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抽个美女打江山章节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对打

推荐阅读:大主宰武动乾坤圣墟全职法师遮天豪婿神藏凌天战尊乡村小神医我真不想花钱啊

杨妙真vs楚霸王项羽?

想多了。

去和一女子较真打斗,赢了不光彩,输了更没脸。当然了,项羽可不觉得自己会输,纯粹只是觉得真和女子闹一番的话,委实丢份。考虑到这里是周宅,自然将这笔账算到周少瑜的脑袋上,一扭头,直接怒目而视。

这下子,杨妙真就有点不爽了,无视我啊?刚来没多久的她还未了解这边的情况,不过才刚好将草原上的情况大致说了一说,自然不清楚来者何人。

再说了,这家伙明显无礼的很么。破门而入不说,进来看见自家姐妹居然还要动手?你想干嘛!

当下提着长棍往周少瑜身前一站,就准备教训教训眼前这家伙。

周少瑜有点乐呵,虽说并不认为杨妙真会是项羽的对手,但也不会差的太远。甚至于在技巧上,杨妙真或许还更厉害一些也说不定。但俗话说的好,一力降十会。

作为女子,身体素质上天生就要弱上一节,即便杨妙真已经是女中翘楚,最顶尖的存在,甚至比得过绝大多男子,可这里头绝对没有项羽这种力大如牛的存在。人家可是‘气拔山兮力盖世’一般的家伙,而且身体素质逆天,哪怕杨妙真能一时打的平分秋色,时间一长也仍旧会败退。

不过没关系,打不过就打不过嘛,只要不出事受伤就行,怎么说他也在身边站着,稍有不对自然会出手。老实讲,周少瑜也吃不准自己现在到底是个怎样的武力值,总归身体素质方面愈发厉害就是了。就算单打独斗不是项羽的对手,大不了就联手呗。

视线被阻挡,项羽先是一愣,旋即颇有几分鄙视的目光看着周少瑜道:“你就这般躲在弱质女流身后?”

弱质女流?这是在说杨妙真?如果她都算弱的话,额,岂不是天底下绝大多数人连菜鸡都不如?

再说了,自家媳妇嘛,这有什么的。

想了想,回道:“是啊是啊,我一看就是文弱书生一个,又能有何法子。还是说,项贤侄准备一拳掀翻‘弱质女流’然后再对我出手?哎呀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项贤侄这样的英雄豪杰之举,真当好生宣扬一番才是。”

“你……!”项羽好晕,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居然理所当然的模样拿女子当挡箭牌,并且还拿此反过来威胁他?真真是好不要脸。

一旁的刘邦也好晕,哪里还看不出这两人之间有矛盾。且问题不止如此,以他刘邦的本事,现下自然早已和项羽称兄道弟,结果周少瑜叫项羽贤侄,那他刘邦不也凭空矮了一辈?话说,他都半百的小老头了好吧。

不过很快也就抛到一边,就他那厚脸皮,又怎么会真在乎这个,大不了就当做各认各的关系呗,先前也不是一样唤周少瑜贤弟。

“我怎么了?”周少瑜一摊手,一脸无辜的道:“难道这让我这个文弱书生和你缠斗?这你可不露脸,谁不知你勇武非常。就好似我去欺负一小孩儿,你觉得此事脸上好看还是不好看?”

“懒得与你嗦!”项羽也算吃一堑长一智,有经验了。认为周少瑜此举,无非就是避开他项羽的长处,然后将其拖入周少瑜的长处‘斗法’,他项羽虽聪慧,可绝不是在诡辩方面,是万万不可能赢的,索性直接一些,无需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法,直接道:“某也不与你说其他,今次让某将虞姬带走即可。”

话音刚落,那边杨妙真就更不爽了。好嘛,居然被无视好一会了,这还不止,居然直接要带走新姐妹。

“好一个强抢民女的竖子,吃我一棍!”娇喝一声,杨妙真举棍就打。

这动作来的突然,饶是项羽也防备不急,下意识抬起手臂一挡,自是吃痛不已。身体素质再强,那也是肉身,又无任何护甲在身,且杨妙真的力气其实可不算小,一棍之下,已然有些发麻。

