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荣光之主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自寻死路

当阿黛拉和那修拉来到营地,正准备再次拷问一个神父时。却听到几个神父用着妒忌的语气说道:“帕拉丁这个家伙,凭什么那么受大主教的赏识?不就是贵族出身吗?全家被灭的他,也只是剩下一个姓氏而已了。”“哎,别那么说。虽然这家伙这些天风头正劲,可是也不过是一时威风而已。虽然大主教带他去了城堡的宴会,还在那里过夜。不过也是暂时的风光。”正要有所准备的阿黛拉和那修拉闻听此言,立刻一愣。继而相视一笑,忽然融入黑影之中,再也看不到丝毫存在过两人的证明。

不久之后,两人的身影出现在要塞那巨大的大门前。阿黛拉看了一眼大门顶上被悬吊的十道铁门,又看了一眼十几个蹲在门口,围着篝火喝着小酒,聊tsxsw.com得正开心的卫兵。正准备带着身后的那修拉潜入时,那修拉那脚刚刚要迈进里面的城门,就在这个拐角的一瞬间!他忽然双眼一瞪,飞快的一把拉住阿黛拉,看着回过头来疑惑的她,一脸凝重的低声说道:“我刚刚感觉到了,元素笼罩。”

“那是什么?”阿黛拉立刻压低身子问道。他看着那修拉的凝重脸色,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却听那修拉微微抬了头,用下巴点了点身前的城门空地上。阿黛拉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正越加疑惑的要追问那修拉到底怎么回事时。那修拉越发凝重的压低声音说道:“你仔细看看身前的这片城门空地。盯着地上的一粒沙子石子。然后轻轻的左右来回走。不要放松了注意力看看。”阿黛拉立刻弓起身子,盯着地上的沙粒照着那修拉的话来回移动,可是刚走了两回,那双原本疑惑的眼睛立刻充满了不可置信!

“我的天啊,这是魔法吗?”阿黛拉看着眼前的一切,吃惊的低呼起来。因为这本应该只有空气的城门前,随着阿黛拉的移动,竟然看到了中间的不平稳!就好像扭曲的折射一样,插进水里的木条,在水里和水外不是一条直线的扭曲。可是这是空气啊,这样一种几乎无形的笼罩,究竟是。。就在阿黛拉震惊之中透着疑惑时,那修拉带着不甘的说道:“这就是元素笼罩魔法。对人没有任何危害,就跟视线一样无害。可是他不同肉眼,就好像一张巨大的蛛网,一旦有同样具有法环,也就是一名施法者触及到这魔法的领域之中的话。就会被施展这个魔法的法师感应到。”

“你的意思是说。。”阿黛拉有些被吓到了,却见那修拉一脸严肃的点头道:“没错,这元素笼罩覆盖了整个要塞,一定是有一位博学的魔导士坐镇在要塞里,用元素笼罩守护着要塞,监视所有带有四大元素的法师!简单来说,就是我不能进去!否则立刻就会被这位前辈发现的。”

阿黛拉深深吞了口口水,转头看着那修拉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满脸无奈的说道:“也就是说,要我一个人进去找这位帕拉丁神父咯?”“没办法,这件事先拜托你了。你是一位刺客,只要不被帕拉丁发现就行。而元素笼罩这个魔法对没有四元素眷顾的非施法者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阿黛拉只好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那好吧,我就去了。知道了什么消息就回来告诉你。”

说罢身影一阵模糊,只隐约闪过一道黑影,就伴随着那修拉关切的‘小心啊’的轻呼,进入了要塞之中。可是看着消失在要塞街头的阿黛拉的那修拉,却感觉这要塞里透着一股不舒服的感觉。那感觉不是要塞发出的,而是要塞里某个东西,某个人发出的。就好像无数人哀伤惨叫着在地上爬动,却无法站起来的那种诡异的寒冷感。这种感觉给那修拉的,只有对阿黛拉的担心。不过想到她再怎么说也是哈萨辛联盟获得猎犬称号的刺客,说什么也算得上是一位高手,普通的士兵就算二十个都是被杀的命。也没必要担心的。

而此时,正飞快的在楼房和城墙之间的阴影飞奔的阿黛拉,终于在漫长的半小时后,钻到了一个窗户里,进入了城堡之中。微微探出头看了一下,还有一些卫兵和侍女暧昧的走进厨房吃着夜宵。阿黛拉就知道时间还早。打算找一些无辜群众了解一下帕拉丁神父的位置。便飞快的行动起来。

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在阿黛拉以雷霆之势击晕了三名被威胁的侍女战果下,阿黛拉终于知道了帕拉丁神父的下落,立刻分身而去!眼看那情报之中的房间就在眼前,而里面正看书的帕拉丁忽然一愣,那被加强了许多倍的听觉隐约能够听到,在房间外面从远到近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如此细微,不得不给人一种潜伏的感觉!帕拉丁十分果断的关了灯,一下跳到床上,将被子牢牢盖好闭上双眼。藏在被子里的双手立刻一张,两枚金色的光之魔法箭就被他抓在手里,等待着这个可能是找他的神秘人。

咔咔咔咔。随着一连串让人头皮发麻,却十分微弱的咔咔声,这个木门缓缓打开,没有发出一丝脚步声的阿黛拉弓着身子,手持匕首走了进来。第一眼,阿黛拉就看到被阴影笼罩,盖着被子正睡觉的帕拉丁。不过也正因为阴影的关系,使得帕拉丁的面容看不真切。

阿黛拉慢慢的移动到他床前,虽然有些担心这个帕拉丁不是省油的灯。可是直到现在,她还能通过敛息法感受到这个帕拉丁的呼吸和心跳十分正常而有规律。完全没有那种紧张和害怕或者兴奋的情绪。阿黛拉不相信他是醒的,只可能是真正的睡着了。因为能够坦然自若的面对拿着匕首走进自己房间的人,还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这样根本就不叫人,应该叫做亡灵才对。

“嗯!”阿黛拉微微后退一步,眼前忽然一亮,仿佛眼前涌现了无边无际的海水,那是浓密的金光编制的海洋!阿黛拉脸色一变!原本要弄醒帕拉丁好好审问的念头顿时烟消云散!这个幻象,不正是当初在芬里尔,感受到的那个逃走的恶人吗!也就是说,这个帕拉丁,完完全全就是陷害奥奈尔,杀光弗拉梅尔一家的罪魁祸首!再也没有留手的打算,不管是为了那修拉的冤屈,还是这诡异而恐怖的幻象,这个帕拉丁都要死!

可是就在此时,就在阿黛拉抱着血溅一身的后果,也要割下闭着眼睛睡得香甜的帕拉丁的头颅时。帕拉丁那原本十分祥和,闭着的眼睛,豁然睁开!刺眼的金光就从眼眶里爆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