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北宋振兴攻略章节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此仇不报枉为人!

推荐阅读:遮天斗天武神我真不想花钱啊全职法师圣墟超级女婿武破九荒大主宰极灵混沌决神藏

完颜宗望摇了摇头,他一力促成的东西朝合流中的一个重要步骤,就是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完颜宗磐驻守临潢城,是为了守住金国的大鲜卑山的大门,同样是东西朝合流的条件。

完颜宗翰能不能打得过王彦,那不重要,他要的是完颜宗翰驻守在会宁府附近,保证皇位的稳定。

“完颜宗磐的请求援兵的书信已经发了三封了。再不支援,他怕是顶不住了。”一个裨将皱着眉头说道。

完颜宗望皱眉头想了半天,说道:“跟塔塔尔部联系的斥候,回来了没?”

“回来了。”裨将小声回答着。

完颜宗望的眉头都快拧成一座小山了一样,看着裨将说道:“既然回来了,为什么迟迟不说!快带上来!”

裨将哭丧着脸说道:“带不上来了,西帅,送回来的是一具尸首,人已经死了。”

“嗯?”完颜宗望勃然大怒的喊道:“塔塔尔人送回来的吗?他们人呢!?”

“就扔下一具尸首,留下了一句话就走了。”裨将往后缩了缩身子轻声问道。

“什么话!”完颜宗望龇着牙问道。

裨将看着暴怒的完颜宗望,低着头小声的说道:“他们说,他们说金人不懂礼节!他们是藩王,就派出一个斥候,是看不起他们鲜卑王。”

完颜宗望直接把手中的桌子,掀翻在地,大声的喊道:“我金人不懂礼仪?!他们斩了我们的使者!还把尸体送了回来,说我们不懂礼仪!到底是谁不懂礼仪!”

“天下还有没有道理了!”

众多裨将趴在地上,肩膀不停的抖动着,却又不敢说话。

完颜宗望说道:“派个使节去!这帮该死的家伙!”

裨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要不要派辽阳铁骑前去支援?”

完颜宗望摇头:“辽阳铁骑不能动啊!那个王禀在来州,如鲠在喉!就卡在我们的喉咙上!只要辽阳防备空虚,他王禀就敢冲了辽阳府。”

“而且,我们的粮草本来就不是很充足,随意调动大规模铁骑,根本无法维持这种消耗。”

“还是要说动兀格出兵,才行。”

等到裨将们离开了中军大帐,完颜宗望依旧是皱着眉头,看着堪舆图,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去年一整年黑水司未立寸功,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了大宋的进军路线,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办法,来阻止对手的进攻。

现在指望塔塔尔人驰援临潢城,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真的很差。

若是当初不是去打大宋,而是全力进攻塔塔尔部,他塔塔尔部还有今天这出?!

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这就开始讲究起礼仪来了。

“贪得无厌啊!他们要礼物啊!给他们带点东西过去,这帮未开化的家伙,哪里懂什么唇亡齿寒的道理!”完颜宗望头皮发麻的揉了揉太阳穴。

那个刘家的女儿刘婉,长得很漂亮,若是还活着,送给兀格,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惜刘婉死了。

他头疼了很久,大声的说道:“去找几个汉儿的美丽女子,或者高丽秘色,对,高丽秘色!送给兀格!怎么哄的高兴怎么来。”

金国的女子,兀格恐怕看不上,这一点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

“来人!派个使者给大宋的皇帝,带个大宋的帝姬过去!就那个显德帝姬,刘彦宗那个家伙无法消受,看能不能跟大宋的皇帝谈和。”完颜宗望终于下了这个指令。

虽然上一个金国派往大宋的使者死了,但那不是大宋的皇帝做的,而是高昌国的使者尉迟恭舒做掉了金使。

他还要再试一试,只要有一个喘息的机会,金国就能够收拾掉塔塔尔部。

金国的使者带着显德帝姬赵巧云向着大宋而去。

赵巧云本来要安排嫁给刘彦宗,可惜刘彦宗无福消受,死在了汴京城外,这个婚约就耽误了下来。

本来准备嫁给刘文彦,可惜刘家以守孝为名拒绝了这个安排。

虽然完颜宗望,知道这是刘家骑墙头的表现,但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现在大宋的军队,正磨刀霍霍准备拿下辽河以南的地方。

他这个时候,搞清洗才是失智的行径。

虽然完颜宗望知道自己最近的政令,都是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

再没有做出牺牲完颜娄室这种内斗的政令,但是依旧挡不住大宋军队。

国力上,金国低大宋太多太多了,新的大宋皇帝的手腕,比他想的还要残忍许多。

金国从建立黑水司至今,笼络的大宋朝臣,被大宋的皇帝一锅烩了。

全都杀的干干净净。

“那大宋皇帝倒是真的仁善,处理朝臣叛逆,居然还让他们过了一个年才杀。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黑水司连给大宋皇帝捣乱的能力都没有了,现在他只能奢求一件事,那就是大宋皇帝能够答应议和之事。

“西帅,夏佐求见。”一个金兵亲卫说道。

“夏佐?杜充那个贰臣的好朋友啊,他来干什么?”完颜宗望瘫坐在座位上,大大咧咧的问道。

他一向看不起那些贰臣,包括从刘彦宗到郭药师,再到韩等人,他统统看不上眼。

更何况杜充这个三姓家奴,无奉先之勇,倒是三姓家奴学的有模有样。

夏佐是随同杜充投降的人,只不过他一直留在辽阳府,也不知道在图谋些什么。

亲卫笑着说道:“他说他有良策,可解西帅之愁。”

“哦?那就见见吧。”完颜宗望坐直了身子,看着一身儒袍的夏佐,笑着说道:“唐知事,不知道有何良策?”

