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综英美]今天毁灭地球了吗章节

32、裁决的圣剑 6

推荐阅读:大主宰我真不想花钱啊极灵混沌决凌天战尊圣墟豪婿斗天武神武破九荒武动乾坤遮天

“血色逆十字?”看到现场的连威也不由挑了挑眉, 宗教信仰杀人?只可惜罗马、希腊神系和希伯来神系根本不是一回事, 就是,这个时机确实有些太巧了些, 一个正在追查神器的下落的人却在被fbi调查的过程中被杀,要说这只是巧合,反正连威是不信的。

不过, 想想自己之前倒霉的经历,连威还是决定慎重些为好,毕竟,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真的是那么巧!他可不能像那群缺脑子的波士顿警察一样让先入为主影响自己的判断。只不过, 连威看着尸体身上的伤痕,忍不住赞叹道:“完美的力度!”

因为, 整具尸体, 五道伤口, 一道割喉,完美的割断了颈静脉和喉管却没有将头颅斩落且没有伤及动脉——这保证了血液不会喷溅而出射得到处都是;其余四道伤口分别在四肢上,完美地控制了深浅——血液既不会在流尽前凝固也不会喷溅出来,而且, 还十分恰到好处地挑断了手筋、脚筋。连威有理由相信死者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失血过多而死的。

虽然这个过程说长也长, 说不长也不长,但是,连威相信那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去的感觉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体验。

“威廉?”瑞德有些不敢相信地呼唤着连威的名字。

连威猛然回过神来,心中暗恼,啧, 最近有些太过放飞了,连自己本来的人设都差点忘了——他明明是奉公守法好公民啊!怎么就装反派装上瘾了呢?连威不由干咳了两声,掩饰道:“抱歉,职业病有点犯了,他下刀很稳,如果去当外科医生的话说不定会有所成就,只可惜,本事没有用到正道。”

连威一边说着,一边对瑞德露出了一抹安抚的微笑,哦,他刚刚的神经质似乎吓到他们的小博士了,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看来还是他的功课做得不够到位——竟然被自己的伪装所影响到,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他要尽快克服这个弊端才行。

“……是这个样子吗?”瑞德将信将疑地回答道,他总觉得比起上次见面,连威身上的负面气息似乎变强了许多,他知道很多天才都会比常人更容易罹患精神疾病,作为朋友,他可不希望连威一不小心误入歧途。瑞德决定,等案件结束之后有时间找连威谈谈心——或许他可以请假邀请连威一起去参观纽约国立图书馆——瑞德默默地想到。

霍奇纳瞥了连威一眼,话里有话道:“是啊,医生和杀人凶手都会用刀,可是一个救人,另一个却在杀人……如果他能够将本事用在正道上那该多好啊!”

连威对于霍奇纳隐晦地提点感到哭笑不得,就算他最近是有点浪,可是,他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去杀人啊?作为红旗下长大的孩子他对于杀人的罪恶的认知可要比他们深刻的多了——杀人偿命,他还没有想去死的打算,自然也不可能去杀人的,说实在的,连威是一向不理解美国的一些州没有死刑的做法的。只不过,国家不同,文化不同,他是不会去随意置喙的,毕竟他也不是超人,最多也就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发发善心,更多的,就算了吧。

像为了蝙蝠侠怼上小丑这种事情,有一次就够了……想想布鲁西宝贝的蓝眼睛,连威的思绪暂停了两秒,随即无奈地叹息,好吧,如果下次蝙蝠侠愿意让他摸摸他的猫耳的话——他还敢!不就是个小丑吗?丑爷应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实在不行,他出丑蝠资源请丑爷帮忙演戏?咦?这么一想突然觉得这个想法可操作性很高啊!

