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玄幻荣光之主章节

第两百四十五章 拓印的法阵

>至始至终,奥克斯维尔都是一声不吭。( www.)**(..)帕拉丁知道他把自己叫过来观看这样的作秀审判,一定是有什么话。故而帕拉丁沉默等待。果不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其然,一边的奥克斯维尔忽然低沉的开口道:“这次裁决,你怎么看?亲爱的帕拉丁。”帕拉丁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异端就要接受净化,罪恶一定要偿还。这是一次公正的审判。”

“不不不。”可是奥克斯维尔却摇头否认,转过头来看着帕拉丁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这个异端,并没有罪。”“哦?”帕拉丁奇怪的叫了一声。瞪着奥克斯维尔的解释。却听到继续道:“他是一名异端,而且是一名真正的邪恶黑巫师。这在圣水燃烧他的躯体时就已经证明了。可是,他并没有因为实行黑魔法而们抓住。那时候,他还是在床上睡觉罢了。”

“所长听着呢。”知道要讲明本意的帕拉丁立刻来。后者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不久前,夜枭会动乱。那的错误导致的动乱。卡斯米,努比亚,艾新哲三国均遭受到了亡灵的袭击,损失了大量的领土和士兵。虽然很惨烈,无数的人民被亡灵屠戮,掉入了贝莱尔邪神无止境的折磨之中。可是在这其中,有那么一波的伤亡虽然不起眼,却十分可疑。”

到这,奥克斯维尔正襟危坐,盯着帕拉丁道:“这些人不同于亡灵。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伤口或者魔法的痕迹。全城上下。从用来圈养的猪到领地贵族。上千个人全部变成干尸。甚至连一外敌入侵的样子都没有。而很多士兵还都在床上睡觉。就死在睡梦之中。”

“死在睡梦之中?会不会是一种十分生僻的黑魔法?”心知肚明的帕拉丁立刻追问起来。却见到奥克斯维尔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柯里昂,微微了头。**(..)后者立刻从怀里取出一张羊皮纸,递到帕拉丁的手中,那脸上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道:“匠师请看,这一个炼金法阵,你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帕拉丁心里一跳,脸上平静的接过羊皮纸,正正看见皮纸上所勾画的正是自己添油加醋后完全无法发动的炼制真理之石的炼成阵。却见他皱起眉头上下打量道:“这应该是融合法阵,可是这里的搭配却完全不合理。而且为什么会用到四元素?

奇怪奇怪,这个炼金法阵完全与常理向驳。根本不可能发动生效。柯里昂大人。您确定这是真正的法阵?如猜的不错的话,这个法阵在事后一定是使用者为了避免泄漏出去,而做出的修改。除非他本人在此,否则就算整个大陆的炼金师一起破解。都无法还原最原始的法阵。”

听到帕拉丁这番话,奥克斯维尔和柯里昂对视一眼,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只见柯里昂笑道:们也去找过有名的炼金师,他们的回答与您的一般无二。看起来您如此年轻,却有堪比那些成名的炼金师的技巧,真是厉害呢。”帕拉丁无视了柯里昂的马屁,只是不可置否的笑了一笑。却立刻追问道:“还请问,这个法阵,跟那些惨死的人民有什么关系?”

“哎。”奥克斯维尔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沉重的道:们去调查了那个城镇。却发现。整个城镇地底下,被挖出了一条条相同的隧道。而这些隧道的连通,正是组合了这个炼金法阵!”柯里昂立刻帮腔道:们不知道是谁那么疯狂,企图用巨大的炼金法阵来炼制整个城镇。可是可以确认的,却是这个使用者一定是夜枭会的人,而且是一位地位很高的人物。”

顿时皱起眉头的帕拉丁手指敲打在羊皮纸上,忽然发言道:“夜枭会传出有十三守夜人,是他们的领导阶层。据这十三个异端之中,有一个是黑暗炼金师。会不会是他弄出来的?”“不可能,凡尔赛这个黑暗炼金们有全部的资料。他既没有这样的造诣。也没有这样的胆量。而且,这个法阵最早出现,却是夜枭会第一次证明自己的存在,将努比亚的要塞变成死城的那时候!”

“什么!”听到奥克斯维尔这番话,帕拉丁表现得十分惊讶。“所长的意思是。这个法阵的使用者,很可能就是一手创办夜枭会的会长山姆瑞多吗?又或者是十三守夜人的首领。亡灵魔导尤利西斯?”

听到帕拉丁的质疑,奥克斯维尔却摇了摇头道:们仔细探查发现,似乎有幕后的人在暗中cāo控着夜枭会。尤利西斯是棋子,山姆瑞多也只是摆在台面上的王。真正的执棋手们正在打探。”“打探?”“是的,渗入夜枭会中们有十分杰出的间谍。”

看着奥克斯维尔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帕拉丁暗暗留了一个心眼。脸上却再次扯开这个话题,指了指那张羊皮纸道:“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对方也许是一位对炼金术有着高深造诣的人。不好还可能是zì yóu石匠联会的炼金师,意图挑们教廷的权威。”“嗯,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也许那个邪恶的叛徒组织也有份参与。。”深以为然的奥克斯维尔头。帕拉丁却十分明白他所的叛徒组织是什么。光照会。分离出教廷的异端组织。

“其实们原本是想让您试图破译出这个法阵的。不过听了您的话,想必们太过贪心了。”柯里昂一脸无奈的如此言语,却想不到帕拉丁忽然抬起头来,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有道不能破译吗?”“什么!”

不仅是柯里昂,连同奥克斯维尔也吓得站了起来。却见帕拉丁以一种平淡的语气道:“那是其他炼金师无法破译,可是如果时间,并且没有其他人打扰的话自信,能破译出其中两成的法阵核心。”“两成?这有什么用?”

顿时有些失望的奥克斯维尔重新坐了回来。帕拉丁却立刻笑道:“对于炼金术来,只要破译出核心的一部分,那么这个法阵就可以利用。虽然可能效果不全,甚至会造成截然不同的其他效果。比如融合法阵变成了爆破法阵。这一切都要看这个法阵而定。相信所长知道,这个企图对抗夜枭会的人十分厉害,能够将整整一个要塞变成死城,这个法阵的威力绝对不是普通的货sè。如果破译出其中的两成,并且加以利用的话,不好们就拥有了对付敌人最有利的武器了。您是吗?”

“可是这是邪恶的魔法,不能够。。”“魔法并没有邪恶与正义之分。区分它们的是使用它们的人。只们用这股力量去拯救弱者,播撒真神的美德,这也就成为了神圣的魔法。”“所长,帕拉丁得有道理们不应该局限在魔法上,而是要看清他的本质。”

沉默一会的奥克斯维尔了头,看了柯里昂和帕拉丁一眼,忽然压低声音道:“要多久?”“少则半年,多则五年。”“还需要什么道具一类的吗?”“其他的不需要,只需要您一间安静的,只能够出入的实验室。”“这是肯定的,这东西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希望你多加注意。”“放心。”

谈论罢,三人站了起来。互相道了一声告别。看着奥克斯维尔的背影,帕拉丁忽然问道:“请问,第一首席执行官大人去哪了?为什这些rì子都没有看到他?”“他去沉寂会了。”“沉寂会?”“帕拉丁,有些事情,你暂时还不需要知道。”奥克斯维尔看了帕拉丁一眼,笑呵呵的如此着,步入了阶梯之上,跟着柯里昂离开了审判厅。而站在原地的帕拉丁,露出了欢愉的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