这让项羽挺吃惊,就他这身板,皮糙肉厚的,便是寻常男子一棍下来,未必能有多痛,显然这一击的力道已经超出他的预料。

谁也不喜欢挨揍,项羽自然也一样,心下顿时有几分恼火,只是仍旧不想与一女子争斗,哪怕这女子似乎挺厉害的样子。见杨妙真就要继续抢攻,只好迅速退却躲避。

然而作为顶级枪法杨家枪的创始人,哪怕此刻用的是棍,其招式与技巧也远超常人,无兵刃在手又只躲闪的项羽再厉害也没超出那个范围,一下、两下、三下……诶哟,数不清了,天知道中了多少下。若非杨妙真也无意杀伤,不然的话,保准早就打中哪个要害正式挂彩了。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何况项羽,挨了这么多下也是恼极了,怒喝一声‘欺人太甚’之后,大手一举,却是径直将打来的棍棒一把死死抓住。

杨妙真用力一抽……嗯?咦?抽不动?这么大力气的嘛?还真是少见呐。

不过没关系,战斗经验丰富的杨妙真自然有应对的法子,当年南宋时期打遍天下无敌手,真当没遇见过力气比她大的啊。

握着棍棒身子一扭,脚步挪动,身子极其灵活的不断旋转调整方向,然后……卡住了!

这下杨妙真吃惊了,这力气,太夸张了吧,这般用巧力之下,居然都扭不动?

周少瑜也很吃惊,至少他的力气,还不至于大到这一步,若换成自己,百分百要脱手,而不是直接连杨妙真的动作都限制住。

杨妙真也果断,忽然卡住的动作自然不利于防守,毫不犹豫撒手放开长棍击退几步。周少瑜早有默契,二话不说冒出一柄长矛丢了过去。

之所以不是长枪,是因为这年头还没这武器出现呢,姑且先用矛凑合着。

“这家伙是谁?力气怎的如此夸张。”杨妙真奇道。

“额,这个,他是项羽。”周少瑜汗颜道。

“诶?”杨妙真立刻一惊一乍,随后双目大亮,顿时兴奋了起来。

作为女中豪杰,历史上少有的女宗师,碰见项羽这般传奇一般的存在咋可能不心动,无论如何也得切磋一下,这对自身成长是肯定有好处的,而且就算败了也无妨,输给项羽又不丢人。

“看招!”娇喝一声,杨妙真提矛就要上。

而另一边,刘邦觉得不能再这么傻愣愣的看下去了,人是他带来的,不管以前他们有什么纠纷,若是这一次闹出什么事来,他肯定也逃不得责任,这对于刚投效项梁这边不久的刘邦而言,绝对不算什么好事。

“都且住手,大家都是自己人,何不坐下慢慢……哎呀!”刘邦一声痛呼,直接被打的后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杨妙真知道了项羽不假,可不知道这小老头是谁啊,忽然挡在中间,哪顾得了那许多,下意识就是一记横扫打了出去,若不是看在他的年纪收了力道,刘邦怕是要吃点苦头。

周少瑜和众妹子暗暗挑起大拇指,厉害啊我的姐,战项羽打刘邦,这天底下,怕也是独一份了。

项羽手握夺来的长棍,看见杨妙真攻来的架势,不由赞道:“来得好!”

随后毫不迟疑举棍格挡还击,一时间两人打的难解难分,煞是精彩……

不存在的,www.tsxsw.com吞噬小说网越是高手过招越是谨慎,杨妙真一记攻击被挡立刻拉开距离摆开架势观察,方才项羽的力气记忆犹新,真要缠斗不止,吃亏的保准是她,只能谨慎寻找破绽抢攻,而不是无脑正面硬攻。是以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两人小步挪动变幻架势仔细观察着。

一开始项羽到是想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强攻来着,他的力气优势摆那,只要命中一下,就能直接搞定,但经验丰富的杨妙真借助自身的灵活都能及时躲闪并来开距离,数次未果之下,也终于谨慎了起来。

而且长棍什么的,终究用的不爽利,若是长戟在手,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

另一边,被扶起来的刘邦小声发问:“周贤弟,不知你与项贤弟到底有何矛盾?不若给刘某几分薄面,看看是否能……”