“好了!开始验尸吧!”亨利严肃的声音打断了连威的神游物外,连威立刻回过神来——这可不是发呆的地方,他立刻结果亨利递来的手套,迅速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死者,男性,四十九岁,创口五处,行凶凶器——形状扁长的利器,目测大概是长剑一类的东西,死因:失血过多……凶手是将死者身上的血放光之后才把他钉在墙上的,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连威说着目光落在了死者身后的逆十字上:“这里的十字就应该是用死者的血画的。”他可是还分得清人血和其他的血的味道的区别。

“没错。”亨利肯定了连威的猜测:“我化验了上一个现场的十字血迹,用的就是被害人的血。而且,我还在里面发现了马鞭草的成分。”

“马鞭草,神圣的花,经常在宗教活动之中被用于装饰,过去的人认为将它插在病人床前可以解触魔咒,甚至还被认为可以被用来克制吸血鬼。”瑞德不假思索地科普道。

“凶手是一个宗教爱好者?”瑞德自己说完便疑惑地喃喃道。

“为什么不是狂信徒?”莫根随即问道。

这次没等瑞德开口,亨利便不无讽刺地摇头道:“不是信徒,血色逆十字、血字十缚,哪个信徒要是那么抢上帝的生意,上帝肯定会气得把他一脚踹进地狱!”

“唔,事实上钉十字架真的是钉,可……”瑞德迅速的瞥了一眼受害者被用两把短匕钉在墙上的双手,建议道:“或许我们可以再追查一下凶器,无论是这些匕首还是行凶的长剑,应该都不是那么容易可以买到的才对。”尤其是在凶手已经用了足足四把一模一样的短匕钉死的两位受害人的情况下,一个人买那么多的开刃匕首不可能不被人注意到。

“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吉迪恩摇头道:“先不说他的匕首是从哪里买的……我们之前查过一次并没有任何收获,现在估计也是一样。但至少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凶手十分冷静,之前受害的几位受害人并没有被钉成现在的样子,十字,逆十字,这中间肯定有什么没有察觉到的关系。”

“而且一个不是信徒的人却要将自己杀死的人钉在十字架上,他是在炫耀?不,应该是一种仪式,而且从他的布置来看他的手法并不生疏,这样的仪式他一定进行过很多次——最开始的受害者并没有进行这个仪式,他是没有想到?不,是时间太仓促,他没有来得及准备仪式所需要的东西。”莫根立刻带入到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凶手的立场中分析着他所看出来的信息。

“可是这个仪式看起来并不需要太多的准备——马鞭草或者匕首,能让他花费时间去准备的只有这两样东西。”瑞德补充道。

“是马鞭草还是匕首?”霍奇纳思考道。

“是马鞭草。”亨利直接为他们解答道:“他并不缺少匕首,他需要的是马鞭草。”

“嗯?你怎么知道?”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亨利的身上。

顺着bau众人的思路思考结果就将自己心中所想到的东西脱口而出的亨利身体不由一僵,这就有些尴尬了,这让他怎么解释?是的,他知道对方应该是一位猎魔人,而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甚至秉持传统会布置现场镇压死者的猎魔人肯定不会缺少自己的装备来源——几把匕首对于他而言肯定不算什么,说不定他随身就会带那么多。可是,这种理由让他怎么跟他们解释呢?

不过,好在连威为他解除了危机:“因为这些匕首有使用的痕迹——虽然闲置日久、保养的也很用心,但是它们确实被使用过,你们看,把手上还有没有被磨平的划痕。”

“……好吧,但就算这样也不能说明它们不是凶手买回来的二手货。”莫根摊了摊手,耸肩道。

连威忍不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正当莫根被看得心底发毛问他为什么盯着他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如果你有一套纯手工的做工精良的银制匕首你可不会舍得卖掉它们。”

连威挑了挑眉,望向门口的两道人影,招了招手,招呼道:“嗨~尼尔,好巧啊!”

尼尔·卡夫瑞的笑容不由一僵,但还是笑着应道:“你好,威廉。”虽然刚刚在门外他就已经看到了连威,但是,一想到连威当初在群里说的那番话,尼尔就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平静地面对连威——他可做不到那样视人命如草芥。

尼尔选择性地越过了介绍环节,让彼得·博尔克不由多看了他和连威一眼,只不过,房间内血腥的场景,让他暂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过问尼尔的异常:“你们好,fbi经济犯罪科,彼得·博尔克。”

“你好,fbi下属bau小组,亚伦·霍奇纳。”

看着两家的大佬打过招呼,连威也自我介绍道:“威廉·艾尔,临时法医。”

