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都市之修仙归来章节

2327.该认命了

推荐阅读:豪婿重生之都市狂龙重生之风流天下行神医凰后斗天武神大主宰武动乾坤全职法师至尊小农民

“该死!”

“沃日!

“王八蛋!”

再次被那两个傀儡耍了,丹王跟魂皇尊两人气得肺近乎都炸了,滔滔怒火仿若渊海一般,充斥了两人的整个胸膛。

丹王与魂皇尊再次砸碎那两个傀儡之后,便朝着楚云与紫华两人被扔出的方向狂追而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去。可是金木与银木就仿若跗骨之蛆一般,被碾碎之后很快重聚,然后死死的抱住丹王与魂皇尊两人,不让他们去追楚云。

“滚开!”

“这该死的木头!”

暴怒之下的丹王,一爪砸出,当即便洞穿了金木的脑袋,然而没用的,金木与银木就算被砸的粉身碎骨,也会瞬间重聚,再度纠缠住丹王两人。

明明丹王与魂皇尊两人一招便可碾碎他们,明明他们实力差距极大,可是靠着不死之身,金木与银木两兄弟硬是缠住了实力远超于他们的丹王。

此刻丹王他们两人,在金木与银木的纠缠之下,就仿若陷入泥沼一般,根本寸步难行。

“该死的云阳王!”

“这该死的傀儡~”

“本王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丹王整个人近乎气得炸了,被金木银木的阻碍之下,楚云两人早已不见了踪迹。愤怒之下的丹王疯狂的砸着金木的躯体,一次又一次的将他们碾碎。

终于,不知道多少次后,碎掉的金木,却是再没有重聚起来。

散在地上,碎成了渣。

不久之后,银木也被魂皇尊碾碎,粉身碎骨,再没有重聚。

万事万物,终有极限。

不死之身,也并非真能不死。

一旦外界的压力超过他们所能恢复的极限之后,不死之身自然被破,再不能复原。

就像金木银木两人,在被一瞬之间碾碎千万次之后,便再无法重聚肉身。

虽然他们两人终究被碾碎了,可是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

他们的爹娘已然逃离很远,无影无踪了。

“靠!”

“这云阳王,还真是命大。”

“靠着两个傀儡,这次竟然还让他跑了!”

在毁掉金木银木之后,魂皇尊与丹王两人便前往探查了一番,可是楚云两人早已不见了踪迹,根本无处可寻。丹王顿时愤怒不已,气急败坏的骂着。

魂皇尊从旁说道:“不用着急,云阳王他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只要他还在中州之内,早晚我们会擒住他。我先下去探查一番,你且回去,召集人手,到悬崖之下搜寻。”

“相信我,云阳王,他逃不掉的。”

魂皇尊神色冰冷,手掌狠狠的攥紧着。

————

————

而在魂皇尊等人召集人手准备前往搜寻楚云之时,悬崖之下的一处山洞之中,篝火弥漫。那明灭的火焰闪烁着微光,驱逐着此处的黑暗,也带来了点点的温暖。

篝火之旁,一少年安静的躺着,眉眼紧闭,气息冗长。

在他一旁,有一紫裙女子靠在篝火之边,拖着香腮,却是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看的那般入迷。

面前的篝火闪烁着明灭的光,将她的脸庞,映衬的那般动人。精致的额脸,白皙的玉肤,还有那柔美的侧脸,那绝色的容颜几乎令日月失色,在她的面前,就连远处的花儿,都自惭形秽的低下了额脸。

这两人,自然便是从丹王与魂皇尊手中再次逃脱的楚云与紫华两人。

楚云消耗太大,再次陷入了沉睡状态。

不过楚云终究有大日雷神体护体,此时整个身体都弥漫着一层淡金色的光芒,显然楚云的身体正在自我修复着。

而一旁的紫华,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半步。

“韵儿~韵儿~”

山洞之中安静异常,只有清风低吟,依稀之间传来篝火摇曳的声音。不敢,偶尔还能听到那少年的仿若梦呓般的低语呢喃。

那是怎样的呼唤,仿若情人间的浪漫低语,蕴含这无尽的哀伤与情丝。

紫华的娇躯动了一下,轻轻低语:“一百二十三~”

是的,这已经是紫华听到的眼前这个少年对那个叫琴韵的人第一百多次呼唤了。

紫华真的无法想象,究竟是多么深沉的感情,才能让一个人在梦中依旧能无数遍的呼唤她的名字。

不知多久之后,楚云身上的金光逐渐稀薄,而楚云也逐渐的睁开了眼睛。醒来后的第一眼,楚云看到的还是那张与他的韵儿如若无异的俏脸:“韵~”

楚云忍不住,刚要呼唤,但很快便清醒过来,意识到眼前人并非是他的韵儿,张开的嘴终究又闭了回去。

“你醒了?”见到楚云醒来,紫华的俏脸上顿时浮现一抹笑靥,看着楚云,笑着说道。

楚云点头,神色依旧凝重:“我睡了多久了?”

