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综英美]今天毁灭地球了吗章节

132、审判的天平 35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斗天武神极灵混沌决圣墟乡村小神医遮天超级女婿凌天战尊全职法师我真不想花钱啊

生命法庭会如何审判?事实上就连审判自己心中都毫无头绪。毕竟, 生命法庭存在的时间相对于无穷无尽的失控而言还显得太过稚嫩, 而且生命法庭存在的意义与威哥实在是太过超然,所以, 即使他们管辖着数不清的宇宙的生命的生死存亡,但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包括连威和威廉还未诞生的时间里, 生命法庭所真正审理过的“案件”也绝对称得上是屈指可数。

毕竟宇宙之中的各个种族自有其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本就是生命应有的生存规律,所以,即使屠杀、毁灭、灭绝等**在宇宙中鞥出不穷,但是真正能够惊动oaa和生命法庭的依旧万中无一。

正所谓“民不举, 官不究”,生命法庭之于众生, 大概就相对于法院的存在吧, 而且, 没有诞生神志的生命法庭显然也不可能像现在的连威一样出于某种情感而出手干涉其他世界的“自然”运转。

而在那屈指可数的存在于他们的记忆之中的审判中,又没有任何一个案例适用于如今的情况——若是有人悖逆规则造成连oaa都为之侧目的杀孽,那么他们自然要去回顾他的一生,以吞噬小说网 tsxsw.com最客观公正的角度来评定他的是非功过, 然后在做出审判;而如果是因为某些宇宙自身规则的缺陷所导致的非正常的大规模生命覆灭那就更简单了, 直接清空原有的所有隐患,然后由oaa出手补全规则就万事大吉了,至于被清楚的那部分世界规则的意见——那重要吗?自取灭亡可是不值得任何同情的。

更何况,生命法庭说是公平公正,但是真要说起来它也是有立场的, 只不过他的立场就是所有的生命而已。而那些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能搞出来乱子的有缺陷的宇宙规则显然不在生命法庭所承认的生命之列,所以它们会被抹杀并不存在任何令人奇怪的地方。

然而,不巧的是,现在的情况并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种——漫威宇宙的宇宙规则可谓是兢兢业业,绝不是那种无脑“宠”所谓的“主角”然后把自己也给赔进去的傻[哔——];而连威所提议审判的**对于无尽宇宙而言还真算不得什么大事,君不见就连紫爸爸的响指这种大场面生命法庭都不见得愿意管,更不用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地球的存亡了。所以如何审判这种事情,还真是没有先例可循。

而且事实上作为生命法庭审判权能的化身,审判本事可以代行生命法庭的审判的权力的,但是谁让这次的审判不仅是关于海拉、黑暗精灵与人类之间的纷争,更是关乎他们这三具化身究竟由谁来镇守生命法庭的问题。这种有冲突的情况下生命法庭自然不会还昏了头的让审判来执行审判的权柄,但是那毕竟是审判的本职,所以如果他想要在地球的事情上暗中干扰审判的结果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的空间,但,审判并不打算那样做。

他自然也向往自由、愿意去追寻生命的真谛,但是他也从来不敢忘却自己的真名与本职——他是审判啊!若是连最后的审判都没有办法保持公平公正,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公义可言呢?

所以,即使审判不满于连威轻率地提议审判的行径,但是注视着下方或是警惕、或是不满、或是饶有兴致地看向他的诸人,审判还是收拢了心神,古井无波地宣告道:“凭善恶,论是非,乱星盘,量功过,定刑罚。”

审判话音刚落,不等众人从他的话语中提取出更多有用的信息,便只见悬浮在他们头顶的天平金光打坐,光芒过后,只留下了一“广场”目光呆滞、宛若雕塑的人。

而与此同时,一道道虚幻的人影一个接一个地呈现在他们头顶的舔屏中,或是在左侧善盘、或是在右侧恶盘,托盘明明并不大,可是出现在托盘上的幻影之间却仿佛咫尺天涯,无论他们如何动作都无法碰到彼此——不过他们的眼中也仿佛看不到彼此一样就对了。

连威倒也没有因为这番变故而产生什么惊慌失措的举动,说实话他并非毫不担忧,毕竟这些人里和他关系不错的人倒也不少,只不过他的大多情绪仿佛在回到这里之后便被蒙上了一层薄纱,他的不满、他的惊慌、他的担忧都仿佛雾中花、水中月,虽有所觉察却难以对他的行为产生任何有效的煽动。连威面上原本的微笑也不由渐渐消失——这可不是他想要的——连威心中思绪万千,但最终满腹的思虑与坚定却终是只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这就是祂为你指引的方向吗?”

