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寒门祸害章节

第1254章 徐阶的决定

推荐阅读:神藏极灵混沌决武动乾坤超级女婿斗天武神全职法师武破九荒大主宰圣墟遮天

《顺天日报》已然成为时下京城最重要的传播媒介,很多新鲜的资讯或八卦都能够迅速地传递到京城的大街小巷,很多士子和百姓早已经成为了忠实的读者。

借助着那些走街串巷的报童,每天稳定几万份的销量,受众起码在十几万人之多。《顺天日报》不仅为顺天府衙门增加了收入,而且还大大地增强了顺天府衙的影响力。

在今日的头版上,毅然是一篇名为《林文魁与三地痞论盐》的报道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

单是标题为言,便足够吸人眼球。林文魁是何人?天下士子的楷模,皇上亲封的大明文魁君,其才华和学识更是鲜有人能比肩。

林文魁三个字本身便代表着流量,却是偏偏这般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竟然跟三个地痞扯到一起,而且还谈论时下比较热门的话题。

在看到这个标题之时,《顺天日报》的销量注定是要在平日之上。

“城北的地痞到外城冒充士子?当真是滑稽至极!”

“倒亦是一件趣事,三个地痞竟然吆喝士子联名上疏请愿!”

“呵呵……他们三个遇上了林青天,这顿板子肯定是跑不掉了!”

……

当大家看到具体内容后,却是不免幸灾乐祸起来了。本以来是三个有学识的地痞,但不想却是假冒士子,更是被林然所揭穿。

“这盐价之事恐怕真是有猫腻!”

“不错,此事分明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

“如此说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翠香楼的头牌红袖姑娘前些时日被一个财大气粗的盐商给赎走了!”

……

很快地,大家的关注点已经不在三个地痞身上,而是开始深思林然的话,认认真真地思索起湖广等府县盐价大涨的根源。

虽然很多时候,百姓会显得愚昧无知,但心底始终却是明亮的。

如果盐商的日子如此艰难,那他们便会节省一些开支,而不是仍然在京城的高档酒楼大吃大喝,甚至将青楼的头牌迎娶回家中。

经林然指出其中的真实,加上很多百姓都信任这位林青天,很快便认可了林然的判断,甚至找到了很多蛛丝马迹。

特别在某处酒楼,同样发现几名由地痞假扮的士子,同样是吆喝着众士子联名上疏,令到京城的士子开始嗅到**背后的阴谋。

无逸殿值房,檀香袅袅而起。

“盐政之事,并非朝廷取一分利,民损一分利。而是朝廷取一分利,盐商得利八分,民损九分。今年朝廷取二分利,盐商仍要取八分利,故民损十分。当下地方盐价高涨,罪非朝廷,实在盐商矣。”

身穿蟒袍的徐阶坐在书桌前,正翻开着那一份早上吹来的报纸,那张素来温和的脸庞浮起了凝重之色,眼睛盯着报纸上的内容却是久久不语。

朝廷的争斗很是复杂,形式亦是多种多样。只是不管是何种形式,道理才是最有效的武器,而民心更是胜利的一大关键。

“有见识,有胆魄,当真是小瞧那小子了!”

却不知过了多久,徐阶报纸轻轻地放到桌面上,却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

在事情之初,他浑然不将吴山的公然表态当一回事。吴山这个人有威望,且有贤臣的风范,但这种人做事都是堂堂正正的,反倒很是容易对付。

只是他显然是忽视了一个人,一个躲在城北的顺天府尹,一个显得很是棘手的官场妖孽。

林然是文魁出身,在地方上做出了惊人的政绩,昔日更有清剿倭寇的功劳。现在年仅二十一岁便身居正三品顺天府尹,前程可谓是不可限量。

如果他动用一些卑劣的手段除掉对方,若能够成功还好,但若是给对方留下一个喘气之机,那双方就要结下一段仇怨了。

正所谓: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凭着对方的年纪和潜力,将来必定会身居高位,届时肯定遭到对方的疯狂报复。

最为重要的是,林然这个人算不上真正的正人君子,难保亦是采用一些卑劣的手段,到时他徐家的子孙恐怕就要遭殃了。

正是如此,若不是到了情非得已或者有绝对能弄死对方的手段,或者不可轻易对林然这个人下手。

只是任由着对方如此恣意妄为,或者是放任他躲在吴山的身后出谋划策,那事情却难保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必定会生出种种的事端。

像现在,这恢复淮盐旧例之事,原本已经是敲定下来的事情,连郭朴那边都不会有什么异议,甚至皇上的因素亦考虑周全。

经吴山和林然这么一闹,他想要继续推动恢复淮盐旧例,无疑会面临着一定的舆论压力。

如果他跟严嵩父子那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自然能够按部就班地推进。只是考虑到自身声名的问题,却不得慎重思考了。

“吴曰静?林若愚?”

徐阶并没有忙于票拟奏疏,而是在一张宣纸分别写下了吴山和林然的名字,在一番犹豫之后,却是在林然的名字上打了一个叉。

此时此刻,他觉得林然的威胁比吴山更大,且对付林然要比对付吴山更要迫切一些。

对于吴山,他有些认真地研究。个人德行自然是无可挑剔,但吴山对事情过于理想化,已然是深信吏治的那一套,这开海和整顿盐政恐怕并不是他的初衷。

反倒是这个林然,令人是完全捉摸不透,亦正亦邪,仿佛天生就是一个混官场的料子。

正是这时,一名属吏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

徐阶不想将自己的想法透露出去,顺势将宣纸对折,抬起头沉声问道:“什么事?”

这名属吏不敢瞧徐阶手上的宣纸,而是一脸凝重地拱手汇报道:“小的方才在外面,见到吴尚书方才去求见了皇上!”

随着昔日的吏部尚书吴鹏去职,当下的吴尚书只剩下担任户部尚书的吴山。

“他怎么来到宫里了?”

徐阶的眉头微微地蹙起,虽然心知吴山定然是要有所行动,但却猜不透吴山突然面圣的真正意图,故而隐隐感到了一阵不安。

相邻小说:天命十二肖无限之至尊巫师惊雷咸鱼穿越者的猎杀方式娱乐之随意人生韶华易逝尽相思掌上明珠会穿越的俗人首席强宠:异能冷清妻NBA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