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修真大劫主章节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剑耀雪原

“你这人……”

那红鸾速度快的可怕,双翅于空中一绞,便化作一道红光,几乎撞到了那片剑阵之上。

那些洗剑池弟子见状,皆是大吃了一惊,完全想不明白方原为何会如此粗暴的冲阵,心里也因此更加确定了他去见邪剑修是有某些见不得光的原因,只见那红鸾来的极快,来不及细想,便是一声暴喝,八十一位黑袍剑徒推动了封天剑阵,而上首九位白袍,则急急冲向了剑阵上空的九个方向,一身剑意霎那间摧动了极致,不过转眼之前,便有剑意冲宵而起!

轰隆隆……

可怖剑气袭卷周围十几里地,将偌大一片虚空都铺满了,肉眼可见道道细密而可怖的剑气,犹如洪潮,又似凶兽,自半空里狠狠卷将了下来,几乎要将这红鸾一口吞下。

“要直接动手了吗?”

巫雪山附近,并不只有洗剑池弟子,还有无数的雪原修士远远的观战。

早在方原已经离开雪原最深处的消息泄露了出来时,便已动了无数雪原修士的关注。

毕竟在这十年时间里,方原独坐剑庐,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但事实上,这雪原却从未有一日忘却他,承天剑道,中州道统、世家,不知多少人恨他恨的要死,据传暗中对他人头的价格已经高到了一个吓人的程度,一众雪原修士,自然也心里痒痒,想发这大财。

只是方原身在雪原深处,寒天冰地,却是没有人可以提起这么大的魄力进入第九道雪线之后去找他,况且洗剑池在这十年里,也一直有白袍弟子出没于雪原,因着他们态度不明,也在某种程度上威慑住了雪原众修,只敢在外围翘首以待,却一直无人敢进去找他。

而如今,方原终于出来了,众雪原修士又怎么会不动心?

因着方原出来的太快,洗剑池弟子也无法在第六道,或是第五道雪线附近拦他,只能紧急召集了所有人,在这第三道雪线附近布下剑阵严阵以待,众雪原修士的反应,比洗剑池还慢了一些,这时候,便也只能急急的赶到第三道雪线这边来,看还有没有什么机会!

只可惜的是,就算赶来了这里,却也被洗剑池抢先了。

这十年里,洗剑池是最有实力进入雪原深处去追杀这位六道魁首的,但是却一直没去,暗中还有人猜测这六道魁首是不是与洗剑池化解了矛盾呢,没想到如今还是正面对上了!

“万一死在了洗剑池剑阵之中,我们岂不是白落一场空?”

众雪原修士焦急的看着空中一幕,心间深恨洗剑池的霸道与强势。

……

……

众修想的再多,也只一瞬之间。

巫雪山上,一众洗剑池弟子摧动大阵,剑意可怖,铺天盖地,似乎可以绞碎一切。

而这,正是洗剑池十大剑阵之一的封天!

剑阵一动,封天锁地,蝇虫不能过之!

虽然如今洗剑池布守在了这里,拦着方原的,至高不过是白袍弟子,毕竟以方原的身份,还不值得元婴剑仙专为了他一个人便放弃了一切事,专为了等他便枯守若许年,但这毕竟是九位白袍,八十一位黑袍,九位白袍化作剑阵核心,八十一位黑袍又化作大阵主体。

这等大阵布下之后,那当真是威势惊天。

他们此前说的话,分明不是假的,此剑阵一出,元婴剑仙亦能拦下。

“该试剑了……”

而迎着那一片剑云,方原却显得异常冷静,面无表情,低头凝思,倒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一般,距离剑阵已经如此之近,他甚至都没有试图去拔剑,周身也是干干净净,一丝剑气也无,就连那些洗剑池弟子都有些诧异了,还以为他是要直冲剑阵,过来寻死了……

可也就在他迎上了那一片剑阵,甚至受到了剑意影响之时,他忽然间抬起了头来。

“咻!”

没有什么神通术法,也没有什么剑指剑诀,甚至仍然都没有拔剑。

他只是这么抬起了头来,目光微凝。

然后便在这一霎,他整个人的肉身,似乎都变得虚幻了起来,像是不真实,消失在了这一片世界,只有一道剑光,自他眉心生出,于空中一顿,散发出了一抹耀眼的光芒。

这一霎那间,虚空静寂无声,似乎风雪,天地,都消失了。

似乎在这一霎那间,所有真实的都变成了假的,反倒那一道虚幻剑光,成为了真实的。

这一刻,似乎所有人的神魂都为之一滞,眼前一切都模糊了。

惟一清晰的,便只有那一剑!

这一剑简单到了极致。

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什么玄妙,甚至显得很慢。

但就是这么慢的一道剑光,却在出现于虚空之中的一霎间,便斩到了剑云之前。

铮!铮!铮!

