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修真大劫主章节

第三百一十六章 胆大包天(五更)

“方原敬上天来城道德高士金老太君:蒙赐深恩,得委重任,解秘境之忧,护金氏之宝。吾奉师命而来,心城意至,不辞劳死。闯紫海,屠贼獠,总不负所托也!人贵有信,吾一介散修,着落无依,尚知守诺行事,前辈坐拥仙城,神通莫测,更该敬畏天道,守诺而行,如若不然,后恐誓言成真,天雷击体,肉骨成灰,今恐金氏没落,儿孙遭劫,秘境堪忧矣……”

“前之龌龊不提,今之诚言相奉,切勿一错再错,如有差池,勿谓言之不预也!”

看罢了玉简之言,金老太君脸色大变,重重一掌,将玉案拍成了碎片。

老脸之上,一层层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沉喝声响彻四域:“小儿猖狂,胆敢欺我?”

四下左右,见老太君大发雷霆,心下皆是大惊。

如今天来城金氏一脉的秘境开启,已有四日,而守在了秘境之外的各大仙门、世家长老,以及仙盟的巡查使,还有金家的诸位老祖,都还在耐心的等候,静观这一场秘境之变!

按着以前的经验而论,这些进入了秘境的诸家子弟,少说也得四五天之后,才会有人出来,而且前面出来的,一般都是实力不足,自忖在秘境里拿不到什么好东西了,又或是在与人争斗的过程中受了重伤,无法自己化解,急急的逃了出来求师长们救治的人……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居然这么早便有人出来了。

而且出来的,还是一位金家的族人。

他从秘境之门里跳了出来之后,便一脸的悲愤,急向金老太君奔去,双手奉上了玉简。

然后就众人便看到了金老太君失态的一幕。

“出了什么事?”

周围寂寂无声,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这位天来城老祖一样的人物,有多长时间没发过这等火了?

“老太君且息怒,不知秘境之中,出了何事?”

那位仙盟的巡查使慢慢的站了起来,遥遥向着金老太君拱了拱手。

而金老太君居然不理他,只是气的手掌发抖,她将玉简里面的话看了好几遍,才忽然间挥手,在她的玉案周围,布下了一片领域,将她与那个金氏族人都罩在了里面,而后才恶狠狠的看着他,狠声道:“告诉我,他为什么还活着,怎么就有胆量来给老身下战书了?”

那金氏族人欲哭无泪,哀声道:“那个姓方的,他……他忽然发难,提前动手,金家一路小辈被他杀的片甲不留,死的死,囚的囚,只留我一个,出来给老祖宗送信……”

“五路高手啊,还有那么多的法宝……”

就连那金老太君脸上,也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厉喝道:“金甲是金家打小养起的奴才,修为精深,处事干练,老身让他统路五路,他……他究竟是什么做事的?”

那金氏族人哀声道:“金甲师叔是第一个死的,被那姓方一个照面便杀了!”

金老太君心间怒火熊熊燃烧:“金玄相呢,他铜身铁骨,雪儿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金氏族人哭道:“玄相师兄被那天道筑基的仆人一刀劈了……”

金老太君更是憋了一口气:“井环呢,他可是个老人,更何况还有铁门盾在手……”

那金氏族人哭道:“井先生被那天道筑基,隔着盾牌,一拳震死了……”

金老太君已然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徐徐开口:“金雨金风两兄弟呢?”

那金氏族人伏地大哭起来:“老祖宗,五路高手,一个未剩,统统被他斩了啊……”

“统统斩了……”

金老太君缓缓闭上了眼睛,口中只是重复着:“统统斩了……”

半晌之后,她才忽然睁开了双眼,眼底杀气横生:“废物!全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都是废物!这么多人,这么多的安排,连前前后后该做什么都告诉了你们,把家里排得上号的法宝都赐给了你们,结果还是不行,居然被一个人便统统斩了……废物!我们金家怎么养了你们这群废物?”