“一两天吧。”紫华回答。

楚云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随即起身:“走,我们换个藏身之处。”

根据楚云判断,如今丹王他们肯定正在悬崖下大肆搜寻自己,若是他们一直躲在这里不动,估计很快就被找到了。

楚云起身就要离去,然而紫华却是依旧坐在那里,白皙玉手托着香腮,痴痴的看着楚云,低声问道:“云阳王,那个叫韵儿的姑娘,是你的妻子吗?”

“没时间了,先跟我走。我带你换出藏身之处。”楚云却是没什么耐心回答紫华的这个问题,而是沉声催促道。

但是紫华却是摇了摇头,轻轻笑着:“换了地方又怎么样,他们就会永远找不到我们了吗?无非是能多活几日罢了。”

“与其担惊受怕四处躲藏,还不如安静从容度过这最后的时光。”

“可以吗,云阳王?”

紫华那近乎请求的目光,就这般看着楚云。

楚云沉默了,良久之后,却是沉声问向紫华:“你不怕死吗?”

“怕啊。可是逃了这么久了,我们根本逃不掉的。差距太大了,我们逃不出去的。”紫华几乎已经认命了,话语中带着淡淡的失落。

楚云愣住了,最后自嘲似得笑了笑:“是啊,我们逃不掉的,也该认命了。”

楚云终究还是走回到了山洞之中,坐在篝火旁,陪着紫华度过这最后的几日。

两个人都沉默了,山洞之中安静异常。

楚云坐回去之后,便眉眼闭着,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紫华见到楚云连看都不想看自己,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

虽说本姑娘不是你口中的韵儿,但至少也算的上美女吧。生命尽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地,你难道不该找点话安慰安慰本仙女吗?

等了许久,紫华也没见楚云理她,紫华终于认清了,眼前这家伙,就是个木头啊。

没办法,终究还是紫华气呼呼的看了楚云一眼:“哼,都不理我。”

“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甘苦共患难的吧,就算不是恋人,朋友也能算上吧。”

“哎,我给你说话呢?”

紫华气得恨不得挥起秀拳锤楚云。

楚云睁开眼,看了她一眼:“你想知道什么?”

“就是我之前问你的那个问题啊,那个韵儿,是你的妻子吗?”

楚云摇头:“不是吾妻,但胜似吾妻。”

“那我真的跟她长得很像吗?”紫华又问。

楚云点头:“嗯,很像。”

“你能跟我讲讲你跟她的故事吗?”

楚云摇头:“不能。”

“为什么啊?”紫华顿时抱怨,“云阳王,求你了,我真的很想听啊。我也算照顾过你,你就当回报我好不好嘛?”

紫华摇着楚云的手臂,那撒娇般的样子却是让楚云瞬间失神,近乎难以自已,双手要抱住眼前女子,但是楚云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她,终究不是他的韵儿啊。

最终,楚云或许是心软了,没能拗过紫华仙子,便跟她讲起了他跟琴韵的故事。

从酒剑仙府的初次相识,再到石室之中的一夜缠绵。再到后来的漫天冰雪之中,与琴韵的再度相遇。

相遇相识相知,楚云却是缓缓的讲述着。往事只如潮水一般,从楚云的内心深处席卷而来,而后一帧一帧的在楚云脑海之中浮现,上演。

而紫华听着听着,也早已入迷。

仿若置身于楚云所讲的那一个个的故事之中,身临其境。

她能感受到楚云对她的无限思念,以及无穷眷恋。她甚至也能体会到,楚云与琴韵里,琴韵的纠结与犹豫,痛苦与爱恋。

她明明听的是别人的故事,可是不知为何,却总觉得是自己的人生。

一切,是那么新奇陌生,一切,又是那么熟悉温情。

“她因为我,被宗门除名。也因为我,修为尽失,她为我付出了一切,而我,却杀了她的老师,毁了她的宗门。”

“是本尊亏欠她的~”

“她本该恨我一世的。”

不知说了多久,话到最后,楚云已经泪湿衣襟。眉眼之中,尽是愧疚与亏欠,眷恋与思念。

琴韵是跟楚云第一个有肌肤之亲的女人,更是因为楚云失去了自己所有一切的女人。

对她,楚云真的亏欠太多。本以为自己这次终于能找到她,弥补当年亏欠,可谁曾想,到最后,竟只是一场虚妄。

山洞之中再次安静了,篝火明灭闪烁,依稀又树枝燃烧跳动的声响。

紫华的双眸也已经通红,她擦了擦眼眸,却努力笑着:“你应该很爱她的。”

“真的很羡慕她啊。”

“对一个女人而言,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有一个男人,像你这般爱着。而且,那个人,又是那般的优秀。”

紫华双眸泛红,轻轻说着,看着楚云的目光之中,有着莫名的光芒在闪烁。

她突然好失落,为什么自己,不是他的韵儿?

相邻小说:我的老妈是土豪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开局富可敌国史上最强炼气期豪门继承人校花的修仙强者豪婿都市之仙帝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