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北宋振兴攻略章节

第二百三十二章 李纲欲迎回赵佶(六月份打赏,第四次结算加更!)

推荐阅读:遮天凌天战尊神藏全职法师武动乾坤圣墟大主宰极灵混沌决斗天武神超级女婿

李纲对赵桓均田制度展开了补充,同样请求派出计省官员与察子,前往河北东路河北西路进行田产汇总。

当然不仅限于此,李纲欲迎太上皇回京。

这是重点,赵桓仔细读了扎子,才知道李纲,真的是要迎回赵佶。

赵桓连连感慨,辛亏自己不是赵构啊,要不然仿司马懿之事在前,后面迎回赵佶,这不是妥妥的前朝忠臣的形象?

李纲的理由非常简单,现在新帝不在京城,对赵佶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此时率领禁军回到汴京。

那赵佶复政,就不是偏安的小朝廷。

李纲在札子中,详细的论述了如何迎回赵佶。

赵桓却没有雷霆大怒,是因为李纲同样请求赵桓尽快回京,赶在赵佶回宫之前,回到汴京。

然后等到赵佶进京的时候,给赵佶一个大惊喜。

“官家御驾亲征,得胜凯旋,民心大振之际,太上皇回京,即荣养艮岳宫。”李纲的扎子里,隐藏一个大阴谋。

赵桓准了这个扎子,永定军路因为折家的归附,剩下的将门望风而动纷纷倒戈,本身将门就是害怕朝堂昏招迭出,为了自保。现在官家英明神武,怎么看都没有昏聩的表现。

自然更加没有抵抗意志。

有种师中坐镇关中,永定军路完全翻不出来浪花来。他也准备即可启程回京,赶在李纲迎回赵佶之前。

当赵佶一打开宫门,发现赵桓嬉笑眼开的迎接他,不知道赵佶是何等的表情。

李纲收到赵桓批复的时候,大喜过望。

他不想干这个宰相的位置,他更喜欢和那群军器监的火炉打交道,迎回太上皇,官家荣养太上皇之后。

李纲就打算辞去宰相的职位,若是官家不嫌弃他,他就继续做军器监的少监,若是官家嫌弃,自归乡结庐。

他知道自己死是应该不会死,大概率是流放才对。

李纲将早就准备好的劝太上皇回京的扎子准备好,令驿卒慢马传信,用较慢的速度,送往远在临安的赵佶。

李纲做完事,抬头看着来客,就极为头疼。

乃是开封少尹,李若水。

“李太宰,官家几时归京啊!我这开封府的监牢,人满为患,没那么多地方啊!”李若水焦急的问道。

最近开封府的监牢直接塞满了人。

有汴京宫城内的宫人的家人,也有参与到将门进京之事的各级官员。

程褚带着察子们,在汴京城里铺开,寻找着漏网之鱼。

每天开封府的监牢,都会塞进去新的涉案之人。

“官家的批复是流放那些未曾直接参与到将门起事的官员,证据确凿参与将门入京之人,还有宫人家属,凡是依附将门的人,不管是否是进士第,集中枭首弃市即可。”李纲脸色严肃的说道。

“必须要进行清理,否则官家回京之事,汴京依旧是乱糟糟的成何体统?但是官家的信中也是反复强调,不得强行牵连,连坐。引得汴京城不必要的恐慌。”

“凡是枭首之人,要慎重,必须保证证据确凿。同时案卷、证物、证人保留妥当,官家回来要查阅。”李纲对李若水下了要求。

如果牵连甚广,那制造的就是诏狱,会让整个汴京城人心惶惶。反而会引得骚乱。

诛首恶,而不连坐。

李若水连连摇头,疑惑的问道:“铡刀一起,人头滚滚啊。不过进士第之人也要枭首吗?这不符合祖宗之法啊。”

“祖宗之法大概是要有大的变革了,按官家的意思办吧。”李纲摇头说道,官家在关中、河东路、云中路把祖宗之法的尾巴根都给拔了。

再谈祖宗之法,恐怕没有了根基。

“那就请太宰吞噬小说网 tsxsw.com行印,将官家的信制成圣旨吧。”李若水请诏。

事实上,大宋的皇帝并非言出法随,也不是每句话都是圣旨。

每一道出自宫中的诏书,都要太宰行印,才会制成圣旨诏书,传到各地。

之前的少宰吴敏被赵桓砍了脑袋,太宰李邦彦直接被送进了金营谈判,这个时候的赵桓制作诏书,都是用两个印,一个是大玺,一个是太宰印。

李若水奉诏而行,看着圣旨的内容,摇头说道:“官家还是仁义啊。”

在圣旨中,赵桓反复强调此乃将门愚蠢行径,大宋朝堂不可愚蠢的将此事扩大,借将门谋反,行党争之举。

赵桓对大宋党争的心里阴影面积,实在是太大了,唯恐自己不在京城,再次出现元丰党人和元党人的事端。

李纲在京中坐镇,赵桓依旧不是很放心。

党争之风再起,就是赵桓都没信心刹的住车。

幸好李若水也是个周正的人,未曾借着这个机会,制造恐慌。

“李太宰,程褚前来复命。京中已经全数梳理停当,各地察子也已经将各地参与此事的官员名单交到了京中,这是名单。”程褚从怀里拿出了河北东路、西路,皇城司监事发过来的名单交给了李纲。

李纲打开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人头滚滚。杀,不放过,这也是赵桓在信中关于谋反的态度。

程褚又掏出一张名单,说道:“这份名单是在私下多有抱怨的官员名单,多数是说了些官家御驾亲征,连连征战,暴君之类的话。此类人,要不要一同抓捕?”

“大宋没有因言获罪这一项,不可轻易牵连。”李纲摇头。

“这些人对官家不忠。”程褚有些想不明白的问道。

在他心里,既然不忠,就杀掉,或者罢免才对。

李纲摇头,官场有官场的规矩,若是因言获罪的先例一开,那谏台基本上形同虚设了。

毕竟谏台和宰相干的活,就是忤逆官家旨意,据理力争。

他摇摇头说道:“人心隔肚皮,不能因言牵连甚广。眼下你最重要的事,是理清河北东西两路的田产。为均田做准备,河北东西两路的问题,远比河东路和关中要复杂和麻烦。”

李纲叹气,河东路和关中还好说,都是些兵灾。

现在金兵已经被彻底的赶出了宋境,均田风风火火的展开,除去均田剩下的田产归了国有,以备军卒分田使用。平时劳作,由工赈监出人耕种。

但是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均田很难实施,因为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全是沼泽潭。

能够春耕耕种的少之又少。本来应该是粮仓的河北东、西两路,现在遍地的沼泽滩余。

实在是无从下手的老大难问题。

相邻小说:主神竞争者极品奶爸逍遥大帝东汉末年枭雄志从泰坦陨落开始时停499年你又把天聊死了大唐第一败家子钢铁苏联大唐好大哥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