“我们……”

那金家族人瑟瑟发抖,在金老太君的怒火面前,双腿都已软了。

可是,他又能说什么?

事实上,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愿接受那个结果……

“切勿一错再错……哈哈,一错再错……”

金老太君怒喝之后,已不再理这个族人,反而拿着玉简,又一字一句的看了一遍,到了最后时,怒火已然腾腾的压制不住,森然看着那位金氏族人,低声道:“这小儿就当真如此凶狂,以为老身治不了他,还专门的寄了玉简过来,警告老身吗?他难道就真个觉得,我们金家金丹以下,就再也没有人能治住得他?难道他就想一辈子都躲在秘境之中不成?”

那位族人面对着老太君的询问,一脸悲愤,却回答不出来。

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啊……

他们也无数次的想过这个问题,那天道筑基如此凶狂,居然敢在秘境之中,对金家人大开杀戒,甚至还将所有人都扣了下来,要胁老太君将那最后一卷雷法还给他……

……他难道就不知道,他早晚是要离开秘境的?

天道筑基,又怎会做事如此顾前不顾后的?

“老祖宗,关键是……如今该怎么办啊?”

那位族人积攒了半天的勇气,终于还是将这一句话问了出来。

“怎么办?”

而金老太君则森然冷笑了起来:“你难道还想让老身向这小儿低头不成?”

那金氏族人忙低下了头去,伏在地上,一声不敢吭。

“既然他敢做出这等事,难道我金家就没有陪他到底的魄力?”

金老太君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手掌一翻,身边已然现出了一片虚影,看不真切是何等所在,但里面却有一道虚影时时流转,左右移动,而金老太君在看到了那一道虚影时,也像是微微松了口气,低声沉吟着道:“好在,我那宝贝毕竟还是活了下来,还是有希望的……”

……

……

“那秘境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而此时的外界,众人见金老太君居然将她所在的区域封了起来,不让外人听到她与那族人的对话,心里顿时起了无尽的猜测。而且他们虽然听不见金老太君说的话,但却是可以看到那一层蒙蒙雾气里面,金老太君的满面怒气,这就更使得他们心下狐疑,纷纷猜测了。

有人忍不住想:“难道是秘境里的异宝都被人夺了?”

“便是异宝被夺,金老太君也不该如此大失风度吧?”

另有人道:“更何况,金家不是请了一位天道筑基来坐镇么?有那样一位高手在,金家再如何,总还是可以将大部分的异宝纳入自己手中的,分明稳操胜劵,又能出什么事?”

“呵呵,对啊……”

有人听了这话,已忍不住冷笑了起来,道:“金家看起来大方,但好容易打开了秘境,却又特意安排了一位天道筑基进去和我们门下的孩子们争夺,这是一方大世家该有的样子么?怎么着,现在又出了意外,难道是那位天道筑基不中用,没达到她们的要求不成?”

种种猜测议论里,忽然间气氛一凝。

却见在这时候,那金老太君已然拂袖收了那一片领域,阴着一张脸站起了身来。

“老祖宗,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老太君,若秘境有事,还请直言相告……”

一时间,所有人都住了口,倒是有不少德高望重之人,纷纷起身询问。

“让诸位见笑了……”

而金老太君,则是沉默不言的打量了周围人一眼,才缓缓叹道:“是我金家识错了人,此前老身为解秘境之患,着我一位晚辈入秘境坐镇,本是信得过他,但没想到,此人狼子野心,见利忘义,在秘境之中,见到了诸般异宝,却狂性大发,暴起出手,如今,我金氏一脉族人近百,都已经被此人屠戮一空,他正于秘境之中,着人传信,威胁老身来着……”

“什么?”

听得金老太君一番话,所有人都无异于听到了天方夜谭。

“那天道筑基居然反了金家?”

“这又怎么可能,难道那个天道筑基不准备出来了?”

“此事没这么简单吧?”

周围无数人都是目光狐疑,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们又不是傻子,哪有这么轻易便被糊弄过去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