周少瑜立刻一副痛心疾首的道:“你也不是没听见,他这是看中了我家的姬妾意欲抢夺啊,男儿大丈夫,若是自家女子都护不住,又有何面目出去见人。”

“原来,如此……”刘邦多少有点不以为意,以他的价值观,女人而已,压根不重要。若是换成他,能用女人换取和项家的关系,绝对毫不迟疑主动献上。再且……刘邦瞅了瞅院中女人,一个个花容月貌的,只需一眼便难以忘却,刘邦觉得,项羽还算厚道的了,只带走一个,若是他,保准全部……咳咳,淡定。

本来还想劝上一劝,项羽的地位不低,莫看项梁是主事人,但项羽可是项梁亡故兄长之子,又是一手养大,身份低微特殊,轻易最好莫要得罪。可看周少瑜话语间的意思,显然不会同意,想了想,最终作罢,因为就算劝了也无用,说不得还要产生隔阂。

以为这样就可以了?那怎么可能。这可是刘邦,厚黑到极致的存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几乎和任何人都能处好关系,且话语间也不会留什么太大的把柄。

“周贤弟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男儿大丈夫建功立业为的是何?不就是为了功成名就,权力美酒还有女子么。周贤弟不舍,为兄是理解的,不过项老弟此举,也算是性情中人,却也无可厚非,周贤弟以为然否?”

瞧瞧,既某种程度上附和了周少瑜的想法,又弱化了项羽的‘错事’,还趁机试探看有无何谈的可能。此言就算一字不差的传出去,也没谁能挑出毛病来。或许有那么一丢丢对女子的请示,可这年头,女子地位本来就不高,自然也不会有人在意,反而理所当然才是正常的。

周少瑜很是用力的瞅了瞅刘邦,心道自己果然还不够啊,瞧瞧人家,多会说话。到底是将来最顶尖的成功人士,很值得学习借鉴嘛。

此时站在一旁的虞姬,很是有些不安。毕竟事情皆是因她而起,哪怕并非本意,可旁人哪会在乎这个,反而少不得说一句红颜祸水之类。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终究不过一小小歌姬罢了,人轻言微,自己完全作不得主,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不安。

凡是都有个度,在她的视角看来,或许现在周少瑜可以盯着一切压力护着,可一旦压力到了一个度呢?比如项羽和周少瑜的矛盾愈发尖锐,到那时候,项梁必定会插手过问。毕竟一个是他侄子,一个是目前看中的谋士。矛盾可以有,但绝对不能反目。

到那时,或许无法治本,但治标却不难,比如,将矛盾的起因原有消除,反正区区歌女罢了,在这社会,又算得了什么。

若当真如此,周少瑜会如何选择?到底项梁才是大佬,周少瑜不过在其底下效力,一旦令下,难不成还能为了她反叛而出?

反正虞姬觉得没可能。如果周少瑜尚未婚娶纳妾尚且好说,多多少少虞姬对自己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可周少瑜身边缺妹子嘛?显然不缺的嘛。她又不是最出众的那一个,又怎会有自信将周少瑜去迷得神魂颠倒付出一切。何况她也不是那种妖媚的女子,有些事做不来的。

总的来说,无论怎么看,未来都很不乐观,这让虞姬很难过,却又不知如何是好,还是那句话,人轻言微。嗯,和武媚娘老是挂在嘴边的‘人轻言微’,那是两个意思。前者是真的,后者不过调侃。

其实还是怪周少瑜,哪怕已经穿越这么久了,很多思想上仍旧未曾转变,当然也是周少瑜自己不想去过多转变。就拿虞姬来说,用后世的思想,自然是平等对待。但放在此刻,反而显得不正常。小小歌姬可没地位,对于有身份的人来说,定其生死也不过一句话的事。不但所有人都觉得没错,就是虞姬自己,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

被项家做主赐给了周少瑜,那自然便是周少瑜的人了,若周少瑜直接明言直接了当,反而更让她放心。而像现在这般处处谦让尊重,反而让虞姬有点小心翼翼。

这般相处感觉固然不错,但总归心中没底。

相邻小说:花都巅峰狂少最强唐僧闯西游火影笼中鸟乱世红尘之江山天道召唤手机神豪求放过焚烬虚空穿越之鹤骨龙筋我可能是一个假的穿越者超级单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