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叩天门章节

第五零一章 乌九蝉

推荐阅读:乡村小神医圣墟极灵混沌决武破九荒神藏武动乾坤斗天武神我真不想花钱啊超级女婿凌天战尊

男子凌空而立,自有一番风采,只是落在狐灵儿眼里,却有些说不出的怪感觉。

普通凡人,乍见一人第一眼关注的是对方长相、身姿、甚或衣衫装扮,以此种中来判别对方出身身份,说白了,就是人们常说的以貌取人,即便有人并没有刻意如此,下意识里也难免,毕竟,向美之心乃是人之天性,无可厚非。

狐灵儿年纪不大,也是豆蔻少女一枚,自然也喜欢美丽之物,如果同时看到一个长相丑陋一个丰神俊朗的两个陌生人的时候,肯定会多看俊美的那个几眼。

但是,狐灵儿终究不是一个普通少女,虽然也只有双十年华,却已经是金丹之上的存在,不说以后,便只是当下,偌大南天域修真世界中,也是最强大的一小撮人之一。于狐灵儿这样的金丹修士而言,任何一个陌生之人的长相容貌不过是一层皮壳,便是神采姿态也还是浮云,他们最看重的是对方的内里,比如境界,比如修为。

论及杀伐之道,狐灵儿或许比不过许多其他金丹修士,但论及辨气识人,或许整个南天域所有的金丹修士都算上,也未必有人能强的过她,无他,这是天赋,本就天生灵体,感应十分敏锐远超同阶其他人,铸就金丹的时候更领悟到了灵觉之道,这份本事越发的玄妙了。别的修士催动神念神识实际探查才能得出一二,狐灵儿却只需要遥遥看上一眼,就能够有所感应,这跟那些同样也能一眼看穿许多事情的千年老妖般的元婴大能凭借的是多年积攒下来的经验眼光不同,狐灵儿不是凭着经验判定,而是真切的感应,或者说她的感应跟其他人催动神念神识探查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只是她借助的是天赋的灵觉,以及领悟到的大道之意力量而已。

灵觉天赋加持之下,便是许多修炼了敛息之术的人站在狐灵儿面前,也难以瞒得过她的感应,虽然未必能精确到一点不差,但至少大境界甚或大境界之内的小境界,狐灵儿都能判断的仈Jiǔ不离十,但是今天,看到虫母小家伙对面的这名中年男子时候,狐灵儿却是微微一顿,她判断不出对方的境界修为,感应之中的所有都让狐灵儿觉得对方应该是金丹境界,但还有一分玄妙的感受却又让狐灵儿觉得对方的金丹境界有些奇怪,但也不像是元婴大能的气意,对于元婴大能修士,狐灵儿远比其他九成九的金丹修士更加熟悉。

如此奇怪的事情狐灵儿第一次遇到,最让她心中警醒的是,她根本不清楚这份奇怪的缘由所在,不得而知的事情自然也说不出来,顿了一顿后,狐灵儿传讯给叶拙神念也只能提醒一句:“此人气息很是古怪,你要当心。”

没有狐灵儿的天生灵体,也没有领悟到狐灵儿的灵觉之道,但叶拙同样也在第一时间得出了跟狐灵儿同样的结论,虫母小

家伙对面这人的气息很是古怪。能有同样的认识,叶拙靠的是自己还算拿得出手的神识神念,以及更重要的,许多年杀伐历练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累积下来已经可以说化作自己本能的对于危险的直觉。

掠过对方的神念神识中,叶拙感受到了金丹修士的气意,但从对方的神情姿态之中,叶拙却感受到了一股以往只有面对那几个在自己识海之中留下道心誓言天道威严的元婴大能才有过的味道。

“元婴大能?!”心底暗惊一声,叶拙的神情倒是没有再如之前在秘境里面时候那样大变,只是目光清冷的与来人对视。

跟狐灵儿惊疑不定不同,几乎在一个瞬间,叶拙就将忽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当作了元婴大能,或者说不是认定,而是叶拙将对方当元婴大能来对待。

做最坏的打算,求最好的结果,这原本就是叶拙的行事之道,自从上次跟那几位打交道以来的这么些年里,有足够自知之明的叶拙一直想要避免再与他们正面而对,想要在他们察觉过来之前将识海之中的五重天道威严尽数抹除然后销声匿迹,除非自己也碎丹成婴有了足够底气,否则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但叶拙也无时不刻在为某个甚至某几个元婴大能哪一天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情况做着准备,为的就是真正对面时候,能够为自己搏出一线生机。