虽然看不上这等贰臣,但是该做的表面文章,完颜宗望完全不吝啬。

夏佐行礼说道:“西帅,金国危在旦夕,岳飞悍勇,若无强援!临潢城不过几日就破,辽河以南之地,皆丧!”

“黄龙府、会宁府、辽阳府都在宋兵兵锋之下,金国倾覆在即。我大金也会变成匈奴突厥一般,丧家之犬,仓皇西窜。”

“不知西帅以为如何?”

完颜宗望当然知道情势的严重性!

但是这个人居然当着面,说出来这等话!

完颜宗望盯着夏佐恶狠狠的说道:“你活得不耐烦了吗?!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我金人虽然危在旦夕,但是砍了你的脑袋的功夫还是有的。”

夏佐挂着淡定的笑容,说道:“既然某站在了这里,自然有破敌良策。否则安敢说这等话?”

“某虽然是一弱书生,但是对项上大好头颅还是很珍惜的,西帅。”

完颜宗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暂且听听这个书生,能白话些什么。

他依旧凶狠的说道:“有话说,有屁放!”

上来就说金国危急局面,怎么能博得完颜宗望的好脸色?

“某三策,可解西帅之忧。”夏佐伸出第一根手指说道:“第一策,解燃眉之急。”

“塔塔尔人贪婪,送些礼物给塔塔尔人,他们不见得出兵攻打宋**队。因为他们看不到金人胜利的希望。”

“说不定会把这些礼物送给宋国,来结好宋国。”

完颜宗望皱着眉头,问道:“送给宋国?”

夏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以塔塔尔人去年的表现,他们明明可以截断宋**队撤出大鲜卑山的步伐。可是却没有动手,只是逼迫宋国退兵。”

“可见他们虽然表面忠诚于大金,其实早已和宋国暗通曲款。”

完颜宗望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好!我收到情报,说兀格想请巡边的岳飞去喝茶,岳飞婉拒了。”

“他们的确有叛乱的可能。”

夏佐脸上挂着十分满足的笑容说道:“所以某这第一策,就是解决燃眉之急。”

“既然塔塔尔人已经不能信任,还把我们的使者杀了,我们为何还要送给塔塔尔人礼物呢?那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吗?”

完颜宗望想了很久,说道:“来人!去把前往塔塔尔部的使者拦住!夏知事你继续说。”

不过完颜宗望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说道:“不送给塔塔尔人,我们送给谁?难道送给大宋皇帝吗?不一样回不来?”

夏佐淡定的说道:“送给宋国作甚?送给克烈部的禄汗不是更好吗?”

“禄汗上次被迫退出了漠南四镇之地,若是我们可以派出使者,说服禄汗,攻打静边城和镇州。”

“那岳飞还有余力攻打临潢城吗?”

完颜宗望的双眼随着夏佐的话越来越亮。

他看着夏佐说道:“妙!妙计啊!这样一来,大宋军队真的两线作战!我金国岂不是有望收复大鲜卑山以西之地?”

“妙啊!妙!”

“来人!把去大宋的车驾也拦住,把那个李巧云送给禄汗去!妙!”

夏佐看着完颜宗望,脸上依旧是那副淡然的笑容:“还是要跟大宋议和,可以试探下大宋皇帝的底线。去往大宋的车驾可以去。”

“西帅,我有巧舌,可以说服禄汗。”

“哦?你要怎么说服禄汗,你把我当成禄汗演示一遍。”完颜宗望笑着问道。解决了燃眉之急,他就没有那么头疼万分了。

夏佐摇了摇头,拿出一本札子,递给了完颜宗望,笑道:“西帅一看便知。”

完颜宗望看完,眼中充斥着惊喜!

这个他看不起的贰臣,居然有这么多的奸计!

完颜宗望看完札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读书人这些花花肠子,说实话,我看着都害怕啊,要是再有一身勇力,那就太吓人了。”

“不过你为何不帮着大宋,反而帮着我这个金国的西帅呢?”完颜宗望突然抛出一个问题,宇文虚中之事,至今让他耿耿于怀。

她的父亲完颜阿骨打对宇文虚中好到什么程度?

常常站着听宇文虚中讲书!对宇文虚中尊敬到以先生敬称。

但是宇文虚中却是大宋皇城司察子的头目。

夏佐的脸色有些恍惚,说道:“不知道西帅知道我的籍贯吗?”

“我的父亲有几亩薄田,供我读书,可惜书还未读完,我的家人惨遭屠掠,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是哪里人?”完颜宗望皱着眉头问道,籍贯和帮谁做事,怎么就扯上了关系?

夏佐依旧一脸的迷茫,眼角滑落了眼泪,滴答到了地上,说道:“我是江南人。”

“宣和四年,童贯带兵平叛了方腊,李邦彦带着人抚恤两浙两江。”

“两浙路抚恤之后,银钱粮草已然不够用了,童贯就执行了赵佶的十抽一杀令!在江南大开杀戒,而我家就是十抽一被抽杀中人之家,我全家阖门俱丧!”

“如此血仇,不报岂为人子?!”

“此仇不报枉为人!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佐已经愤怒的咆哮起来,完颜宗望从来没见过如此狰狞的汉人!仿若恶鬼一般。

完颜宗望被盯着有点心虚的说道:“那什么,你的仇人是赵佶,不是我啊,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金国没打到江南路呢。”

“这些事,杜都统都知道,西帅一问便知。”夏佐俯首说道。

相邻小说:主神竞争者极品奶爸逍遥大帝东汉末年枭雄志从泰坦陨落开始时停499年你又把天聊死了大唐第一败家子钢铁苏联大唐好大哥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