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修真大劫主章节

第九百二十章 惟一有意义的事

周围众修听到了吕心瑶的话,眼神皆古怪了起来。

既有疑惑,也有些许的期待!

天外天之强,强在了无论是帝虚还是方原,都没有什么办法,而且在他们的推衍之中,他们就算搬来了整个天元,怕是也拿他们没有办法,这天外天的人无比固执,也可以说是想的非常明白,他们除了活下去,已接近无欲无求,所以他们只想守在天外天,活得一日算一日,在这种情况下,天元除了自己苦苦挣扎之外,根本没有能奈何得了他们的方法!

但在这种情况下,吕心瑶倒忽然表现的很不在意?

而迎着这所有的目光,吕心瑶只是轻轻笑了笑,道:“你相信他们那一套,以为避门不出,不与外界打交道便无懈可击?以为推行所谓教化,让人知足守礼就无懈可击?”

脸上讥诮之意欲浓,冷笑道:“笑话!”

“人心有缺,有人心便有破绽,这与教化不教化没有关系!”

在众人皆有些愕然的目光里,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冷冷的开口:

“如果,这世界无法从外面打破,那从里面呢?”

“如果,外人奈何不得他们,那么他们自己呢?”

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诡异,更有些森然。

听到了她的话,所有人心里都微微起了一丝波动,仿佛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过了片刻,方原才忽然间反应了过来,神色变得无比凝重,他坐直了身体,心底飞快的闪过了在无忧天的一幕一幕,渐有了猜测,认真的看着吕心瑶,道:“你刚才是不是已经做了什么?”

周围人都有些难以理解。

刚才进入了无忧天之后,他们便得到了盛情款待,而说是款待,其实也是一种监视,无数天外天的大修士盯着他们,寸步不离,这也就使得,他们完全没有机会离开他们的视线,当然也就不可能去做什么,但如今,方原却说吕心瑶已经做了什么,那究竟是……

吕心瑶听了方原的话,则笑的有些阴暗与开心,她轻轻抚了一把自己的银发,神情慵懒而得意,纤细的手指,轻轻在自己嘴边的胭脂上面抹过,低笑道:“当然做过了!”

看着她这让人熟悉的动作,方原双目微凝,道:“谁?”

吕心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谁最合适呢?”

方原沉默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复杂。

他刚才想尽了一切办法,惟独没有想起吕心瑶来。

他如今,看到了吕心瑶抹过胭脂的动作,才忽然间想起了她的神通,那种诡异无比,操控人心于无形之间,歹毒而又邪恶,让人绝望,但又心甘情愿奔向绝望的神通。

脑海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人影,那是一张又一张在仙台之上接触过他们这些人的脸,心里飞快的推敲着究竟是谁,直觉谁都有可能,但很快又一个个否决,吕心瑶的神通,诡计莫测,但也并非无敌,在那等紧张的环境里,她想悄无声息的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操控一个大修行者,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说有人可以被她在让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种下自己的神识种子,那就……

……方原心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生得乖巧漂亮,眼睛大大,心地柔软善良的小姑娘!

她因为看到自己受伤,双手捧着一颗灵果献给自己!

……

……

方原目光微缩,冷冷看向了吕心瑶。

吕心瑶知道方原猜到了,脸上露出了讥诮笑容:“你觉得心疼了?”

身形如蛇,有些慵懒的扭动了一下,看着方原道:“还是你又一次把我当成了坏人,决定要杀了我,以免我留在这世上害人了?”

方原缓缓吐息。

在这一霎间,他确实心里有些不忍。

那个女孩如此善良,如此单纯,而遭受了吕心瑶的神通之后,结果一定万分悲惨。

但他那一抹不忍,只是在心间盘桓了数息时间,便被他以强大的心志压了下去,过了许久,他脸色平静,看向了吕心瑶,缓缓道:“我确实感觉有些不忍,但你做的是对的!”

