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老胡同章节

第二百零三章 死有余辜,无需公道

推荐阅读:武破九荒乡村小神医圣墟武动乾坤全职法师超级女婿斗天武神大主宰凌天战尊遮天

“行了,别说话了,我现在就给你取出子弹!”

楚牧峰说着就将随身带来的药箱摊开,这个药箱他早就准备好了,为的就是应付不时之需,里面急救的药品都齐备了。

“老大,我先给你打个麻药?”

“不用!有酒吗,给我喝一口就成!”范喜亮摆摆手,冲夏至问道。

“有有有!”夏至匆匆忙忙跑去将老爷子喝的酒壶拿来,里面还有半壶酒。

直接将半瓶酒灌下去,范喜亮跟着拿起床边毛巾咬在嘴里,冲楚牧峰点了点头:“来吧!”

“你忍着点!”

打麻药有着好处,但不打麻药的话也是有好处。

像是这样的情况,要是说不用麻药,范喜亮能坚持下来的话,会省掉很多麻烦事。

跟着,楚牧峰就拿出镊子消毒,很娴熟的开始取子弹的手术。

这样的手术其实并没有影视剧上面演的那么神奇,要是说没有点功底的话,在取子弹的过程中绝对会伤到血脉,造成二次伤害。

范喜亮咬紧着毛巾,哼也没哼。

痛吗?那是肯定的。

看着他额头上那滴滴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就知道。

但再痛的伤,范喜亮都经历过,所以这点不算什么,扛过去就成。

夏至在旁边看的两眼朦胧,娇躯微颤,感觉心都被揪着,好像是她在做手术似的。

她不是说没有见过血,但像是眼前这样,看着那狰狞的伤口,看着鲜血嗤嗤外涌,却是第一次。

楚牧峰却是没有在意,他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速度将子弹取出来,然后抓紧包扎伤口。

“当!”

总算用镊子将子弹夹出来后,楚牧峰神色一缓,赶紧将伤口消毒缝合包扎,裹上层层纱布,然后微笑着说道。

“行了,还好,没有伤到动脉和骨头,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老大,以后要是英雄救美的话,记得悠着点来,这次幸好是手臂,下次没准就是别的地方。”

“你就嘴贫!”范喜亮脸色惨白,但精神却是很好。

只要子弹取出来,依着他的身体素质,应该很快就能恢复。

倒是这段时间,恐怕是不能参加训练了,不然容易暴露不说,而且还会加重伤势。

夏至脸色有些微红。

这种话要是换做别的女人听到,或许就会害羞的低头不语,但她只是脸色微红后,然后就抬起头,凝视着楚牧峰认真地说道。

“楚先生,这次的事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的话,范大哥也不会中枪。”

“这和你没有关系!”范喜亮摇摇头说道。

“不管有没有关系了,老大,你现在是准备怎吞噬小说网 tsxsw.com么办?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说和我回去?去我那里凑活先住一宿?”楚牧峰挑起眉角问道。

“要不……”

“不用!”

夏至刚开口,范喜亮便直接挥挥手打断她的话,“我跟老四走!”

留在这里算什么事?

自己和夏至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所以并不方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范喜亮的性格是那种很有原则的类型,宁可自己为难,也不愿意让别人为难!

“那好,咱们走吧!”

楚牧峰先出门四处看了看,见没什么闲杂人等后,再叫范喜亮出来。

这附近是没有黄包车的,想要找到就得去宽敞繁华点的街上。

幸好范喜亮伤的是手臂,这要是伤到腿的话,那就真是麻烦了,一时半会都不能走路的。

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靠在门口的夏至咬着嘴唇,眼里泛起晶莹,不知道想着什么。

范喜亮和楚牧峰有惊无险地回到了景阳胡同。

“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好!”

……

本家日料旁的小巷。

在楚牧峰回到家中的时候,这里则正在出警。

警备厅负责值班的是刑侦处一科侦缉二队的人,所以站在这里的就是队长田横七。

说实在的,要是说早知道是这种事的话,他是肯定不想着过来趟这浑水。

你说说死掉的是岛国人,这种事处理不好的话,是会惹出来麻烦的。

可没辙,谁让报警的人压根就没有说清死的是谁。

只是说有人死了,田横七就带着手下匆匆过来。

现在想想,刚才报警那人应该是有意识的回避掉岛国人的身份,不然自己哪里会来到这么痛快。

但既来之则安之。

只能随机应变吧。

“闲杂人等全都离开现场,你们都留在这里的话,我们是没有办法调查取证!”田横七眼神冷峻地扫视全场喝道。

“离开?离开你们就能好好的调查吗?告诉你,我们都是岛国人,你要是敢敷衍了事的话,信不信我们去你们警备厅抗议!”