“亨利·摩根,nypd法医。”亨利瞥了一眼某个故意误导别人的家伙,却也没有选择当场揭穿他,毕竟,连威说的也不算错,他确实是临时法医,只不过,却不是彼得认为的那种隶属于纽约警局的临时法医。

众人互相认识过之后便立刻谈起了正事。毕竟,无论是bau小组还是彼得和尼尔他们的工作强度都不低,作为一名合格的fbi探员,他们可没有浪费时间的习惯——彼得言简意赅地概括了他们正在追查的案件,并和bau小组进行了简单的情报交换。

瑞德他们也没有闲着,霍奇纳忙着和彼得交流情报,吉迪恩则带着其他人开始交流彼此对于凶手的形象的侧写,亨利则开始着手将尸体从墙上放下来准备带回他的纽约警局的法医实验室化验。而连威则是在他们交流的时候悄无声息地退到了门口,并在确认过没有人注意到他之后果断开溜。

而一直盯着连威的尼尔自然不可能放他一个人乱跑,当即便也借着寻找线索为由不给彼得任何反驳的机会便跟着跑了出来。

二人一前一后溜进了哈里森·霍尔的卧室,晚来了一步的尼尔看着已经摘下了手套扔在洗手池中,然后开始在房中四处打量着的连威,不由紧张地质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连威无奈地挠了挠头,所实话,对于尼尔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多防备的,毕竟,一来作为一个骗术大师,尼尔·卡夫瑞的嘴很严这一点无需质疑,连威有理由相信他能为自己保守秘密,二来尼尔是一个道德感并不薄弱的人,事实上如果他道德感薄弱的话他现在应该还在监狱里待着而不是成为fbi的特殊顾问了。

但是,谁让他是反派群里少有的三观比较正的存在呢?超英那边他不能浪,面对尼尔这只和他一样仿佛掉进了狼窝的小绵羊,连威也忍不住想要逗他玩一玩。不过,玩归玩,连威也知道自己要是在这么玩下去,尼尔绝对干得出把他直接卖了的事情来,毕竟,尼尔和彼得的交情可不是他赌得起的,况且,就算赌,连威也并不觉得自己和尼尔的交情重的过他的自由和他和彼得的友谊。

所以,经过连威的慎重考虑之后,连威决定,他要暗示尼尔他有苦衷——毕竟他只是装反派,要是装到最后没有人相信他不是反派,那可就不好玩了,况且,他又没有一个x教授那样的好基友替他说话,所以,他需要自己埋下暗子——总要在必要的时候让人觉得他深有苦衷才好啊。

“嘘——不该问的别问。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自保秘籍吗?多听、多看、多做,少说。”连威这么说着,眼睛依旧没有停下四处扫荡的行为。

尼尔听到熟悉的话题不由一愣,周身的戒备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一瞬,但下一秒,他又绷紧了精神,追问道:“怎么?难道我连自己的生意也不能过问了吗?”

听到尼尔咄咄逼人的话语,连威也不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哦,看来他似乎把人给吓过头了,尼尔可是很少会说出这么尖锐的话的。虽然这个反抗情绪有点激烈,但是,也并没有超出连威的预料,连威挑了挑眉,径直一步上前,趁着尼尔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不想死就别管。”

按理来说他该是将这当做威胁的,可是,看到了连威面上一闪而逝的复杂与担忧的尼尔却不由地提不起任何的警惕之心——朋友是他自己交的,尼尔也并不想相信连威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只是——他现在这么做,之前那么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尼尔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道怪圈——就好像当年追查凯特的事情一样——他的朋友总在隐瞒着他一些信息,而那些信息,就是解释一切的不合理的钥匙。

只不过,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一切都只是猜测,尼尔深知连威在谎言方面的造诣并不逊色于他,所以,他沉默了半晌之后,也只是退了一步,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连威在屋内翻找,但他仍是开口问道:“哈里森·霍尔在找什么?”

连威沉默了片刻,之后伴随着连威拧动灯座,壁橱后轰然露出一道暗门,尼尔才听到了连威微不可闻的回答:“剑,神明之剑。”

相邻小说:灵玉渡鬼录重回九四好种田春色如许旁门左道纸上人网游之剑仙全能天王死亡回忆特种兵王在都市盗墓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