审判也毫无掩饰的点头道:“是,自我的思考与思想会影响我的判决,既然如此倒不如将一切都交给祂。”

祂,生命法庭,他们的本体。三人对于这个代指的对象尽皆心知肚明。

凝望着那座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是有人从一侧托盘消失闪现在另一侧托盘中的天平。而审判的天平也在他们彼此转移的过程中渐渐开始向一侧倾斜过去,并且不时略微摇晃一下。

连威三人都是明白的,当审判将主动权交给生命法庭的时候,人类的命运就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查收的了,祂的标准自成一系,在没有任何前例的情况下他们谁也无法肯定最后的结果,所以一切的可能最终也只能看人类自己努力的成果了。

只不过……“难道我们的去留你也打算要靠这种所谓的‘审判’吗?”连威讥笑着望向审判。

虽然他并不司职审判,但是无论出于那一方面的考虑,在这种“审判”中无论是他们还是审判显然都是出于弱势的位置的,连威可以理解审判出于谨慎而将他们拉入生命法庭以杜绝他们彼此可能存在的反悔行为——毕竟孤注一掷这种事情,无论是被攻击的还是攻击者都需要那么一点点决心与勇气才能够打破僵局,破釜沉舟这种事情无论什么时候都适用于最后一战的氛围。

只不过,如果说审判就那么放心的将他们彼此的生命交给生命法庭来做决定那显然就有些说笑了,虽然他心中也有些忐忑,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们诞生出意识的时间远长于审判,相对于他们而言审判的阅历实在是太少了,而阅历越少相对的他手中所拥有的筹码也就越少,所以——

“不!”审判斩钉截铁地否认并没有超出超出连威的预料,但是他没有想到的审判接下来的提议也是与他一贯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既然你提议了他们的审判,那我们就以这场审判的结果来一较高下吧。”

“哦?”连威和威廉都不由意外地挑了挑眉,对于审判所选择的了结方法感到万分意外。他想得到审判会提议一场对他有利的比试,但是他没有想到审判对于他自己天生的权能竟然这么自信,要知道现在他本身的权能被生命法庭拿走代行,他本身不过相当于一个平实无奇的长生种生命而已,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提出了这种比试方式,看来对于他自己的能力他还真不是一般的自信啊!

不过惊奇归惊奇,连威也丝毫没有客气的点头应下了审判的提议。他当然不是傻乎乎地审判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但是这场赌约对于他而言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事——审判的权柄被没收了,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的起点是相同的,虽然审判可能更有天赋一些,但是他诞生的时日尚短,天赋没有转化成为实力的情况下天赋永远也只是天赋而已。

所以说这确实是一场相对公平还能够彰显他们身为生命法庭的化身的身份的比试。况且,连威与威廉沉思片刻仍未想到更好的主意,于是他们对视一眼,心中便已然有了计较,毕竟他们也不可能当着生命法庭的面真的打生打死吧?要知道打不死还好说,真要是打出点什么意外来……啧,输掉的那个人会被生命法庭回收暂且不提,但是赢了的那一方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毕竟当着生命法庭的面残害高阶生命——祂绝对会出手维护自己的权威的。

既然如此,与其选择那种两败俱伤的办法他们倒不如应下审判的提议,毕竟——连威望着天平唇角不由勾起了一抹无奈地笑容,他宗贵还是没有办法不信任人类啊!所以——“我赌人类能够得到赢得审判,得到祂的庇佑。”这本就应是一场由人类胜利的战役,连威默默地想着。

“我也选人类。”威廉随即漫不经心地跟道。他其实完全不在乎人类与那些外星人究竟谁胜谁负,他只知道连威的选择就是他的决定!