“没错,咱们的人不能这样白死!”

“必须抓到凶手!”

在一群岛国人的吆喝声中,井上三雄站出来,盯着田横七,指了指地上尸体沉声说道:“这个死者叫德川京上,是我们远洋商贸的贵宾。”

“他刚来北平城不过两天,如今就这样横尸街头。我告诉你,你们警备厅必须在三天之内破案!破不了案的话,咱们走着瞧!”

“三天?”

田横七听到这个要求后,嘴角斜斜扬起,不无嘲讽地说道:“井上先生,我们办案有着自己的流程,可不是你说什么就什么。”

“这案子我们当然会抓紧时间破案的,但你说想要让我们在三天之内破掉,不好意思,这个我可不敢保证!你行你来啊!”

“不敢保证?”

井上三雄神情冷漠,言语凛冽,“你必须保证,要是说不敢保证的话,我会动用我所有的力量,让你们全都卷铺盖滚蛋!”

“不要怀疑我的决心,我既然敢说,就肯定能做到。何去何从,你自己好好的掂量清楚再说!”

“咱们走!”

说完后井上三雄就带着人离开。

他当然不会带走德川京上尸体的,留在这里让田横七去头疼吧!

自己要是说带走的话,下面的大戏就没有办法唱出来。

这样最起码自己还能去警备厅索要尸体,这点小心思,他还是能想到的,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等到所有岛国人都离开后,有人走上前来低声问道:“队长,咱们下面怎么办?”

“能怎么办?先搜集下现场线索,然后带回去再说!”田横七没好气地说道。

“是!”

……

在回去的路上,负责开车的吉野兵卫忍不住皱起眉头低声问道:“会长,难道就这样任凭德川京上吗?那我们不好跟德川家交代啊!”

“你觉得可能吗?”

井上三雄挑起眉角,冷冷地说道:“德川京上是咱们远洋商贸的合作方,是过来给咱们送货的,要是说咱们就这样听之任之被杀死的话,以后还会有谁给咱们送货?没有人送货的话,咱们远洋商贸还怎么在这里赚钱?”

“真奇怪,好端端的,到底是谁杀死德川京上的?”吉野兵卫充满疑惑道。

“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井上三雄眯着眼说道。

“看出来什么?”吉野兵卫一头雾水。

“从酒馆那些家伙的说法,加上现场的打斗情况来看,肯定是德川京上主动挑衅在前,不然的话,那两个手下怎么可能被一刀封喉?而德川京上应该是见势不妙,逃跑的时候才掏枪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这样被杀!”

“真的要是说别人找事的话,偷袭也好,正面应战也罢,绝对不会这样。况且如果不是他主动找茬,你觉得别人会这样挑衅他们吗?”井上三雄缓缓说道。

这话说的没错。

就德川京上那个德行,真的说是别人欺负他,吉野兵卫都不相信。

就这事,井上三雄也给德川京上说过两三次,希望他能重视起来,这里毕竟不是岛国而是北平城,你做事要是说太过分的话,是会有生死危险,可他不就是不听啊!

现在好了,不听的结果就是遇到铁板,死路一条!

“嗯,会长,您说的有道理!”

“再说你难道没有留意到吗?他们身上的财物是没有丢失的,而且就连那把枪都留在现场,这说明什么?”

“说明对方压根就不是为了抢劫,不是抢劫,那就更加证明是德川京上主动挑衅,或许是为了女人,然后被对方反杀!”

井上三雄的分析是鞭辟入里,这说明他对德川京上的性格是清楚的,是知道这个家伙的丑陋德行。

但即便如此,这事也不能说按自己想的那样去做,就必须要好好的盯着这事,将这事办成是死案,德川京上是受害者,这是毫无疑问!

“行了,不说他的事了,他的死是个意外,也是活该。要是说能拿着他的死,来做点文章,那他死的也是有价值的。”

“这事你负责盯着,只要警备厅不能及时破案,我就会立刻出手,好让他们知道咱们远洋商贸也不是软柿子,不是谁都拿捏的。”井上三雄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帮家伙居然敢打压自己,真是该死!

“哈依!”