剑光与剑云相触,发出了一种让人牙酸神冷的声音。

封天剑阵便犹如一片云,铺天盖地,封锁一切,与其相比,这一道剑光实在不成比例,但也就在这道剑光接触到了剑云的一霎那间,便将那一片剑云挤出了一个凹槽,只是看起来缓慢,实则只是弹指间的功夫,那个凹槽便已破裂,那道剑光直接从剑云之中穿了过去。

“咻……”

如切豆腐,毫无滞碍,直直的穿过了整片剑阵,然后飞向了后面的虚空。

唰!

剑光消失于无形,而那一团剑云则凝滞在了虚空之中。

大阵运转的声音,剑气激荡的声音,甚至还包括一些洗剑池弟子于剑阵之中的怒吼声。

都消失了!

天地一片寂静!

再下一刻,那一团凝滞在了半空之中,一动也不动的剑阵,忽然间从中间分成了两半,便如巨大的船只,从中间断开,向着两侧倾斜,而在倾斜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又忽然间节节爆节,无数的黑影白袍,断剑碎光,挟着难以形容的呼啸声向着四面八方激射了过去。

那种情景,直犹如一团大雾散开,只留了空荡荡的虚空。

第三道雪线周围所有人的神魂都像是被斩掉了半截。

tsxsw.com 而在这一刻,方原则仍是面无表情,转过了头去,向着一处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里望了一眼,然后便驾御了座下红鸾,直直的向前飞了出去,眨眼之间,消失在了天际。

走的干脆利落,只留一地狼藉。

“怎么回事?”

“他刚刚用的什么剑?”

“这是妖法吗?”

直到方原已经过去了,那一众雪原修士才反应了过来,便像是刚刚从噩梦里惊醒,神魂刚刚回到了肉身之中,这才意识到洗剑池封天剑阵已破,一个个又惊又恐,居然想不起刚才是如何被方原破掉了剑阵的,再努力回想,也只能想到刚那一道亮到了耀亮雪原的剑光。

“那个人……那个六道魁首,是他破了我们的剑阵吗?”

“怎么可能……那一剑,那究竟是什么剑?”

更为惊恐的,则是洗剑池众弟子,他们大阵被破,跌于四方,倒是发现自己没有受伤,但也不知怎么的,一个个居然都觉得手脚发软,心间剑意,一时完全无法凝聚起来。

这种感觉,却比封天剑阵被破的感觉都更让人惊恐。

那是什么剑,居然可以震散我们的剑意?

“……”

“……”

而在下方一片混乱与糊涂之时,就在巫雪之上,不远处的虚空里,正是方原临走之前看了一眼的方向,却正立着两位气机淡然的老修,其中一位,身穿蓝袍,头顶之上束着紫冠,手里握着一柄青铜色的云纹长剑,望着方原离去的方向,不作一声,眼神似有些低沉。

“顾老友,你让我来,就是为了看这个孩子?”

而在这紫冠老者旁边,还立着一位身穿卦衣的老者,看起来十分苍老,用老态龙钟来形容他都似乎显得太年青了,须发都白的隐隐发亮,但一开口说话时,却可以看到一口完整而洁白的牙齿,他眯着眼睛,也看向了方原离开的方向,呵呵一笑,声音显得平和而清楚。

“本来我担心自己看不真切,所以才让你看一眼!”

那位束着紫冠的老者淡淡开口,道:“不过见到了这一剑,便觉得让你来是多余了!”

“呵呵,后悔了吧?”

那白发老者笑道:“大概也没想到,自那位剑痴之后,才不过三百年,便又再现了一位走上那条剑道的人吧?你们修剑心,人家修心剑,你们以万物为剑,人家剑斩万物,呵呵,这可是天生的对头,虽说有些想当然了,但也自有他的路数,将来之事不难猜,倘若此子还能在剑道上继续走下去的话,洗剑池这统领天下剑修的超然地位,怕是难保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显得有些开心了起来,促狭笑道:“若是没叫老夫过来,你为了保住洗剑池的地位,还可以一剑将此小儿杀了,斩草除根,但偏偏我也看到了,便不方便了!”

“你这老货休要弄嘴!”

那紫冠老者被调侃了,也不动怒,只是淡淡道:“他们这条剑道,其实仍是死路,逆世而行,终究还会走到绝路之上,若在平安之世,仅凭他们这理念,便可以称之为邪剑,绝剑,但如今毕竟大劫将至,洗剑池没有这么小气,不会为了理念之争,便毁了一道仙苗!”

白发老者笑眯眯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紫冠老者过了一会,才又淡淡道:“就算为了剑道之争要杀他,也得过了大劫之后!”

白发老者笑了起来,道:“这才是实话,走吧,我们也该往南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