多啊?我还是头回见公子喝成这样呢?没什么事情吧?”范大脑袋不安的问吴三辅。

吴三辅也累的够呛,有气无力道:‘我在呢,能让你们公子有事么?回头我妹子不得杀了我啊?’

范大脑袋赶紧指挥人将自己家公子弄上马车,弄回府邸。

吴雪霞、王秋雅和贞明公主还在等着韦宝回家呢,见韦宝喝成了这幅不省人事的模样,三女都心疼的要命。

“怎么喝这么多啊、你也不知道帮忙挡酒么?”吴雪霞不由的埋怨吴三辅,“你没有喝多吧?”

“我喝多了吗?我再喝一个时辰也不会多。”吴三辅往太师椅上一坐,“小宝现在多牛啊?他是探花郎啊,我跟他又不在同一张桌吃饭,我怎么帮他挡酒?而且,所有人都像是众星捧月一样过去给他敬酒,我总不能从我的桌子,跑到他的桌子去帮他挡酒吧?不得被人说死啊?不过,你们放心,今天小宝出尽了风头,一点没有丢人。他直到走之前,都还能自己走的,是快出礼部的时候才不行的,并没有在宴席上出丑。”

吴雪霞这才放心下来,又询问宴席过程。

吴三辅喝了酒,谈兴正浓,急忙发挥口才,将宴席的过程说了一番,尤其加重了吴孔嘉要害韦宝的过程。

吴三辅的记性也不错,还把韦宝那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背诵了一遍。

“怎么样?小宝有才华吧?喝醉了都能作诗,就是这诗有点古怪,不对仗工整啊。不过,我喜欢,不少进士也都喜欢这句。”吴三辅笑道:“大家还说等韦宝睡醒了,把整首诗补齐呢。”

吴雪霞倒是没有在意韦宝作诗的功夫,以前韦宝也写过诗送给她的,她很在意那个吴孔嘉害韦宝的事情,“那个吴孔嘉有病吗?公子才来京城,要说与晋商有点过节,也都过去了,关那个吴孔嘉什么事情?他与晋商的人有交情么、”

“不是,吴孔嘉好像是魏忠贤的人!之前这人还帮王家整治熊家呢,我跟你说过的啊。现在韦宝又抢了他的探花郎,两件事情合在一起,他能不恨韦宝吗?”吴三辅道。

“原来是这样,那以后可得让公子小心这个人!”吴雪霞点头道。

“放心吧,你这位公子啊,了毛比猴子还精明,不用担心,他自己自然知道提防吴孔嘉。而且,小宝他喝醉了都能作诗,都还能保持清醒,还要担心啥啊?官场上,最重要是酒量好!”吴三辅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吴雪霞、王秋雅和贞明公主都被吴三辅给逗乐了。

“哥,你还没有当官吧?就开始官场官场的,好像你已经做了多少年官一样?”吴雪霞取笑道:“官场上不光是酒量重要吧?”

“其他也重要啊,但酒量最重要!”吴三辅很笃定的道:“你想,不能喝酒,怎么交朋友?不会交朋友,怎么办事啊?官场就靠朋友嘛。”

“嗯,要是没本事,光会喝酒就行,那都找酒量大的人去做官了!”吴雪霞道。

“光酒量大怎么够?他们有本事考中进士么?”吴三辅得意的翘起二郎腿,还拼命的晃动。

“不跟你说了,我们服侍公子去歇着了,你这些官场经验,等明天爹爹来了,你对爹爹说吧。”吴雪霞又笑道。

“啊?爹要来京城了?”吴三辅立马将脚放了下来,仿佛吴襄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一般。

“嗯,还不是为了你能弄个好位置吧?你怕什么啊?爹这回肯定不会说你,你为吴家光宗耀祖了,搞不好爹爹还会奖赏你一番哩。”吴雪霞笑道,“爹说了,给你在京城物色一套大宅子!”

吴三辅哦了一声,摸了摸嘴巴,“还得让爹多给我银子!应酬总是要银子的嘛。”

“呵呵,你明天就能见着爹了,你自己问他要呗。”吴雪霞笑了笑,和众人一起走了。韦宝被几名侍女合力扶着去沐浴。

“我肯定得要啊,终于有名正言顺要银子的一天了!”吴三辅往太师椅后面一靠,心里美滋滋的。

次日,韦宝睡到了大中午方才醒过来。

醒了以后,还是头疼的要命,昨天的事情,他已经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此时吴襄已经到了,正由吴三辅和吴雪霞陪着在前厅喝茶。

不但吴襄来了,吴襄还将吴三凤和吴三桂也都带来了京城,说是要沾一沾吴三辅的喜气。

相邻小说:重生逆袭:盛宠仙妻穿越到现代大唐赘入豪门网游之最强召唤师血日雄途流星武神聚势1977长啸九州阴阳对我说无界超级丧尸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