“那么,我就赌他们无法赢得任何的怜悯好了。”审判仿佛胸有成竹地勾起了一抹假笑,审判可不是什么讲究悲悯之心的儿戏,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感情用事可无法做出最正确的判断——这,就是他敢于提出这种赌誓方法的真正原因——他虽是他们之中感情缺失最严重的,但是换一种角度来想他的这种缺失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失为是一种优势。

双方都对自己的选择颇具信心,再加上他们本就没有多少情分可言,于是协定达成之后三刃自然也就没有了交流,除却连威二人不时视线交错,隐晦地交流着一些只有他们彼此看得懂的信息之外,三人俱是密切关注着天平中的众人的动向……

“……wtf?!”托尼感受到自己手掌下滑腻的触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吓得他一个哆嗦摔下了床。“你,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我床上?!”看到床上横七竖八交叠着的身影,原本香艳的场景却让托尼生生为之打了个寒战——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斯塔克先生?”被托尼的动作惊醒的男男女女们连忙爬起身想要把他扶起来,但是看着他们身上搭眼就能看出来的暧昧痕迹他怎么可能敢让他们碰他,托尼连连后退,手忙脚乱地摆手拒绝道:“不不不!我没事,你们让我一个人静静!”

一众美人面面相觑,虽然他们觉得托尼似乎有哪里不太对,但是金主发话了他们也不敢不听,于是乎一行人尽皆乖乖地套上衣服离开了房间,不过……看着他们身上十分暴露、穿了和没穿其实也没有多大区别的衣服托尼只觉一阵胃疼。好吧,他承认他是有些太矫情了,他也不是没有放纵过,毕竟在他成为钢铁侠之前托尼·斯塔克风流的名声可是全美知名的,别说是这种程度,更暴露的衣服他也不是没有和他的那些小可爱们试过。

但是!他的放纵绝对不包括滥/交啊!!!那么多人!见鬼,就算是他最放浪形骸的那会儿也绝对做不出那么荒唐的事情来!托尼实在想不明白刚才那一幕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要知道自从他成为钢铁侠之后虽然他在媒体那边的风评依然如旧,但是他确实是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科研工作而不是放浪形骸上了,尤其是在他发现他对佩珀的感情之后他更是有意识的收敛了自己原本的作风——浪子回头金不换,骄傲的斯塔克虽然只对自己做出了承诺,但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背弃自己的誓言、背叛自己的爱情。

而且更让托尼头疼的是,虽然他能够通过房间的构造辨别出这里是斯塔克大厦,可是……他以他天才的大脑发誓他绝对没有在喝醉了酒的时候胡乱修改自己的房间的装修的破习惯!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幻境,以及空气中弥漫着的令人尴尬的气味,托尼忍不住以手掩面,哀叹不已:“sxxt!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然而现实的情况并没有给托尼太多的思考时间,他才刚刚冷静了没到两分钟,便听到一道刺耳警报声响了起来,虽然有些搞不清自己现在的状况但是托尼自然不会放任自己的大本营警铃大作而置之不理,于是他立刻起身依照自己的经验与猜测迅速赶到了引发警报的地方——“这不是我制造出来关押小鹿角的特制监狱吗?”托尼不由摸了摸下巴,虽然那座透明监狱外拢了一层厚厚的铁墙,但这并不妨碍托尼辨认出这座出自他手被改造过的牢笼。

托尼对着监狱外的操作装置研究了片刻,随即便毫无障碍地准确的升起了牢笼外的隔层——嗯,斯塔克无所不……“kid?!彼得,你怎么会在这里?!”托尼看着牢笼内正撕扯着自己的战衣的黑色小蜘蛛不由瞪大了眼睛。

下一秒,彼得闻声望来,四目相对,庞大的记忆流瞬间出现在他们彼此的大脑中,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的两人呆滞了一秒,随即不由同时爆出了粗口:“what the hell?!”

作者有话要说:  :)审判的天平也是一个有趣的幻境,讲道理,当一众超英知道自己的黑化版干了什么事他们会是什么反应呢?压一只小绿魔,小蜘蛛现在已经羞耻炸了,傲娇妮也被吓炸毛了,哈哈哈哈,讲道理,白罐是真的会玩,他是我见过最会玩的罐,没有之一!

相邻小说:老板娘家的男保姆重回九四好种田春色如许旁门左道纸上人网游之剑仙全能天王死亡回忆特种兵王在都市盗墓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