眼前这位未必真就是元婴大能,但对方忽然来此,并且让虫母小家伙奈何不得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实力,就算只是金丹修士,也绝对是金丹境界的至强存在。面对这样的人物,叶拙又如何能不小心谨慎,如何不郑重以对。

某种意义上讲,对面是金丹修士的威胁并不比真正来一个元婴大能更小,真要来一个元婴大能,因为更清楚同样境界的人拥有什么样的手段而担心自己会选择两败俱伤的搏死一击,但一个金丹修士却未必会想这么多,又或者说他们会更倾向于冒险,毕竟真要能击杀一个元婴境界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金丹修士而言都有天大的诱惑,不说从元婴大能修士身上得到什么具体的物事,单只越级击杀这件事情本身,对于他们的心志提升便有无上的好处,或许会因此而奠定将来碎丹成婴的基础也未可知。

甚至如果对方真的只是金丹修士的话,就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来的也不一定,叶拙自己顶着元婴大能的名号,却只有金丹境界的肉身,这样的机会对于想要磨练心志提升道心准备冲击元婴境界的人而言可谓万年不遇。

最麻烦的是,叶拙自家事自家知,自己从里到外都只是一个金丹修士,对面这个若只是金丹修士,凭着自己加上虫母小家伙以及狐灵儿绝对不会落下风,至少有七八成的把握能够将他击败,若是全力而为便是将对方击杀的可能性也不小于三成四成,但真要发生

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底细也会被人察觉,至少斗战过程落入那几个元婴大能的耳中,肯定会引起他们的诸多想法,加上自己撩拨识海天道威严本就已经勾连到他们的感应,说不定哪个原本还没打算前来一探究竟的人就决定提前来了,那才是天大的祸事。

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希望对面是一个真正的元婴大能还是只是一个金丹修士了。好在这么些年来,实力进展虽然不尽如人意,相对于元婴大能而言依旧可以忽略不计,但每日每夜时时刻刻的准备,不知道多少次的推衍模拟,也绝不是一无用处,至少让叶拙的心态更加稳定,遇事时候更加的沉着冷静,不要说眼前只是一个疑似的元婴大能人物,便是真的那几位之一甚或五个人齐齐出现在面前,叶拙也绝对能撑得住自己的气势,不落他们半点下方,只是面上平静似水,清冷如秋,心底里却是郁闷不已,心底暗骂一声:“贼老天你个大爷!好几年都过了,你倒是再给小爷几个月的时间啊。”

已经过了这么些年安静日子,眼看着就差几个月甚至个把月就可以让自己得偿所愿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一个不速之客,也难怪叶拙心底不爽郁闷了,不过有一点叶拙确定无疑,无论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能不动手最好不要动手,但如果真的非要动手不可,那自己一定要将他干净利落的灭杀,哪怕为此付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代价也值得。得手之后,也不用再去想元婴大能的事情了,直接将自己的怒意夸张十倍的放出去,搅混搅乱那几个元婴大能的心思,让他们心中生出更多顾忌,不敢不愿这段时间来触自己的霉头,然后自己回去秘境之中立刻全力瓦解那五重天道威严,包括其中两道的外围,也包括最核心的那五道大道之意,最理想的情况自然是在那几位反应不及之前就能如之前愿望的一样带着虫母小家伙跟狐灵儿脱离他们的视线,而最差的情形就是依旧有哪个人前来,彻底发现自己虚张声势的虎皮大旗,然后一切皆休。

停立当空的呼吸之间,叶拙脑中已经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事前的万般推衍,为的就是最后时刻一念之间的这个决定,有了决定之后,叶拙的目光越发的冷冽,气势也随即凌厉起来,一道神念传给依旧还怒气冲冲虫母小家伙跟惊疑不定的狐灵儿同时,沉声朝着对面之人冷喝出声:“为何惊扰我家小虫?”

“嗯?”似乎没料到叶拙忽然出声却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中年男子微微一怔,不过也就只是那么一瞬之间,很快他的愣怔之意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似乎是一缕好奇之意:“叶拙道友?”语气平静没有丝毫的仰慕也没有半点的俯视,唯有平等相对的味道。

“正是叶某,你是何人?”

“乌九蝉。”

相邻小说:侠岚之玖宫学院神级透视眼穿越最强荣耀重生之和平天尊系统之异世商场腹黑萌宝:坑个爹回家极品贴身家丁刀破魔天鬼剑皇者天庭执法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