心间缓缓平静了下来,他认真的看着吕心瑶,道:“所以我不仅不会阻止你,还会全力配合你,如果说这是一局棋的话,你现在已经掌握了一颗天外天的棋子,有了一颗棋子,也就有了一线生机,我会尽全力帮着你走下去,不知你知不知道,我下棋挺厉害的……”

说出了这番话时,方原的声音里已经只有冷静了。

吕心瑶微愕,然后笑得更为甜美了。

方原只是平静的看着她,的确没有露出任何不忍之意。

那个小女孩,的确让人心疼,对她而言,吕心瑶的做法,极其邪恶。

但如今,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事情。

在天元的生死存亡之前,自己没有资格对此评判什么。

如今,他只能以强大的心志,剔除那些负面的情绪,以纯粹的理智来处理这些事,于是他心里飞快的转过了许多的念头,最后认真看向了吕心瑶,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问题,问的不是吕心瑶的手法,而是问她出手的理由。

吕心瑶如今已经不再是人,她的生命都经过了转化,天元若是被大劫覆灭,那么方原或是天元无尽的生灵,还有背负着无尽压力的白猫、蛟龙、洛飞灵,都有理由绝望,伤心,惟独吕心瑶没有,她就算是在大劫降临之后的世界中,一样可以活下去,没准活的更好。

而她如今在天外天留下了这一手,却是冒了极大的险。

倘若被三位天主发现了她的存在,那三位天主出手抹杀她,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所以方原有些不解,他要问个清楚。

“没有为什么,这件事确实对我没有什么好处!”

吕心瑶淡淡的笑了起来,道:“但我是坏人啊,你不是一直把我当坏人么,坏人做事,除了争夺利益之外,还要看心情,就像和你过不去,我有什么好处呢,只是心情不爽而已!”

她轻轻抬手,弹着自己的指甲,淡淡道:“天外天让我心情不好了,这就是道理!”

方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他沉默了很长时间。

而吕心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冷淡开口,道:“你之前总是表现出一副什么都可以做到的样子,什么都无挂于心,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一次,看到你绝望的模样,我倒第一次心软了,所以我会帮你做到这件事,十年之内,天外天必乱,到了那时候,我只希望你的实力可以一如既往的提升,有足够的力量抓住这个机会吧,莫要白白浪费了我的一番辛苦!”

“保护好我的本命法宝,毕竟我可是在为天元做事!”

说着话时,她已缓缓飘起在了半空,身形都已变得有些透明,目光看向了方原,笑容异常的骄傲,低低的笑着:“谁能想到呢,最终的天元,倒是我这么一个魔头救了的……”

说罢了这句话时,她的身形,已如清烟,缓缓蒸发。

到了最后,只有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从空中坠落,散在了法舟之上。

而她的身体,已完全消失不见。

在那黑色斗篷之中,只有一面古旧的铜镜,散发着诡异的气机。

方原知道,吕心瑶已经是另外一种生命形式,她的神通诡异难言,其实早就在无忧天的时候,她便已经将自己留在了里面,留在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上,跟着自己出来的,只是一个蒙蔽自己这些人,也蒙蔽天外天的壳躯而已,这,才是她所做的事情里,最可怕地方。

他慢慢站起了身来,缓缓看向了前方。

周围黑暗魔息滚滚,一刻不停,向着周围漫延,似要吞噬一切。

他忽然想到,黑暗魔息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想侵蚀天外天,但因着六道轮回大阵的存在,却一直没有成功,可如今,吕心瑶却已经成功了,她暗中寄生在了那个小女孩的身上,这也就预示着,她已经成为了天地之间,第一缕真正侵蚀了天外天的黑暗魔息……

这确实是极为厉害的一步!

其实,早就该承认,从仙子堂开始,这个女人就一直很厉害的!

足过了很久,他才低声开口:“或许她真的可以做到!”

……

……

“我们应该去做什么?回太皇天吗?”

周围安静了很久,蛟龙才有些诧异的开口,打破了场间沉寂。

吕心瑶会在这时候出手,使得绝望之局出现了一抹转机,是出人意料的,但她究竟能不能做到,却让人并没有太多信心,毕竟那可是无懈可击的天外天,而吕心瑶则只是从一个尚未长成,毫无力量的小女孩为棋开始着手,那何时才能够翘动整个天外天的布局?

最重要的是,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他们要做什么?

只是等着?

“我们找个地方,等着她的消息!”

方原声音低低的开口,道:“另外,也确实有必要提升一下实力了!”

“说什么理义道德,说什么天地大道,其实都是虚的啊……”

他背着手,看向了苍茫宇宙,缓缓开口道:“自生来开始,我们便学习各种道理,讲究礼义是非,讲究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有什么用呢?天元存灭关头,我学过并一直遵循的道理帮不了我,也救不得天元生灵,甚至起不到任何帮助……”

“或许,道理是没有什么用的!”

“生存面前,惟有力量,才是惟一有意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