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修真寒门仙贵章节

第二百四十一章 左右为难

推荐阅读:神藏全职法师大主宰武破九荒斗天武神超级女婿极灵混沌决我真不想花钱啊乡村小神医遮天

“大外甥?”薛鹏当即愣在原地,心中暗道,“这人谁啊?”

当下薛鹏周身灵力一震,震开了卫忠显。

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

卫忠显蹬蹬蹬倒退两步,呵呵笑道,“大外甥好雄浑的灵力啊,不愧是连中三元的魁首。”

薛鹏闻言眉头微微皱起,看向了薛母。

薛母一脸尴尬道,“阿呆,这位是你大舅,旁边的那位是你的大舅妈。”

“大舅?大舅妈?”薛鹏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卫忠显,最后目光又移向自己的皱眉道,“娘,我从没听你提起过我还有个大舅啊,还有大舅妈啊?”

薛母脸色更显尴尬,不过同时也道,“阿呆,不能无礼,不管娘提没提过,他都是你大舅,而且你还有两个舅舅,两个姑姑。”

薛鹏愕然,怎么才一天的功夫,就多出来三个舅舅,两个姑姑?

薛母当下道,“还不快给你大舅,大舅妈见个礼。”

薛鹏闻言也就做了一礼道,“薛鹏,见过大舅,见过大舅妈,方才侄儿有些无礼了,还请您莫要见怪。”

卫忠显闻言哈哈大笑道,“有什么好见怪的都是一家人,呵呵。”

薛鹏闻言也跟着笑了笑,眼珠转了转,心中想着,“十几年从没听说过还有个大舅,这次忽然来了,不知道有什么事。”

薛鹏正想着,薛母轻咳一声,道,“那个,阿呆啊,你大舅这次来,是想求你帮个忙。”

“帮忙?”薛鹏心中一动,微微含笑道,“娘,什么忙啊?”

“这.......这.......”薛母欲言又止,张了好几次嘴,最后一咬牙道,终于是将卫雨庭买官被抓,她姥姥因此重病不起,想让阿呆去与孙县令疏通一下,拉一拉卫雨庭。

薛鹏闻言眉头高高皱起,有些为难道,“娘,不是儿搏您的面子,之前您就跟儿说过,王庭对儿这般器重,又对您跟爹都大加封上了,您要儿将来好好报效王庭,儿深以为然。”

“可如今儿还没怎么报效王庭,如今又怎么靠着王庭器重,反而去做违反王法的事呢?”

听了自己儿子这一番话,薛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羞得她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薛母深深自责着,“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小到大,她都是教育自己的儿子要好好做人,不能贪赃枉法,今天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一旁的薛丙文见二嫂面红耳赤,当下轻咳一声与薛鹏道,“少爷,您刚回来,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当下薛丙文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卫忠显如何利用亲情,如何不要脸没几句话就下跪,还说要是不能救他儿子,薛母的娘亲也就是薛鹏的姥姥就要一直卧床不起,又是哭又是磕头,薛母被逼得没着没落了,最后只能说,等你回来,看你的意思。

薛鹏闻言这才深知母亲的难处,当下薛鹏连忙道,“娘,是阿呆不好,是阿呆错怪您了。”

薛母闻言笑了笑,道,“阿呆啊,是娘不好,娘不该给你压力的,这件事,你看着办就好了,你不用管娘。”

薛鹏点了点头,随后含笑看着卫忠显,呵呵笑了笑,语气多了几分冷意,“大舅,有什么事,您尽管老找我,不要找我娘!”

卫忠显闻言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当下也连忙道,“大侄儿,看在你姥姥的面上,就帮舅舅这一次吧。”

薛鹏含笑道,“大舅,非是薛鹏不肯相帮,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岂能因私情而废王法,这件事恕侄儿无能为力。”

杨氏闻言心中一急,连忙道,“侄儿,就算舅妈求你了,你就跟县令通说一句,让县令通融通融,放过我儿子吧。”

薛鹏没有再言语,而是与薛母道,“娘,我去做饭了。”

见薛鹏转身就要离去,杨氏急怒攻心道,“真看你们家发达了,看不起人了,连亲舅舅亲舅妈求你都不成,薛鹏,做人不能这么无情无义。”

“无情无义?对自己来说,他们就是陌生人,需要有什么情义?”

薛鹏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向外走去,杨氏顿时放声大哭,“这世道,人情凉薄,人心凉薄啊,发达了连亲人都不认了!”

一旁的卫忠显再次扑通跪在了薛母的面前,拽着薛母的衣角哭着道,“小妹,小妹啊,算哥哥求你了,哥哥求求你了。”

“就算你不顾娘的死活,你想想哥对你的好,你还记得那双鞋吗?小时候,爸妈不在家,家里经常就只有咱们兄妹,你最小,大家都喜欢欺负你,是哥哥护着你的啊,还有那天,你挨了打,又被赶出屋子淋了雨,浑身发热,别人都不管你,是哥哥背起你,摔了好几个跟头,才把你背到郎中那的啊!”

“后来你好了,说哥哥鞋不跟脚,所以你给哥哥做了这么一双鞋啊,那时我们兄妹的感情多好啊,小妹啊,鞋子虽然被你嫂子弄丢了,可这情分哥哥一直都记在心里啊,小妹啊,是不是真像你嫂子说得那样,人发达了,就连亲人都可以不认,连往日的恩情都可以忘记,小妹啊,你告诉哥,这情分,你是不是都忘了?”

薛母此时听在耳中,是痛在心里,眼含泪花道,“哥,你别说了,妹妹没有忘,当年你背我去治病的恩情,我这辈子都没有忘。”

一旁薛父闻言叹了一口气,他此刻十分能理解孩她娘,此时此刻孩他娘心里肯定是觉有几十把刀子在搅动着吧。

卫忠显扯着薛母的衣角,哭道,“小妹,你若是记得,那哥求你,哥求你看在小时候的情分上,你帮哥求求侄儿,就求他跟县令大人说句话吧。”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哥哥,站在哥哥这边让儿子为难,站在儿子这边对不起哥哥,一时间薛母只觉心口一阵阵的疼痛,为什么,要让她做出这样的选择。

“小妹,哥求你了,哥求求你了,呜呜呜。”卫忠显哭得伤心,薛母心中也是十分痛苦,终于还是不禁禁出声道了一句,“阿呆,真的就没半点办法么?”

相邻小说:武魂极品神医超级兵王(番外)沧元图穹顶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