……

一夜无话。

第二天,范喜亮不顾楚牧峰的劝说,硬是要立刻回去。

以着楚牧峰的想法,其实是说在这里设个局,给范喜亮找到一个受伤的正当理由,这样的话对他是有好处的,能节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范喜亮却是没有这个必要,军队没有楚牧峰想的那么复杂,他能处理好所有事情。

然后他就匆匆走了,剩下的楚牧峰只能是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前去上班。

警备厅,刑侦处。

当楚牧峰刚刚赶到就被曹云山直接喊进办公室中,同时在场的还有其余两位科长,唐远清和董铁兵。

他们都能感受到曹云山脸上弥漫着的那种冷意,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充斥全场。而熟悉曹云山性格的他们都知道,这是绝对发生大事了。

“处长,出什么事了吗?”楚牧峰是最后一个过来的,他似乎带着几分疑惑地问道。

“怎么,你不知道?”

曹云山问出这话后,又释然般的自语道:“是啊,你怎么能知道,这个案子发生的时候你还在家呢。”

“什么案子?”楚牧峰跟着问道。

“是昨天晚上发生的凶杀案,有三个岛国人在一条小巷中被杀了,接案的是你们一科侦缉二队的田横七。”

“具体的案情你可以回去询问,我现在想说的是,这个案子性质有点严重,因为这三个岛国人身份不一般,而且又牵扯到远洋商贸,所以我们要慎重对待!”曹云山语气沉重的说道。

“什么?三个岛国人被杀了?”

唐远清这下是感到有些惊讶和意外:“岛国人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杀呢?在咱们北平城中不可能发生这种事呢,我觉得应该是另有隐情。”

“对,处长,这也是我的想法。”

董铁兵微微颔首,表示赞同地说道:“我也觉得这事是有内情的,但不管如何说,这事既然发生在咱们北平城,咱们就要去侦破。”

“只是这个度到底该怎么掌握?楚科长,你怎么看?准备将这个案子办到什么程度?”

问我的意见吗?

楚牧峰也知道,这事只能是问自己,没办法,谁让接案的是田横七呢?既然是一科在负责,他就是责无旁贷的。

当然要是说到这个案件的内情,表面看起来一脸迷糊的楚牧峰自然是门清,不就是范喜亮动手杀死的三个穷凶极恶的岛国人吗?

他从心里对范喜亮是佩服和肯定的,这事换做是他的话,也肯定会这样去做。但现在这事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说,即便是阎泽也不能。

有些事儿能说不能做,有些事儿能做不能说。

所以这只能是楚牧峰和范喜亮的秘密。

真要是在这里说出来案件的内情,楚牧峰可不敢保证曹云山有没有别的想法,不敢保证身边的这两位同僚会不会起什么别的心思?

但就这个案件他必须明确表态。

“处长,您的意思呢?是要查个水落石出,还是说走走过场,只要有个交代就成?”楚牧峰躬身问道。

“破案!”

曹云山阴沉着脸缓缓说道:“这个案子是必须要侦破的,因为这是阎厅长吩咐下来的,但至于说到怎么破就是你的事了。”

这话的意思自然就是是在不行,就找个替死鬼喽

这种事很正常,只是外面人不知道罢了。

“牧峰,这事毕竟关系到远洋商贸,要是说处理不当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外事纠纷的。”

“外事纠纷?”

楚牧峰听到这个名字后,微微不屑的挑起眉角来,“处长,其实我有个疑问,以前像这样的死亡**,不是都会惊动岛国领事馆吗?都是他们的人出面牵头来负责这事,怎么这次没有谁站出来,好像压根就不清楚呢?”

“嗯。”

曹云山说起这个也有些迷惑不解,“你说的没错,以前要是发生这种事的话,岛国是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可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里面肯定是有不为人知的内情,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一码归一码,咱们是必须要破案的。”

“好的,处长,我明白了,这个案子就交给我吧!”楚牧峰朗声应道。

曹云山点点头,这个烦心事有楚牧峰来处理,至于说到最终办成什么样,那总要办过之后才知道,现在哪知道呢。

…...

离开办公室后,唐远清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嘀咕道:“楚老弟,这个案子你最好悠着点,胆敢杀死岛国人的绝对不是简单之辈,你可别一根筋地追查到底,免得惹祸上身。”

“是啊,牧峰,老唐说的有道理,凭什么咱们要给那帮小鬼子去卖命,况且这个案子摆明不是为了钱财,肯定是另有玄机,要是惹出什么不该惹的人物,那就真麻烦了。”

“至于说到远洋商贸那边,其实只要井上三雄对这事不追究,我相信应该很容易就能摆平!”董铁兵给出的这个建议倒是不错。

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

这是最高明的招数。

“多谢两位的指点,我知道怎么做了。”楚牧峰受教般地拱手应道。

“嗨,大家都是同僚,应该的!”

“是啊,楚老弟,不必客气!”

等到这两位离开后,楚牧峰就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派人将田横七喊过来。这个案子是他接手的,他现在是主要负责处理人,有话自然找他说。

“科长,昨晚上现场的调查资料就在这里,您过目下。”田横七将昨晚的出警情况简单叙述了一遍后,恭敬的递上来一份报告书。

楚牧峰随意翻阅着。

别说侦缉二队也是一支业务能力不俗的侦缉队伍,搜集到的资料有很多都是有价值的不说,而且指向性也非常明确。

尤其提到了现场只发现二个子弹,但开了三枪,有可能凶手受伤了,当然,也不排除子弹打飞的推断。

“一个懂武术的练家子!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按照这个方向去调查的话,不排除是武馆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路过那里的侠客之类,真的要是这样的话,这个案子就没有办法调查清楚了!”田横七颇为无奈地说道。

这倒是实情。

在这个年代是有很多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他们见义勇为给之后飘然而去,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对待这样的人能如何?

“嗯,不急,重点还是让那些小鬼子来配合调查问话,我看没准就是他们窝里斗呢!不要去惊扰咱们百姓!”

楚牧峰将报告书放在桌上,抬起头来吩咐道。

“科长!要是他们盯着不放,催咱们要个交代呢?”田横七想到井上放下的狠话,带着几分担心道。

“交代,那你就好好查查他的大烟买卖,让他也给咱们一个交代?”楚牧峰淡淡丢了一句。

“是是是!”

田横七顿时心领神会。

这样做自然是最好了。

……

将这事暂时抛到脑后,楚牧峰就开始盯着碎尸案,几个人渣败类死就死了,难道说还真要给他们还个公道不成?

笑话,难道就只许你们行凶作恶,就不许我们正当防卫吗?

来我华夏闹事?死了活该!

也就是现在不方便说,到了明年,杀这帮小鬼子那就是英雄呢!

苏天佑很快就被叫进办公室来。

“苏队长,你那边调查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进展?”楚牧峰手里拿着一支钢笔一边写着什么,一边问道。

“没有!”

苏天佑摇摇头,眼底闪烁一抹无奈,颇为无奈地说道:“我们现在正在全力调查黄包车夫的事,可到现在都没有一点进展。那个黄包车夫好像一下消失掉似的,任凭我们怎么筛选都查不到。”

“根据我们掌握的消息,新世纪酒店外面的那些黄包车夫,竟然压根就不认识拉走白牡丹的那位!”

“不认识?”

楚牧峰挑起眉角,眼神玩味的说道:“真的要是不认识的话,这事就变得有意思了!”

“认识,说明你们调查出来的只能是白牡丹当晚的行动轨迹,可要是不认识的话,那这个黄包车夫就是有问题的,有重大犯罪嫌疑,要将他给挖出来。”

“是!”苏天佑也是这么想的。

但这事想归想,做归做,就算知道那个黄包车夫有着很大嫌疑,想要找到也不是件容易事儿。

这种没头没尾的案子最让人头疼。

“对了,科长,听说昨晚二队接到的是起岛国人被杀的案子?”苏天佑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间想到什么,停住脚步问道。

“对,这个案子应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吧?”楚牧峰放下钢笔道。

“是的,咱们一科的差不多都知道了这个案子,没办法,死了三个,动了枪,而且牵扯到的是岛国人,想不知道都难。”

“而且听说还是和远洋商贸有关系,井上三雄那边已经磨拳霍霍准备借着这个案子为难咱们警备厅。”苏天佑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说出来。

“是吗?那你是怎么想的?”楚牧峰突然间不冷不热的问道,瞥视过来的眼神带出一种探索的味道,语含深意。

“科长,要是按照我的想法,那么这个案子就是不管不问便成,据我所知,那三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真要是好人,也不会身上带刀带枪了,死不足惜!”苏天佑的话没有一点和稀泥的意思,很利索坦诚的说道。

“去做事吧!”

楚牧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挥挥手。

“是!”

等到苏天佑离开后,楚牧峰点了点头,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相邻小说:向往的生活之悠闲人生抗战之我的长征我对钱真没兴趣你跑不过我吧卫勤尖兵香港1968第6666次重生我在英伦当贵族造个系统来读书我家女友是巨星